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前自由黨黨魁 田北俊
2014-11-01

Peter:

踏入11月,本來是秋高氣爽、使人心情舒暢的時候,只可惜香港正處於一個「多事之秋」,社會上充滿了怨氣,更出現了嚴重的分化和撕裂,令我同自由黨,跟很多市民一樣都感到心情沉重。

回想大概一年前,當佔中三子提議「佔中」的時候,我們已經預料到這個群眾運動,必定會對香港的經濟、金融以至國際形象造成損害;但是我們萬萬都估不到這 次「佔中」,竟然會演變成現時的規模,持續超過一個月仍未結束,繼續有示威者在金鐘、旺角和銅鑼灣佔據主要馬路。而且當中不但打擊了附近商戶的生意,連終 日為口奔馳的職業司機、以及普羅市民的日常生活都大受影響,很多市民每天返工返學,都要忍受長時間塞車之苦,因而怨聲四起,引發「佔中」與「反佔中」市民 多次衝突。更嚴重的是,因為這次的「佔中」行動,香港的法治基礎亦受到動搖。即使法庭已經發出臨時禁制令,但示威者依然視若無睹,一句「公民抗命」就有法 不依,而警方又未有效執法,實在給人有種「無法無天」的感覺。

 

同時間,立法會的泛民議員又發起「不合作運動」,意圖令大部分議案無法通過,癱瘓議會和政府運作。現時立法會絕大部分的開會時間,都浪費在點算人 數、無 謂的發言和動議投票之中,「拉布」情況遍及各個大小會議,已經令到立法會原有的立法和審批撥款兩大職能,無法正常運作。

面對這次大規模的議會內外抗爭行動,我認為,作為一個「行政主導」的政府,是責無旁貸要盡快處理的。正如我以前三番四次建議特首和政府,切勿過於「行政 霸道」,抗拒不同政黨和市民提出的意見。可惜特首似乎未有接納意見,一直與立法會各黨派缺乏交流,終於造成現時行政立法關係非常惡劣的局面。

正因為預期政府的管治在未來兩、三年會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各項計劃將難以如期落實,所以我在上週五提出希望特首梁振英考慮請辭,讓繼任人可以重新出 發,與廣大市民及立法會各黨派建立良好的溝通。雖然因此我被全國政協常委免除了政協委員的資格,但我仍然希望這番說話能夠給特首一點啟示。

既然特首已經決定不會請辭而想繼續做好他的工作,我好希望特首能夠告訴香港人,究竟怎樣可以解決目前的困境?又怎樣在中央和香港的矛盾之中,找出對香港有利而又令國家可以接受的辦法?因為這些都是所有香港人,不論是藍、黃、左、中、右的人士,都好希望知道的。

Peter,在我被免除政協資格後,收到你以及其他不少市民的來信和電話,當中有像你般支持和鼓勵我的,也有反對和不滿我的。但不管是支持還是反對,我 都同樣表示感謝,亦會虛心接受。其中,令我深深感動的,就是好多沉默的大多數向我表達心聲,希望我同其他四位自由黨立法會議員,盡力為他們繼續服務,爭取 他們的訴求。

目前,社會的分化和撕裂,已經去到一個非常嚴重的地步,持續下去,我擔心香港的經濟、社會各方面都會受到極大損害,並非只用一、兩年時間便可以彌補。我很希望各界朋友可以冷靜下來,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化解大家的分歧。

現時仍然參與「佔中」的人士,固然要盡快停止這種威迫的手法。既然大家的出發點都是想香港好,而你們的聲音亦已經給全香港市民和中央政府清楚聽到,現在是時候走到另一階段,大家坐下來慢慢協商。

而特首及各官員亦應該放下高高在上的長官心態,主動走入群眾,多聽市民的不同意見;同時亦要盡快修補與不同黨派,特別是泛民議員的關係,希望令「不合作運動」盡快結束,讓立法會可以回復正常運作。

至於泛民的朋友,亦應該認真想一想,如果繼續凡事都拖政府的後腿,就算成功癱瘓了議會、癱瘓了政府的施政,這真是對市民好、對香港好嗎?換個角度想,如果我們齊心協力監察好政府施政,為市民爭取最大的福祉,我肯定這更符合市民對議員的期望。


                                                                                                                                                                   田北俊
                                                                                                                                                       2014年11月1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