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運寫下歷史
2014-10-28

香港的雨傘運動已經差不多一個月了。事件引來國際社會的關注,歐美元首紛紛發話,其中,德國總統高克在柏林圍牆推倒25周年紀念活動中,講到1989年10月東德萊比錫的大示威,民眾無懼獨裁統治追求自由和民主,推倒圍牆。他相信今日佔中的年輕人有著同一份精神。

 

官員放話除了是撈政治資本,我相信亦是因為學生走上街頭的景像,的確觸動了德國人心中的一些角落,一些回憶。我的德國朋友跟我談及雨傘運動,都會不約而同地提及1968年那場學運。

當時德國學生所談的是遠比今日激進的反資本主義霸權、世界革命。這場學生運動得不到經歷戰後重建,渴望穩定的上一代支持。建制的鎮壓,引來學生的頑抗;社會 爆發騷動,整場運動中有兩名學生被槍擊,其中一個射殺學生的是警員。之後德國聯邦議會通過緊急狀態法,學運以失敗告終,但就不能阻止一代人的覺醒,深遠的影響了德國政治發展。

但當年的德國經歷了二次大戰的教訓,致力建立寬大的民主制度。學運瓦解後,除了極小部分的人走上暴力之路,成立恐怖組織「赤軍聯」,刺殺資本家外;許多相信改革的學生其實都被執政的社民黨和自民黨吸納;有更多的投身環保、勞工等基層議題,成立公民 自發組織,促成了80年代綠黨成立,成為德國重要的變革力量。

早前我乘長途車,由波蘭返德國,邊境兩面山色其實很相 似,但我一望就知道哪邊是德國,因為只有德國的山頭,才會處處風車,屋頂都是太陽能發電器。我家後面的大公園也豎立了一排的風車,是個積極參與廢核的社 區。德國是第一個宣佈全面廢核的國家,廢核運動在綠黨帶動下,算是近年最重大最成功的公民運動。而這種不要核電廠,轉而由民間在後園建風車、太陽能板,回 歸社區、回歸自然的做法,正正是來自當年學運反資本主義的精神。

六八學運中,學生被警察槍殺,也引發社會對執法者角 色的討論。經過二戰,德國人反思不斷,對極權產生抗體,對執法機關的權力規限也很警剔。有一個故事 或者大家都聽過。1992年柏林圍牆倒下3年後,曾駐守柏林圍牆的前東德士兵被帶上法庭,他因為射殺試圖攀越圍牆的逃亡者,被判三年半徒刑。他抗辯說,我 只是執行命令吧了,但法官嚴正地說,不是所有當時合法的事,都是正確的,沒有人有權利去漠視他的良知。事件成為重要判例。

下個月就是柏林圍牆倒下25周年,到時德國人會在當年圍牆的位置點亮8000盞氣球燈,提醒大家時至今日,這個世界的高牆仍然無處不在。

 

Photo Credit:Bruno Barbey、Hennercrusius

撰稿︰劉德欣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

 


【十萬八千里】

主持/編導 : 陸宇光 , 譚永暉
環節製作:袁梓珮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包括陳家洛、鄧特抗、沈旭暉、孔誥烽、林泉忠、楊達、黎加路、阮紀宏、馬毅、施穎瑩、洪磐、聶依文、區煒洪等,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