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諷自由 vs 尊重宗教
2015-01-10

法國嘲諷周刊《查理周刊》於巴黎的辦公室被3名槍手恐怖襲擊,造成至少12人死亡。這次是法國20年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究竟《查理周刊》是一份怎樣嘅雜誌?為什麼佢會引來殺身之禍呢?

 

《查理周刊》於1969年創立,當時很多成員都來自一份名為 「切腹」嘅雜誌。「切腹」自稱為「愚蠢又邪惡的雜誌」,內容抨擊政治或宗教權威,煽動性的圖畫風格是其一大特徵。1970年,「切腹」以法國前總統戴高樂去世的新聞開玩笑,結果被禁,雜誌社後來轉換招牌,改名為《查理周刊》,捲土重來。

 

《查理周刊》同樣以極具煽動性、爭議性的漫畫作為賣點,意識形態偏左、有無神論色彩,經常抨擊各種形式的權威,包括極右派、政治人物、名人、宗教或軍方領袖等。1981年,《查理周刊》因資金不足停刊,但1992年再度復刊。目前發行量約為3萬份。

法國新聞一直都有諷刺的傳統,這個傳統可以追溯到法國大革命時期, 18世紀,被諷刺的對象通常都是王室,例如王室的風流韻事等。而今天諷刺的對象可以是政客、警察、銀行家等。有人認為《查理周刊》只是繼承傳統,但亦有人認為周刊將左翼激進主義同挑釁性的謾罵結合起嚟,手法既粗俗又色情,往往帶有惡意攻擊,傷風敗俗。宗教係佢地經常諷刺嘅主題,例如他們曾刊登教宗戴安全套的漫畫。

 

《周刊》持續刊登有關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的圖畫,令他們與穆斯林的關係不斷升溫。2006年,他們轉載一則來自丹麥報紙的漫畫,內容諷刺先知穆罕穆德,引起許多穆斯林不滿。在伊斯蘭信仰中,所有描繪先知形象的行為都是不被允許的;許多穆斯林認為《周刊》的做法,是在挑釁,或甚至是褻瀆伊斯蘭教。2011年,《周刊》宣布先知穆罕默德將是下一期的「客席主編」,隔天,《周刊》辦公室就被汽油彈襲擊,無人受傷。最近,《周刊》的TWITTER又刊登了伊斯蘭國激進領導人巴格達迪的漫畫。主編沙博尼耶更多次收到死亡威脅,受警方長期保護。在上一期《查理周刊》,沙博尼耶畫了一張漫畫,寫住法國仍未遭受攻擊,畫中一名揹著一把AK-47突擊步槍的聖戰士說,「等等,我們到1月底前還趕得及送上祝福」,真是一語成讖。

 

法國前總統希拉克講過,人應該負責任地行使言論自由,避免傷害他人信念,尤其是宗教信念。《查理周刊》反駁,他們「作為作者、記者與知識分子,要求抵抗宗教極權主義,以及擁抱自由、平等機會及世俗價值的權利。」多個伊斯蘭團體曾經控告《查理周刊》,但法國法院都駁回案件,認為漫畫屬於言論自由法保護範圍,內容可能令原教旨主義者不滿,但無攻擊整個伊斯蘭教。

 

美聯社分析,「諷刺自由」同言論自由之間的分別,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解讀,例如瑞典雖然崇尚言論自由,但都會立法將「仇恨言論」列為刑事罪行。不過有人認為,以諷刺手法描寫荒謬的事,也是新聞自由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阿拉伯媒體阿赫巴爾英文網的評論則認為嘲諷與令人反感的內容,兩者有明確界線。評論認為《查理周刊》大部分內容都是令人反感的,因為當中包括仇視伊斯蘭教、反猶太主義、種族主義,性別歧視,歧視同性戀等。諷刺應該用於對付強權,而非弱者。評論認為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只是一個擋箭牌,用以宣揚反伊斯蘭教情緒和鞏固現存權力。但是,穆斯林社群、移民、其他小眾,在法國爭取權益時,他們的言論自由又是否受到同等尊重?

 

言論自由當然不是絕對,但尺度應該如何釐定?用圖像或文字批判宗教,是否代表作者仇視這個宗教及其信徒?漫畫曾經淪為充滿偏見的宣傳工具,漫畫家又應該如何拿捏?有人話:「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但現在似乎上帝與凱撒仍然糾纏不清。

 

 


【十萬八千里】

主持/編導 : 陸宇光 , 譚永暉
環節製作:袁梓珮
監製: 陳燕萍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包括陳家洛、鄧特抗、沈旭暉、孔誥烽、林泉忠、楊達、黎加路、阮紀宏、馬毅、施穎瑩、洪磐、聶依文、區煒洪等,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