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法治 系列
2014-11-24

戴耀廷:「公民抗命者會承擔罪責以示對法律的尊重。」

梁美芬:「犯法後自首是維持法治的說法是歪理。」

要知道佔領行動有否破壞香港法治?就要先明白法治。

 



解構法治 (一) 解構法治 (二) 解構法治 (三) 解構法治 (四) 解構法治 (五)

(第1集)

法治的觀念源遠流長,可追溯至古希臘時代,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曾說:「法律應當統治,法治比任何個人管治更好。」 這個是法治精神的開始。

要明白甚麼是法治,就要先明白法治的相反,即是人治。

 

人治,是指統治者的意志是最高權威。

在「人治」的社會中,都會有法律。當統治者的想法和法律互相抵觸,其想法就會淩駕於法律之上,因為社會根本沒機制限制統治者的權力。但是,統治者會上台、落台,一旦新上場的沒有按上一個統治者的做法,人民就要重新適應新的統治。

2004年,聯合國公佈對法治的定義,即所有人、機構和國家必須向法律負責。法律不僅須符合國際人權標準,更要公開頒布,由獨立一方作裁判,平等執行。

但法治不只是依法辦事,更要確保三權分立、民眾要有決策參與權、法律要肯定、不能夠任意、程序要透明等。

 


(第2集)

要落實法治,就先要有法律。如何才是好法律呢?著名的法學家富勒定下9個指標:

 

首先,法律要適用於所有人,如果執法者要運用酌情權,就必須引用相關法規和原則解釋。

另外,法律要公開,人民受法律規管,要知道法律的內容,才知道有甚麼行為構成罪行。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算是掌權者都不可以享有特權,一樣要受法律規管。法律不應修改頻密,亦不可以含糊不清,否則人民就會活於恐懼。

新定法律要適用於將來而不是追溯過去,試想想如果刑事法律有追溯力的話,今天合法的行為,他日就可能變成非法。法律不可以要求人民做一些不可能的事,亦要與公眾意願大致相符。

最後,法律不應賦予政府任意的權力,這才可以防止當權者利用法律謀取私利或公報私仇。

 

說到限制政府權力,就一定要提到英國的大憲章。公元13世紀,英國國王約翰在歐洲大陸戰事接連失利,苛徵重稅,引來貴族不滿。1215年,貴族們迫國王簽署大憲章,保障他們權利,包括君主不可以未經人民同意就加稅、人民未經審判不可被定罪等,一共63條,大憲章是歷史上首次以法律形式限制公權力。

 


(第3集)

有了法律,都要靠大家守法才可以維護法治。

要落實法治,法律需得到公民的尊重和遵從,才能夠維持社會秩序。人與人之間的紛爭應該根據法律和平解決。

法律是管治社會的其中一個工具,政府、公職人員及人民的行為都要有法律依據。如何可以確保執政者依法施政呢?除了靠官員本身的德行外,更要靠政府內部的限權機制,好像1974年成立的廉政公署,致力清除政府的腐敗貪污,政府官員守法的傳統亦逐步建立。

執政者和人民固然要守法,但如果大家只盲目依從法律,又會有甚麼後果呢?

 


(第4集)

要限制執政者的權力,使政府依法施政,只靠政府內部的限權機制和官員自身的操守是不足夠的,還要有政府外的限權機制。

 

第一種機制─憲法:憲法列明政府權力範圍和公民的基本權利,《基本法》是香港的憲制性文件,是這個地方的「小憲法」,所以如果政府或者立法會作出的決定違反基本法,法庭可以要求撤銷這些決定。

第二種機制-─三權分立: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認爲,國家職能分爲議事、行政和審判三方面。1748年,法國啟蒙時期哲學家孟德斯鳩在出版《論法的精神》,全面分析三權分立,提出要防止濫用權力,就必須以權力約束權力。

第三種機制─司法限權:包括司法獨立,為了確保官員依法施政,法庭有權覆核政府的決定有否違反憲法。

第四種機制-─政治限權:人民透過民主選舉選出議會,而議會就向政府問責,執政者就不可以妄顧人民的意願,做出不法的行為。

其他的限權機制還包括活躍的公民社會、獨立的新聞媒體等。

 


(第5集)

高等法院上周頒布判詞,決定延長就堵塞旺角部分道路及金鐘中信大廈出入口頒發的「臨時禁制令」。高院原訟庭法官區慶祥在判詞第138 段至第150段特別提到法治概念。

他表示,法治必然包括每一個居民守法,如果被告不服裁決,與其選擇違法,應該在法院內挑戰裁決。有人認為「先故意違法,再承擔責任」做法無損法治,區慶祥指這個想法是錯誤。

 

法治包括不同層面,守法是其中一個重要環節,但人民應否盲目守法呢?

法治要求法律本身的內容必須包括公義,公義有不同方面:

 

程序公義:法律程序要公平;

社會公義:要求經濟資源分配及再分配的制度,能滿足公民最基本的生活水平;法律能保證人民享有最基本的經濟資源,以滿足他們最基本的生活水平

公民權公義:法律要保障人民基本權利如人身自由、言論自由、平等地參與政治活動等。

商議性公義:法律要提供一個平台,讓不同意見的人商討社會爭議,然後達成共識。

 

如果法律本身不公義,人民又是否應該守法呢?

1849年美國哲學家戴維•梭羅發表文章《論公民的不服從》,文章指出如果一條法律本身不公義,而透過法律制定過程,又無辦法消滅這條惡法,這條法律就不應得人尊重。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編導:袁梓珮
環節:劉善茗、張璟瑩、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佔領行動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