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遊戲—由韓國到中國

2003-02-14
韓國出品的《傳奇》遊戲成功打入大陸市場。
終日沉迷網上遊戲容易變成「病態玩家」。
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亞洲受害國家連年,有的痛定思痛實行大改革,有時想o下等o下改o下玩玩o下,噢又幾年了。唯一看到脫胎換骨的,肯定是韓國。在IT業界,韓國好像是火車頭,帶動著電子工業和電子遊戲工業發展,互聯網遊戲甚至超逾美國的開發公司。



網上遊戲工業拯救經濟

韓國把發展遊戲定為國策,開網吧可以有稅務優惠,老闆甚至可以免服兵役,遊戲玩家給標誌成為像奧運選手般的榮譽。一九九八年開始,互聯網遊戲就成了拯救韓國經濟的主要工業。

但就如SONY開發Play Station一樣,在本土受歡迎,也一定要開拓到外地去。韓國的出品,去了日本,但日本還是喜歡玩Console Game如世嘉、任天堂和Play Station等,唯有放長線釣大魚。除了日本,第二個可以進佔的市場就是中國大陸,這個巿場比較順利:二零零一年九月在中國拓展業務的Wemade娛樂公司,以《傳奇》這個遊戲,賺了超過五百萬港元,玩家超個千萬。Actoz soft的《千年》也能賺得八十萬港元的純利,玩家超過三百萬人。看到這些公司成功\,其他公司就不甘後人,例如成功\開發《天堂》的NCSOFT,就和新浪網簽訂了合作協定,雙方將成立一個合資公司,計劃代理包括由NCSOFT出品的網路遊戲。

在中國開發互聯網遊戲,有著天時地利,首先是中國快成為繼美國後,第二個最高使用互聯網的國家,在互聯網玩遊戲,大大減少了購買Console Game的機器而出現的翻版和分銷的問題。根據賽迪顧問公司的資料表明,二零零二年底,在中國的互聯網遊戲會有近十億元人民幣的市場,到了二零零五年,更會超過十五億。

現在的巿場逾75%是韓國公司的產品,其實現在韓國流行的遊戲,如《千年》、《傳奇》、《決戰》、《混亂冒險》、《紅月》和最近的《MU》,均在內地開發了業務。



遊戲現實混為一體

不過在遊戲經濟高速發展的背後,也開始產生許\多問題,北京網吧大火令許\多人死亡的事件,就令人覺得這個業務需要管制。年輕人沉迷於遊戲中,疏於學習甚至曠課,習慣了從網路中得到獲取關於成長的經驗和交流;賭博虛擬貨幣,用三萬元人民幣買《傳奇》中一把極稀有的刀,取了錢後就不顧而去;有些玩家更不能抽離網上的角色,因為在遊戲中遭黑客騙走貴重的武器,導致情緒陷入瘋狂狀態;網易處理了十萬個在《精靈》中作弊的玩家之後,為保存視已擁有的裝備和級別,竟然有六萬青少年遞交「悔過書」!對於他們,現實世界和網上社會已經成為一體,網上遊戲的角色已經是有血有肉,他們互相關懷、合作、談戀愛,也欺騙、恐嚇、憎恨。

由於遊戲太吸引,遂引來黑客們私設伺服器,破解密碼,使代理商、運營商和韓國開發商異常震怒。中國巿場大,有能力違規玩遊戲的人也多,於是開發商就要面對更多可能攻破遊戲的辦法,成本也日見上升。玩家和玩家之間,以及玩家和開發商的互動也由遊戲裡,拓展到現實商業運作當中。



管制措施的可行性

韓國文化觀光部在今年五月發表了《網上遊戲等級分類和標準案》,明文規定如果遊戲中需要殺死對方或其他玩家來搶奪武器的遊戲為PK(Player Killing)級,嚴格限制十八歲以下的年輕人購玩,首個被裁定的就是獲得「大韓民國出口大獎」、在香港以梁詠琪為代言人的《天堂》。《傳奇》的出版商Ncsoft在今年四月末起,在玩家開始遊戲之前都會打出「在網上遊戲中必須遵守的七項承諾」,勸導玩家接受,並公開了一種可以過濾粗言穢語的系統,希望這樣可以令遊戲減少被有關方面的監管。此外,韓國政府還頒佈法規,兒童必須在父母同意之下才可以登記上網,更舉行全國性的「清洗互聯網大行動」,把垃圾郵件、色情內容網站和應用程式等互聯網內容徹底清除,希望減少玩家因為過份投入遊戲,而成為「病態玩家」。

雖然這些措拖在傳媒的姿態上很高調,但能否執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因為互聯網的特色正是無遠弗界,身份不能得到辨別。網上角色成為最能保護私隱又最自由的人物,若干程度上可說是最自由最民主的環境,因為政府再管制,也不容易找出個「兇手」來。在現實世界上愈管制(甚至是專制),在網上就愈朝向亂來,然後讓傳媒把這些情況公佈,要他們在現實世界裡施加進一步或剛或柔的手段。現實和網上世界,漸漸開發出另一個階層的抗爭和對疊。

遊戲也因為這樣的管制、對抗,以及宣傳機制,更具吸引力,因為角色可以令他們投入在另一個環境,走在現實和網上世界中。特別是在中國,孩子獨個兒成長,沒有兄弟姊妹,「唯我獨尊」的心態和在現實得到的禮待,在網上蕩然無存。他們因此可以更成熟地成長,就是會如「Lords of the Flies」的主角般無王管地發展另外一套世界觀,是值得深究的問題。



網上遊戲吸引之處

細心觀察韓國網上遊戲會發現到,許\多受歡迎的遊戲,都不只是開槍殺人就算數,也不如美國的遊戲般只是一個人四處遊歷找寶物或殺怪獸,而多是有交易買賣、開公司找員工、創王國結聯盟,甚至結婚生孩子的社交行為的角色扮演遊戲。玩這類遊戲,得花上許\多時間來學習玩法和有耐性去理解整個遊戲的世界觀和環境----試想想「魔戒三部曲」的世界、地域和人物如何複雜,就知道這些遊戲多麻煩----他們還是願意去玩,就已經不是如「他媽哥池」般一窩蜂的跟風心態有關。要玩得成功\,要得知名,甚至玩得成為遊戲中的明星而被電視台訪問和追蹤,得整天在混,時刻掌握大勢。

如果這個遊戲不能滿足,就要找第二個遊戲,他們在其中得到的機會和思想的出路、可能換回來的自尊,可能真的比他們讀書、出來找工作為多。

----世上人人都想做Bill Gates,做不到,只是天時地利,在別個國度,可能比他更驕人。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