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泰國大選之後感

2011-08-12

  一天,編緝十分凝重地問我,是否願意到曼谷採訪七月初舉行的泰國大選。

  這是我加入公司以來,第二次有機會出埠工作,對我這個入行新丁而言,是個難能可貴的機會。

  編緝續說,這次旅程有可能遇上暴亂,甚至是國家政變等事情,基於人身安全理由,叮囑我考慮清楚。

  回想最初,決定由政府的文職工作轉行做記者,其中一個最大的理由,就是希望親身經歷和見證世界各地所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以第一身的身份,了解人類的故事,甚至有份 「編寫」歷史。現在這個黃金機會就擺在眼前,二話不說,一口答應編緝了。還記得編緝笑說我沒有一點矜持。

  然而,當執拾行裝時,才發覺事態並非想象中簡單。負責打點攝影器材的同事,為我和同行的攝影師拿來幾個防毒口罩、兩對在中學時代做化學實驗時所用的長方形透明眼罩,和兩件粉紅色反光衣寫著「MEDIA記者」。看來大家都預計今次大選必有危險的事情發生。攝影組的同事又教我,在遇到暴亂時,切記要走在攝影師後面,用手緊扣著他的衣物,替他留意後方的情況,又多番叮囑我們不要走散。我留心地聽著,心情既緊張,又有點興奮,似乎真的要目擊重大事情發生。

  除了預備大選之行,旅程的另一任務,是採訪有關泰國創意工業發展的專題故事。整個旅程只有短短三天半,在時間編排上,對我來說是一項非常大的挑戰。還記得在機場等待登機前的一刻,還在不停打電話約訪問。在安排訪問上,除了要善用時間,亦要顧及地點和車程,突然覺得自己像變了旅行團的導遊,安排著每一天的行程,除了採訪以外,這亦是記者需要兼顧的事情。

難忘的採訪經驗
  到達曼谷市中心已是晚上九時許,立即前往一家移居曼谷的港人家庭所開設的餐館,為大選前的新聞故事做訪問。然後第二天又忙著訪問當地學者,作一些選前分析,和採訪一系列有關創意工業的專題。說到「戲肉」,還是大選當天發生的事情。

  大選當天,早上八時許完成採訪一港人家庭前往投票站的情況,隨即到民主黨領袖阿披實會到的投票站等候。投票站還不算大,但過百名當地跟外國記者與攝影師已紛紛佔據陣地,佈下天羅地網,嚴陣以待阿披實的來臨。

  我與同行的攝影師看見陣勢,有點兒不知所措。我們一會兒待在入口處,一會兒決定轉位置站在投票箱附近,大家就是不停討論著,應站在那個位置,阿披實會在什麼位置下車,預計其他記者和攝影師會有什麼部署,應否插著咪線或只拿著咪牌,談著談著,最後還是決定「臨場執生」,我們實在未見過這些大場面,也不知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但奇怪的是,心裡並沒有絲毫憂慮,反而看見美聯社的攝影師和其他外國傳媒,可以有機會在同一地點,與他們一起採訪同一新聞,令我感到一種莫名的興奮。跟來自台灣、日本、意大利等地的記者互相認識和交換資料,也令我感到香港的新聞以外,的確另有天地。

  等了差不多一小時,阿披實終於來了!所有人像瘋了一樣湧到他面前,我拿著咪牌在人群中穿來插去,心裡想,糟了!這麼多人,一定逼不進了!沒有想太多,只管繼續逼進去。不知是否因我的身形比較矮小,就這樣穿來插去,過了一人又一人,竟然可給我走到阿披實面前!那一瞬間,我意識站在面前這位泰國前總理正看著我,我什麼也沒有想,就將咪牌放到他面前,大聲用英文問了他三條問題,他也竟然向著咪牌回答了!

