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白恩逢中心執委會成員 孔令瑜
2015-02-15

*白恩逢中心是一個為移民工提供臨時庇護住宿的機構

ERIWANA:

你好!我知道你就快離開香港,所以想趁你離開之前,再次透過這個機會,向你講多聲多謝。好多謝你的勇氣和毅力,讓這次事件在公眾面前披露,讓大家再次認真面對外籍家庭傭工面對的處境和困難。

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很抱歉。你在香港的經歷是如此的坎坷和困難,一開始新聞報導你的經歷時,我同事和家人,大家心裡都很難受。當時在白恩逢外傭庇護中心生活的外傭,雖然她們在香港都有不開心的工作經驗,但你的痛苦經歷,令她們亦感懷身世,不少姊妹當場傷心痛哭。

ERIWANA,我記得上次見到你的時候,你可以用廣東話和我們談話。很多來自印尼的姊妹,為了在香港工作,她們都學會說我們的語言。但是面對不公平,甚至暴力的時候,很多時候,她們會選擇沉默和啞忍。

為何會這樣呢?香港有勞工處,有警察。很多香港的打工仔女和你們一樣,面對著沉重的工作和生活壓力,但坦白說,在自香港開埠以來,我從未聽過有香港打工仔女會被老闆打到好像你那樣,而且持續八個月被禁錮,沒有薪金。難怪外國傳媒如《華爾街日報》、《時代週刊》和《紐約時報》等,於去年已經形容外傭是香港的「現代奴隸」。

ERWIANA,我媽媽一開始的時候,就對你的個案表示懷疑,她曾經問我,為何你們沒有報警?為何很多外傭遇事的時候,都選擇沉默。那麼是你們咎由自取嗎?

是的,很多香港人都會問同樣問題。    

 

去年年初事件曝光後,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表示,過去數年每年僱主與外傭間涉及傷人的案件只有約三、四十宗,他強調以數十萬在港外傭來看,這比率是非常之低。

當然,如果我們嘗試了解現行香港對外傭的政策,便會明白外傭報警後要付出的代價之大,足以令她們打消報警的念頭。

這個代價,包括在報警後失去工作,無法支付中介公司龐大的債務。不少外傭一抵達香港,就會被中介公司帶去財務公司簽下貸款,以償還在印尼期間的培訓費用和 中介介紹費,否則她們家鄉的親人將會受到牽連。雖然港府指出貸款公司不在香港,但事實上,香港中介公司在過程中的積極參與,包括阻止傭工在還清貸款前離 職、扣起她們的護照、勸阻她們報警等行為。多年來不少服務外傭的團體不斷作出投訴和指控,但香港仍然在這個問題上交白卷,未有改善。

此外,於一九八七年生效的「兩星期條例」亦令你們舉步維艱。在此條例下,無論任何原因,一旦解除合約,你們只有兩星期的時間尋找新僱主,否則便要離境;如有勞資訴訟在身,外傭不能工作,只可以在庇護中心等候。

你們和僱主的合約,說明要提供休息地方及私人空間,被很多人看成為「包食包住」。但對外傭而言,卻是沒有休息時間和沒有私隱。根據我們的姊妹團體移民工牧 民中心(MFMW)於去年四月做的調查顯示,超過四成的外傭沒有自己的房間,很多人被迫在廁所、客廳或廚房就寢,全無私隠可言,ERWIANA,我一直以 為香港人尊重合約精神,但為何在到外傭出現的,完全是兩回事?

而且,一旦出現勞資糾紛,正由於事發地點是在家中,通常都沒有其他證人。同時,如外傭有需要與僱主進行訴訟,等待期間,你們根本沒有其他容身之所。

這些困難的處境,作為一個香港的打工仔,我們的確很難想像。

最後,即使姊姊們能「排除萬難」,立定決心去報警,但亦要視乎警方處理有關投訴的態度。其中一名曾為你前僱主工作的外傭Tina,她於2011年因被她 虐打而向警察報案,但警方卻沒有跟進調查,不了了之。你被虐的事件被揭發之初,警方亦曾一度認為你不在香港,難以取證為由,將案件列作雜項處理。此外,亦 是因為有外傭工會「提醒」,警方將你的僱主列入「觀察名單」,因此能及時在機場將之截獲。若不是傳媒的報導,你的可怕遭遇恐怕不會受到重視;同樣地,假如 當天警方認真對待TINA的報案,可能你的命運,就可以改寫。曾偉雄當日的「大言不慚」,進一步令香港人蒙羞。

ERWIANA,真的很對不起,你的個案,是由港府的外傭政策造成。我衷心希望,你回到印尼後重新開始新的生活。用你的經驗和勇氣,繼續協助其他有需要的女孩子。

祝福你和你的家人,身體健康,生活愉快!主佑!

 

                                                                                                                                                                                    孔令瑜

2015年2月14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