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世界盃

2010-06-14
政府落力宣傳「投入世界盃,睇波不迷賭」。
全情投入世界盃(網絡圖片,源自:Shine 2010)。
  四年一度風靡全球的體壇盛事 — 世界盃,又再掀起港人睇波的熱潮。早前三家電視台就轉播事宜引起公眾關注,幸好事件最終也平息下來。

  足球運動本身能夠激發我們「進取」和「享受」,而足球賽卻擁有那種讓人們無法抑制而去追隨其中的魅力;人們會為自己喜愛的球星而歡天喜地,也會為自己看好的球隊遭淘汰而如喪孝妣,這種洋溢的歡呼和失落,牽動人心的體育賽事,只有世界盃才能夠展現出來。

媒體發展與足球轉播
  記憶中,筆者第一次在電視上觀看世界盃賽事,是一九七零年於墨西哥舉行的那一屆。給我深刻印象的,同時亦啟發了我對足球運動知識的追求,就是當年由蘇文普先生所評述的賽事。他擁有獨特而持平的個人立場,更有知識分享的評述風格,有老球迷更稱他為第一位「文化型的講波佬」,我也認同這個給他的稱號。

  一九七四年的一屆,由人造衛星直接轉播賽事到世界各地,吸引了十億的電視觀眾欣賞精彩的賽事,更促進了足球商業化和職業化的發展。到了現在,出售以數十億元計的電視轉播權費用,加上來自廣告的收益,商業化使世界盃成為了聚寶盆,同時造就了今天全球有超過四億人參與足球運動,把足球變為全球最受歡迎的體育運動,而足球賽事更是市民日常生活的休閒話題。

  世界盃賽維期數個星期,相信會帶給市民狂熱的氣氛,朋友之間會有世界盃共通的討論話題。回顧一九八六年舉辦世界盃的墨西哥,當時正處於通貨膨脹、失業及工資低等社會不安問題,但由於國民對足球極為狂熱,國民投入世界盃賽事的情緒高漲,淡化了社會不安的問題,可見世界盃具有淨化社會問題的功能。近期在本港受爭議的政改問題,也可能會被世界盃的氣氛所遮蓋。

獨家播映權帶來的限制
  回想過去近幾屆的賽事,在電視上看世界盃,報道的方式不外乎有新聞報道和賽事報道,偶然間也見到一些專欄的報道。據報道,今屆由於受到有線世界盃獨家播映權所限,亞視和無綫的新聞部將不能播放世界盃賽事片段,筆者認為這樣造法不利足球運動的推廣。如果在新聞報道內缺乏了精彩的賽事片段,報道就顯得枯燥乏味,難以讓觀眾投入,間接影響了足球普及化的發展。反過來看,如果有線電視能提供片段給予兩間免費電視台在新聞時段內播放,豈不是觸發起更多市民關注賽事,替賽事造就了無形的宣傳效益,這樣對有線的廣告收益,不是會有更正面的影響嗎?

  至於賽事報道方面,上屆德國世界盃,真的給予觀眾有視覺和聽覺的超級享受。首先,全方位攝影機的位置,照顧到賽場上幾乎每一個角落,還記得施丹用頭襲擊對手的一幕,被鏡頭捕捉得一清二楚;第二,音頻效果出色,足球轉播需要有良好的現場收音,才能夠讓電視觀眾有如置身於現場一樣的感覺,如果缺少了現場聲音的配合,就好像一鍋沒有放鹽的雞湯;第三,在電視上看到的圖文設計畫面,花樣繁多,無論是球員名單或賽事資料,配合電腦技術的製作,讓收看的觀眾在接受信息服務的同時沒有被打擾的感覺。今屆更有高清轉播,畫面質素進一步提高,筆者相信能夠吸引更多家庭觀眾去欣賞本屆賽事。

足球賽事評述的本質
  多年前,自從無綫電視沒有看重體育節目後,所有主流的足球賽事,都轉到收費頻道觀眾才可以收看到。由於收費台的足球頻道眾多,促使了足球賽事評述員的多元化發展;除了傳統的ESPN式報道手法之外,還衍生出不少娛樂化和賭博化的賽事評述員。然而,這些評述員對球員和球證往往缺乏一份尊重,一味的嘻笑怒罵和插科打諢,破壞了足球本質的意義。這些另類報道的方式,雖然可以擴闊觀眾的層面,但對推動足球運動本質的體育精神而言,卻絲毫沒有正面的作用。

理想中的足球評述員
  曾有資深的足球評述員告訴我,評述足球賽事比評述其他體育項目更為困難。由於足球運動的普及性,每位喜愛足球的觀眾,都以為自己的足球知識十分豐富,自以為是,容易產生對球員和球隊表現的主觀評價,一旦所持的意見與評述員相反,他們便會批評這些評述員無知。筆者認為,一名優秀的足球評述員應該擁有以下的基本素養:

  一、內容表達要到位—在球場上發生的事情必須表達清晰而到位,引導觀眾欣賞賽事。

  二、激情的投入—足球評述員與新聞報道員不同之處,就是需要擁有適當的激情去配合球場上的畫面,把現場球迷的情緒帶進電視機前,與電視觀眾共同分享。

  三、專業的知識素養—舉例說,足球的進攻和防守原則,前者有「深度」、「闊度」、「滲透」、「走動」和「突破」,後者有「延遲」、「支援」、「集中」、「包抄」、「平衡」和「控制」,一位理想的評述員能夠引導觀眾認識上述的足球元素,還要有充份的足球科學知識,配合現代足球的要求。

  四、公正的原則—不應引入民族、政治或種族等意識形態的不恰當情緒。

  五、鮮明的個人風格—避免嘩眾取寵,要有自身的文化素養和廣博的通識。

  六、用詞恰當—解說及評論的用詞須適合,良好的詞語運用可提升觀眾欣賞賽事的趣味性。

  坦白講,在本港狹窄的體育文化之中,實在難以找到符合上述所有條件的足球評述員。筆者期望世界盃不單只帶給市民歡樂,更重要的,是能夠體現到足球運動的進取和體育精神。至於今屆世界盃的賽事報道方式又會如何呢?相信觀眾們自有評價。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是市場太小還是競爭太少

李敬華
2019-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