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國際記者聯會亞太分會項目經理 胡麗雲
2015-02-01

親愛的Jessica :

 

        我已收到你在法國寄給我《查理周刊》遇襲後,新一期的周刊了!拿著這份報紙,腦海想起你連續兩天跑到街上跟人搶購的情景,又想起法國超過3百萬市民連同各國領袖舉行大遊行,共同捍衛言論及新聞自由的事。我的心情立即跌落谷底。

 

        我心情差是因為我在剛過去的周一,公布了中國大陸、香港及澳門在2014年的新聞自由年報。中國大陸整體的新聞自由無改善,傳媒仍舊每天收到不同內容的禁令。不過,網絡傳媒的自由度明顯收緊,除新聞及評論訊息受到審查外,即使網上的娛樂節目,去年開始也要事先向內地的國家廣電總局申請,內容經過審批後才可在網上播放。

 

        記者採訪的情況,更是一個「慘」字!去年,我粗略計算過至少20名內地的新聞工作者被當局扣押、檢控甚至定罪,這些記者有些在境內傳媒工作,但也有不少為境外傳媒工作。為境外傳媒工作而被當局針對的人數,更是歷年之冠,當中最為人認識的記者包括高瑜、姚文田、向南夫、辛健、張淼、何楊及吳薇等。

莫以為這股壓力只向在中國境內工作的記者施予,去年,至少有四間海外傳媒機構向我們投訴,他們的高層以至編輯部員工便經驗到中國官方的施壓!

 

        事實上,關心新聞自由的人對中國的新聞自由不會有很大的期待,因為中國在「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排行榜,一直徘徊在包尾位置。但是,他們就明顯憂慮香港的新聞自由狀況。你還記得去年首季,國際記者聯會就香港的新聞自由急劇轉差,進行了全球聯署聲明的事嗎?當時,香港的傳媒出現抽廣告,電台主持人突然被炒,報紙總編輯突然被換,之後,又突然被斬等的事,整個新聞界都愁雲慘霧!

 

        孰料,一場79天的佔領運動,更令香港的新聞界雪上加霜!中國大陸官方慣常使用的「輿論引導」在香港發揮得淋漓盡致。整場運動,至少39名記者因採訪佔領運動而被人辱罵、推撞、拉扯、毆打甚至誣陷指控,更令人氣上心頭的是,襲擊及誣陷者包括個別的警務人員。

 

        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在剛過去的立法會上,交代去年香港的整體犯案統計時,仍睜著眼睛說香港警方在國際間享有「良好」聲譽,在佔領運動期間既專業又克制。但對警員在暗角毆打示威者、用警棍胡亂敲打途人的羞恥行為,就迴避過去。對記者的冒犯更是隻字不提。

 

        不過,Jessica,令人最心寒的始終是「輿論引導」。9月下旬爆發佔領運動後,親特區及中央政府的傳媒,報道方向異常一致,把運動定性為「非法」之餘,更連載式大篇幅報道佔領影響香港經濟、民生、法治、國際形象等。有資深的記者跟我講,他經驗到「一條龍式」的「輿論引導」。他以佔中三子涉及的捐款風波為例,所有傳媒突然在電郵收到有關消息,之後,有大陸官方高層直接致電主管查詢是否收到,然後,便直截了當追問如何做,怎樣登,甚至「教」記者注意的事項。

 

        不過,「教」記者做,不囿於佔領運動的事上。就如 UGL 事件,特首梁振英涉及在任期間收受這間澳洲上市公司5千萬港幣卻未向外披露,傳媒高層就連續3天收到特區政府高層的電話,追問該高層如何處理這單新聞,更主動提供資料不斷解釋,不過,就是不准傳媒報道他的名字。

 

        Jessica,我還未講香港傳媒自我審查的事,但是,我相信你應該理解我看見逾300萬法國人民在街上手牽手,捍衛新聞言論自由的畫面,內心是多麼羨慕你們,你亦應該明白我「灰暴」的心情吧!

 

    不過,我仍相信雨後有晴天,香港的核心價值仍然存在,新聞界仍有好多捍衛人民知情權的好記者堅守崗位!你若有機會見到《查理周刊》記者,跟他們講,香港的記者跟他們一樣,不願向惡勢力低頭! 

 

                                                                                                                                                                                 胡麗雲

2015年1月31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