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共廣播的宿命

2020-04-30

  有關香港電台的爭議似乎是一個解不開的結。        

  過去一年,香港社會抗爭不斷,惹火的香港電台亦持續被捲入政治漩渦,多個時事節目觸及敏感議題,觸動某類階層的敏感神經,引發輿論爭拗。向港台施壓的除了建制派人士及親中陣營發動的圍攻外,更破天荒警務處處長去信廣播處長及通訊事務管理局,投訴港台節目環節有抹黑警隊之嫌,再有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高調批評港台節目提問世衛官員有關台灣加入世衛問題,是違反一個中國原則,聲言廣播處長須為此負責。真是一波接一波,沒完沒了。

香港公營廣播的先天不足

  香港電台是歷史的產物,一直以來,在架構上港台是一個公務員體制內的政府部門。以前殖民地時期香港事事以英國為依據,政府電台也借鑒用英國廣播機構 BBC的模式。港台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孕育發展出公營廣播傳统,在編輯自主和製作上以BBC作為圭臬。

  在香港九七回歸以後,批評港台的聲音從未停止。一九九八年,政協徐四民在政協會議上批評香港電台「專門罵香港特區政府和特首董建華」,破壞特區政府工作。二零零一年,特首董建華批評港台電視節目《頭條新聞》為低級趣味。《人民日報》亦罕有地發炮,批評香港電台「吃裏扒外」。

  公營廣播源自西方的概念,在中國內地的國營廣播是政府宣傳工具的官方媒介,跟香港電台秉持的公營廣播理念不同。回歸後,在兩地媒介文化差異下,港台的定位,成為「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能否兌現的其中一把量度標尺。

  公營廣播有別於國營廣播,「與政府保持安全距離」是公營機構與政府關係的一項準則。公共廣播的權威,往往立足於把持所謂「不偏不倚」的編採方針,免受政權及商業的壓力,亦是建立其聲譽、價值及公眾信任的主要原則。

  香港自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才有較多討論公共廣播或公營廣播此概念。在八十年代以前,香港殖民地政府曾三度檢討廣播政策,曾經考慮過在香港設立一個公營廣播機構,但都基於不同的政治原因而告吹。

  回歸前,港英政府有意推動香港電台私營化,由社會人士組成的董事局管理,與政府脫離從屬關係,以改善機構的資源效益,亦保障應有的獨立自主,做法就如英國BBC。可惜中英政治爭拗升溫,時任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二司司長王鳳超一九九二年訪港時指出,回歸後的香港特區政府要有屬於自己的廣播媒介,宣傳其政策;他認為港台私營化是對政府架構的重大改變,會剝奪了特區政府的寶貴資產、削弱其權力。基於中方的壓力,香港電台公司化計劃再次成為「焗不熟的蛋糕」。

  回歸後,特區政府於二零零六年一月,宣佈成立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委任黃應士出任委員會主席,對香港電台及公營廣播政策的未來進行檢討。委員會及後建議港台獨立為公營廣播機構,脫離政府,但建議最終不獲接納。二零零九年,政府宣佈決定讓香港電台維持政府部門身份,並肩負本港公共廣播的使命。二零一零年為香港電台訂立了《約章》,並成立一個顧問委員會,向廣播處長提供意見。

  政府的決定可能只是一個權宜的政治妥協,畢竟沒有解決根本問題。港台與政府的從屬關係,在人事任命和資源調配上,政府皆可加以操控,支配港台的長遠發展。在種種制肘下,香港電台能否充分發揮到真正的公共廣播,實在存疑。

香港電台是個不開的結

  香港電台是建制派的「眼中釘」,原罪是港台未有擔當官方喉舌的角色,經常反咬「餵它的手」。香港電台一直是政府的燙手山芋,政府以往曾多次出招,嘗試整治港台。一九九九年,時任廣播處長張敏儀因《香港家書》節目邀請鄭安國解釋「兩國論」後不久,被調離港台。多年以來,港台是審計處及廉署的常客,特別針對港台作為政府部門的行政失當及管理不善作出批評 ; 特區政府亦曾空降政務官出任廣播處長 ; 成立顧問委員會…..等等不同手段。

  在歷任廣播處長當中,七十年代出任廣播處長的何國棟 (J.B. Hawthorne) ,可算是開啟港台編輯自主的年代。早年香港電台的新聞由政府新聞處提供,何國棟在一九七三年為香港電台建立了獨立運作的港台新聞部及之後的公共事務電視部。他堅持「回歸到公信力這個概念,如果只播出政府的觀點,便會失去公信力,沒有人會相信,這是浪費時間。」  相隔半世紀至今,這個精神信念仍是香港電台秉持專業、嚴謹和求真的基石。

  香港電台用的是公帑,目標是作公共廣播,所以服務的終極對象應是香港市民。這也是港台一向的傳統,讓社會不同聲音發聲,而不是單為政府護航。翻看歷史,以往在港英政府年代,香港電台亦曾因節目內容惹某些官員不滿,廣播處長被召至政府高層會議解釋製作方針的處境。廣播處長往往須頂住壓力,迎難而上,才能建立出香港電台一直以來的高度公信力,值得珍惜。

  長遠而言,貫徹公共廣播的角色,有效提升其編輯自主的專業任務,港台確實有需要走向公司化之路,才能解決吃力不討好、動輒得咎的兩難局面。否則的話,巧婦難為無米炊,曖昧的定位,只能令香港電台長期處於夾縫中爭扎,特別是在日益政治分化的氛圍下,港台往往首當其衝。

  歷盡崎嶇風風雨雨,且看一切矛盾、張力和爭拗,可否為香港電台轉型脫離政府架構,製造一個另類契機,打破香港電台的宿命,讓未來香港能擁有真正的公共廣播。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