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 林筱魯
2014-11-29

綺樺:

妳在外國長大,我一直都沒有機會跟妳說香港的歷史。很多人以為香港由英國人管治之前,只是一條小漁村,但其實香港很久以前就有人聚居,亦和中國其它地方有貿易往來。上年年底,我們在興建沙中綫的地盤範圍裏,找到很多文物及古蹟,尤其是在宋、元時期的文化層發現好幾個井,還有房基、水渠,以及不少器物,當中有非常完整的香爐和碗,考古專家說是來自浙江及福建,可能與海上貿易有關。這次可說是近年的考古大發現,有實物証明千多年前,已經有重要的聚落,不用單靠歷史傳說和文獻推測。

但是,這些發現正正位於沙中綫土瓜灣站之上。政府和和港鐵公司指,為了考古發掘和保護一些重要遺蹟的臨時工程,沙中綫工程已經延遲了11個月,多用了31億。原址保留其中七個遺蹟,需要另外用10億。現在要決定的,是用何種方式保留位於車站上蓋中央的古井和引水槽,最昂貴的方案要多用十三億,及延長施工時間4個月,又指每遲一個月作決定,就要多用2.5億。所以近日都很多人問一個問題:究竟保育何價?

 

從古蹟保育的角度來說,今次就算有爭議,都可以說是開心的爭議,不是爭拗古蹟是否值得保留,而是討論那個保育方案最合適。

我很明白市民大眾都關心公帑能否用得其所,亦希望沙中綫能夠早日通車,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就將最便宜和最快完工的方案當作最合適的方案,因為保育古蹟是為了彰顯歷史;同樣理由,最昂貴和工程最複雜的方案,亦未必是最好的方案,不是花錢越多,耗時越久,就代表古蹟越有價值。

亦有不少聲音說要原址保育。我問過好幾位考古專家及學者,他們不約而同跟我說,考古的工作和目的,是通過解構發掘到的古蹟,了解當時的人文生活和經濟面 貌,所以考古工作是一個「破壞」古蹟的過程。如果強調不能拆、不能移動,那就不如將古蹟長埋地下。我不得不問自己,最原汁原味的原址保育方案,是不是將古 井和引水槽再埋於泥土裏面?又是否不應該將出土的陶瓷片拼回原狀呢?如果是這樣,那保育的意義又在哪?

其實,無論甚麼保育方案,都必須要讓市民大眾欣賞到和了解到文物本身的歷史文化價值,才可以深化社會對文物保育的支持和認識。

有 爭議的那個井,和同其它宋、元時期的遺蹟相比,最特別之處是它周邊完全沒有其它發現,孤零零一個井座落於聖山西南面的山腳,而引水槽就是係晚清民國時期加 上的,估計是用來引聖山的水到井裏,加上的時候就已經破壞了古井原本的一部分結構,這點是經考古專家橫切解剖古井的上半部才了解到,但是因為周邊甚麼都沒 有,不能夠確定井水的用途。

如果照現時的位置及狀況保育這個井和同水槽,它會距離另外兩個遺址群百多米左右,而距離將來公園的地面就有三、四米。我們開古諮會會議時,有很多同事都擔心,將來市民要看到井和水槽會否很困難?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將古蹟先移走,然後重置於同一地點的地面位置,會否更有利市民觀賞體驗?但這樣做究竟對古蹟的文物價值影響幾多?不同人就自必然有不同的意見。

無論最終的方案如何,我希望你下次回港時帶你去建成的宋王臺公園,一齊欣賞今天我們保留了的古蹟和出土文物,更可以順道遊覽龍津古橋、城寨公園和侯王廟,肯定足夠填滿我們一整天的古蹟遊行程。

祝生活愉快

                                                                                                                                 舅父字
                                                                                                                       2014年11月29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