  當我正想問第四條問題,已給後來湧上的人群淹沒了!那一刻差點呼吸不了,旁邊一位外國女記者不停用英文大聲講粗口,說:「你們都瘋了!讓我出去!讓我出去!」 當然沒有人理會她,而我也隨著人群湧著湧著,盡力再嘗試走上前,那一刻有點想暈倒,天氣極度焗熱,旁邊的人的汗味和呼吸聲都令我反胃,我仰望天空嘗試大力呼吸著新鮮空氣,不禁想起若果真的暈倒了,也許會發生人踩人意外,幸好最後也捱過了,但全身都濕透,妝也溶掉。

  這是我的記者生涯中,最難忘也是最有成功感的一次!

香港人不能明白的事
  其他難忘的事情還有很多,可是也有多件令我摸不著頭腦的事情。

  大選中其中一位參選人朱威,是當地一位色情業大亨。在大選前,香港也有報章提及有關朱威參選的事,但所報道的角度,大致上是說:「什麼!色情業大亨也參選,真是笑話!」然而,當我親身到當地採訪時,不論是80後青年的博士生、碩士生和建築師都不約而同地說會投朱威一票,這令我感到莫名奇妙。

  訪問當地學者,嘗試了解原因,原來泰國人非常容易寬恕別人,和喜歡真誠的人。朱威雖然是色情業大亨,但參選前表明願意改過自新,而且他是第一位政界人物站出來指證泰國前總理他信貪污的人物,亦揭發多宗有關高層警員貪污弊案。朱威所創立的黨派在大選中,一共驘得四個議席,比原先期望的超出一倍,可見他得民心。但容許一位曾掌管色情業的黑道中人參加大選,對香港人來說,始終是難以理解的。

  另一件香港人難於明白的事情,是跟泰國的創意工業發展有關。

  很多港人都喜歡到曼谷旅遊購物,不少當地年青設計師自創的品牌和精品,都俘虜年青人的心。然而,為什麼當地這麼多的年輕設計師在近幾年間冒起來,相信除了當地政府撥資源培訓人才,興建一流的設計學院和創意設計中心,每年舉辦多個國際化大型設計比賽和展覽外,商界亦應記一功。原來每星期的五、六,日晚上,多個市中心的大型商場都免費提供地方給年輕設計師擺賣自己的手作產品,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和商家都有機會接觸他們的產品;當地的資深業內人士告訴我,很多成功的年輕設計師就是從那裡開始,建立自己的品牌,接觸投資者,然後開拓自己的事業。

  反觀香港,我們的商家又肯為年青一代付出多少?甚至願意免費租出尖沙咀、銅鑼灣、旺角等黃金地段給年青人創業?曼谷的例子,對香港人來說,實在是難以想象。

  最後一件難令香港人明白的事,相信是泰國人的民主意識了。

  泰國人民的民主意識非常強,大選的投票率是七成五。大選當日,我們走到街市想光顧一家食店,可是食店伙記跟我們說:「對不起! 我們的老闆(廚師)趕著投票去了,不能做你們的生意。」我們聽後都呆了,老闆寧願不做生意也要去投票,這些事情會在香港發生嗎?

  你可能說,他們收受了利益所以投票,我看的不是;就是在街頭,那些草根階層市民特地搬出電視或收音機,大家蹲著圍著在看投票結果,看來他們實在是關心國家的。

  其實,紅色在於泰國人民來說,代表民主和自由。紅衫軍不只是代表一班擁護泰國前總理他信的群體,而是一班追求民主自由的愛國人士。在阿披實宣布落敗後,訪問了幾位紅衫軍,他們有些在哭了,說以往軍方常發動政變,國家雖然有所謂民主,但最後權力還是屬於軍方,現在紅衫軍勝出,代表人民的力量也勝出了。

  訪問了當地一位80後青年博士生,他認為泰國最欠缺的,是一個真正公平公正的法律制度。他說,法例說你有罪,但你可修改法例,以後說自己無罪,這種無法無天,也助長了當地嚴重的貪污問題。

  相比泰國,香港擁有更完善和公平的法律制度,這是值得我們自豪的。但泰國人民對人的包容和接納,商界的付出,人民關心社會的前途等美德,香港人或許可從中學習。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是市場太小還是競爭太少

李敬華
2019-06-06

從數據看香港電視變化

李敬華
2018-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