前線警員與示威者的自白
2014-08-05

警察與示威者之間,是必然的「對立」,還是有「對話」的空間? 【千禧年代】節目團隊訪問了幾位社運人士以及現役警察,深入探討背後矛盾,退一步反思警民關係,是否真的如此繃緊?



【對立?對話。】第一集 【對立?對話。】第二集

南哥,已退休沙展,退休前主力處理中區遊行活動。他指出,作為前線的無奈之處,除了被辱罵以外,也希望大家明白執勤的辛勞,以及警隊的無私。他認為溝通能舒緩警民關係。

Carol,示威者,於近年積極參與遊行示威。她同意,警民關係問題根源在於兩方溝通不足,除此之外,有時集會中的氛圍,也會令兩者關係變得敵對。

達,近年入職警員,曾經處理遊行及遮打道清場行動。他坦言,並不憎恨示威者,只是不喜有人擾亂社會秩序,卻要其他人承受後果。他認為,示威沒有問題,只是為了表達訴求,但警方絕不容忍違反法紀。

王肇之,示威者,近年積極參與遊行示威。他道出,很難和警察朋友溝通,因為彼此彷彿用了兩個世界的語言,以致彼此說話不能傳入對方兩邊。即使如此,他還是相信,溝通的門一直都在,社運人士會願意去談去解釋。

Paul,擔任輔警已經五年多,主要負責處理遊行示威。他認為警方以及社運人士不一定要對立,討論毋須傷感情,大家要互相尊重。他同意,大方向可能是需要普選,正正因為短期內我們沒有選票,所以會有有人偏激想法。

周永康,學聯秘書長,號召市民留守遮打道,被捕511人之一。與Paul想法一樣,他同意,普選才能將警察的本質改變,使他們不會成為與民對立的執法部隊。民選出來的政府有認受性,這樣才能在警方執法時,令市民敵意減低。

* 照片由受訪者 Nigel Wong 提供

製作: 劉善茗, 郭芷珊

【千禧年代】亦請來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講師何家騏評論現時警民衝突成因。

節目重溫

專題分類:活在香港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