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廣播的機遇與挑戰

2004-04-15
香港電台網上廣播站設有「數碼廣播測試」網上專頁(www.rthk.org.hk/about/digitalbroadcasting)
數碼廣播一詞在今天已經不是新鮮事物;然而,這個名詞背後所指的技術能為廣播業帶來多少裨益,為公眾帶來多少好處,似乎還未有深入探究。

香港於一九九八年以歐洲廣播聯會制定的Eureka 147制式測試數碼聲頻廣播,之後 未有進一步探討這項目。今年,香港電台再度啟動數碼廣播測試,建基於技術發展 而定出兩個主要項目:首階段已在三月份完成,以DRM (Digital Radio Mondiale)技術,測試中波頻率(AM)數碼聲頻廣播。第二階段測試將於下半年 推出,以Eureka 147DAB制式測試數碼聲頻Band III的廣播音質,包括測試戶內、 戶外及流動接收情況。

何謂數碼聲頻廣播

數碼聲頻廣播是一種嶄新的廣播模式,利用數碼壓縮技術,把不同類型的電台節目等,以數碼電腦編碼傳送;並以單頻網絡運作,即全港均用單一頻率發射及接收,大幅節省頻譜,從而提供更多電台服務,以及傳輸數據和影像等,由於電台頻道數目將可倍增,而服務也可多元化。

數碼聲頻廣播只是一個統稱,技術上有不同的系統和制式,有取代FM廣播的Eureka 147和ISDB-T,有針對AM廣播的DRM,和可以與AM / FM並存的IBOC等系統。

Eureka 147是現時歐洲廣播聯會(European Broadcasting Union)推廣的制式,被歐洲、加拿大和部份亞洲地區所採用。ISDB是由日本放送協會(NHK)的放送技術研究所,在一九九四年開始研發的全數碼化電視廣播系統,現時只有在日本當地使用。ISDB有一個較其他系統特別的功能,就是聽眾可以選擇接收低解像度的訊號,來換取良好的流動接收效果,而在無干擾情況下,又可以選擇接收高解像度的訊號,來享受高質的視聽效果。

IBOC則是美國iBiquity Digital Corporation所推廣的制式,又命名為HD Radio。系統設計雖然善用有限的頻譜,但技術上較為覆雜。

DRM是由歐洲主導的廣播界聯盟在一九九八年成立,發展相當迅速,今年六月BBC、 Deutsche Welle、Radio Netherlands、 Voice of America、 Radio Canada International等機構已開始DRM廣播。它是針對30MHz以下的調幅(AM)廣播而設計,大大提高了音質,並改善了中波廣播較易受干擾的情況;系統採用最新的壓縮技術 MPEG4 Advanced Audio Coding (AAC) 和 Spectral Band Replication (SBR),音質足可與FM廣播媲美。

數碼廣播研討會

香港電台與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早前合辦了一個關於數碼廣播的研討會,探討香港數碼廣播未來發展,與會講者都提出一個共同的論點:隨著科技發展,數碼廣播是必然的趨勢。在研討會上,北京廣播學院信息工程學院學術委員會主任李棟教授提出,DRM廣播主要是以優良的音質,取代模擬的中短波AM廣播。DAB和DRM廣播是最佳的技術互補。DAB在本地範圍較為佔優,DRM中短波廣播則用於遠距離、大面積的覆蓋。

以香港電台的DRM測試為例,除測試香港本地接收情況外,先後安排接收斯里蘭卡及黑龍江省齊齊哈爾的訊號,於研討會當天又以模擬及DRM訊號同步廣播香港電台第五台節目;結果,接收情況非常理想。李棟教授認為,在廣播數碼化後,聽眾的選擇是:收聽當地廣播通過DAB,遠距離和國際廣播通過DRM。

現時,DAB和DRM技術已經在世界不同地方的電台應用。一九九八年三月中國在廣州成立了數碼AM廣播國際性組織DRM,承擔統一制式標準的任務。自去年六月世界各地有十六個廣播電台開始使用DRM廣播後,到目前已經有超過五十個地方性、國家級及國際性的公、私營廣播機構以DRM廣播。這些廣播機構包括中國廣播電台、英國廣播公司以及俄羅斯、柏林、新西蘭等地的電台。

至於DAB技術,由於開發較早,現時全球在廿五個國家範圍內,聽眾覆蓋達到三億;在亞洲地區,已經有中國、澳洲、新加坡、南韓及台灣地區等試驗以DAB數碼技術廣播。

嶄新嘗試前景樂觀

回顧香港的情況,一九二八年香港開始有中波(AM)廣播,在六十年代引入超短波調頻(VHF/FM)廣播,到了一九七六年開始以短波調頻立體聲廣播,廣播服務明顯提高。在一九九八年時候,香港的電台廣播系統包括七個FM頻道及六個AM頻道,由兩間商營及一間公營機構營運,這個情況一直到今天沒有改變。在數碼廣播研討會上,電訊管理局總電訊工程師陳子儀明確指出,數碼廣播是未來聲音廣播的平台。從接收器售價不斷下調、透過數碼廣播的增值服務帶來收益,以及與流動通訊平台結合等等機遇,前景看來是樂觀的。

在國內,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已與聯通合作,在流動電話上開展音樂點播業務;日本在今年嘗試利用數碼電視的中間段,推展流動電話電視服務,南韓也有類似的發展。

餘下的問題就是市場上是否有合適的產品,服務本身是否配合公眾的期望?在產品方面,當數碼聲頻廣播剛推出時,接收器價格高昂,令人望而卻步,世界數碼廣播論壇顧問Jeff Astle在研討會上透露,在過去約一年左右時間,數碼廣播接收器產品種類大幅增加了四十二款,價格自然也是回落了不少,而未來十八個月將有更多新產品推出市場。以英國為例,二零零二年中數碼廣播接收器價錢約為九十九英鎊,現時最便宜的售價是六十九英鎊,預期今年零售價會進一步下調至五十英鎊。數碼廣播這個新服務在英國吸引不少支持者,在二零零二年底,當地數碼收音機的銷售約為十三萬部,一年之後,銷售量已上升超過兩倍!

數碼廣播服務本身是否配合公眾的期望?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甄美玲博士就數碼廣播在香港的可行性提出一連串提問,在媒體匯流的年代應如何看待新技術?當透過新技術帶來大量頻道時,廣播內容、質素、監管及選擇是怎樣?是否也可以照顧香港不同的族裔,如菲籍、印尼、日本、南韓等社群?當頻譜可以更有效運用時,是否可以設立社區電台或公共頻道?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香港要成為區內領先的數碼城市,就必須邁出第一步,勇於接受挑戰,發展及採納新科技。數碼廣播正是廣播史上一項嶄新的嘗試,我們應該以開放的態度,邁出第一步,迎接更美好明天。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