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八千里】東奧風情畫:東京人與奧運村最近的距離
2021-07-29

上次日本舉辦奧運,已經要數到1964年。當年政府選了代代木公園做選手村。當年代代木公園不是一個公園,它的名字叫代代木神園町,百年前是一個廣濶的練兵場。日本戰敗之後,神園町變做美軍宿舍,1964年政府將軍人宿舍改建成為選手村。



第一代的選手村,由一個練習殺人的大草原,之後變做象徵戰敗的美軍宿舍,東京第一次舉辦奧運,代代木公園成為代表公平競技的選手村。這個選址,在上世紀的冷戰時代,有象徵着和平的深層意義。

 

今屆奧運的選手村,再不是在市中心,亦不是日本傳統木製矮房子,而是摩登的住宅大廈。地點位於晴海第五區,座落於豐洲市場附近。

 

這塊臨海地皮,本身是一個房產項目。奧運完成之後,發展商有責任將奧運村改建成住宅,大廈裡5000多單位,已經出售千幾個。因為奧運延遲一年的關係,令業主到2024年才可以收樓。有業主正追討發展商賠償,官司仍然進行中。

 

晴海區,東京人又稱作無人之城,因為它相當荒蕪,車站附近才發現有兩、三間餐廳。記者由車站行20分鐘到選手村,六條行車線,無車無人,有點像動畫《阿基拉》所繪畫的未來之都。附近最多是防暴警車和便利店,完全不似是東京的旅遊景點。

 

7月14日選手村開幕之後,多了市民來現場一賭選手村的風采,但疫情和保安的關係,選手村外隔住4米高的鐵欄,市民只能距離幾百米外,抬高頭看着選手村的露台,各國的國旗在飄揚⋯⋯選手出入都坐大巴士,在車外完全看不到車內載着哪個國家的運動員。市民想跟運動員揮手的機會和位置也沒有。

 

政府經常叫市民融入奧運的氣氛,但只要去選手村一趟,直升機在選手村的天空盤旋,水警在河上不斷巡邏,新聞又報道選手村有運動員確診⋯⋯試問東京市內又怎會有奧運氣氛可言!不想隔住個Mon看奧運,市民可以做的,就是在隔住選手村幾百米以外鐵欄,打卡影相,這個就是東京市民跟奧運最近的距離。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