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清流:談美國的公共廣播

2008-01-15
美國公共廣播在民主社會基礎下頂住連番打壓。
  香港電台今日風波不斷,政府的司辯士(spin doctors)屢屢拋出煙霧,說是因管理不善、行政紊亂。其實,明眼人都看得出,真正的原因是部份保守派人士不喜歡港台,務求除之而後快。二零零七年三月,政府委任的《公共廣播服務檢討委員會》發表報告,理不直、氣不壯地提出要「另起爐灶」,重新成立一個新的「香港公共廣播公司」。殺台心切,也顧不上報告前後的一致性。委員會先說它不談港台去留問題,卻指明香港電台不應過渡成為新的「香港公共廣播公司」。其前後矛盾之明顯,令公眾側目。

  面對連番的針對、打壓,香港電台前途未卜,風雨飄搖。

  這看似是一時一地的獨立事件。其實,在太平洋的彼岸,美國的公共廣播系統,近年何嘗不是備受保守派人士和布殊政府的連番打壓?

美國公共廣播系統聯邦制
  在很多國家,公共廣播服務主要由一個單一版塊的機構提供,如在英國有「英國廣播公司」(BBC)、在日本有「日本放送協會」(NHK)等。在美國的情況有點不同,美國的公共廣播系統的架構,很有聯邦制的味道。在全國不同城市或地區,有其各自的本地公共廣播電台、電視台。如紐約地區的WNYC(電台)、WNET(電視台),波士頓地區的WGBH(電視台兼電台)等。在全國性的層面上,這些地區電台、電視台會互相結盟而組成全國性的公共廣播網絡性組織。電台方面的主要網絡性組織是NPR(National Public Radio),電視台方面的主要網絡性組織是PBS(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NPR和 PBS這兩個名字在美國,有點像BBC在英國或RTHK在香港,都是家傳戶曉兼且備受尊重的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大陸同胞和香港人熟悉的「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VOA),並不屬於美國的公共廣播系統的一部份。「美國之音」的使命,是對外宣傳美國國策。為保障美國國民不會受到官方宣傳,一九四八年的 Smith-Mundt Act(Section 501) 明文禁止「美國之音」對美國國民進行廣播。

  美國的公共廣播系統的另一特點,是財政來源多元化,不是單靠聯邦政府撥款。各種財源如聽眾捐款、商業贊助(corporate underwriting)、州政府撥款等,都是各地公共電台電視台的重要經費來源。話雖如此,聯邦撥款總是預算中的一個重要部份。

俗世清流公信力第一
  二零零五年的一項調查顯示,百份之四十一的美國人認為 PBS是最可信賴的新聞及公共事務節目提供者,超過其他廣播網絡。二零零三年的另一項調查則發現,百份之九十的受訪者認為PBS提供了高質素的節目;百份之六十一的受訪者則認為NPR提供了高質素的節目。另外,百份之八十的受訪者認為PBS的節目公正而且均衡;百份之五十五的受訪者則認為NPR的節目公正且均衡。

  公共廣播的一個重要價值,是它能豐富了媒體的生態,使其更加多元化。而且公共廣播台傳統上比較不受商業利益和政治壓力所左右,往往是俗世中的一股清流。其中一個很好的例子,發生在二零零三年布殊政府向國民「推銷」伊拉克戰爭的前後。話說二零零一年「九一一」恐怖份子施襲之後,美國國內廉價愛國主義汜濫,各個商業媒體害怕被人視為不夠愛國,因而自我審查,不敢質疑政府的政策,結果間接地當了布殊政府的幫兇,促成了一場不必要而無辜害死近九萬平民的人禍。

  美國人的民意是怎樣形成的呢?據馬利蘭州大學的一項調查顯示(二零零三年一月至九月間),很多美國人把一些基本事實搞錯了。48%的人錯誤以為已經找到證據證實伊拉克與恐怖組織阿蓋達有關連;25%的人錯誤以為在伊拉克已經找到大殺傷力武器; 22%的人以為世界輿論支持美軍出兵伊拉克。基本事實,是人們作出判斷的基礎。統計顯示,將這三項事實搞錯愈多的受訪者,便愈傾向支持美軍出兵。三項都搞錯的,有86%支持出兵;兩項搞錯的73%;一項搞錯的53%;而全部事實掌握正確的,則只有23%支持出兵。

  美國人是怎樣把這些基本事實搞錯的呢?原來與他們所收看的新聞來源有極大關係。收看和收聽公共廣播(PBS/NPR)的,大多能掌握正確事實;而收看其他商業媒體的,包括「霍士」(FOX)與「哥倫比亞」(CBS)等則較少能掌握正確事實。(見表)

  很多人也許會覺得,新聞自由、媒體報導的客觀與公正等,這些看來是抽象而不切身的概念。但是從以上的例子可見,這些概念,縱然抽象,卻又絕對重要。傳媒能影響民意,民意影響政府政策,而政府政策影響巨大,偶一不慎就會闖出大禍來。在香港如SARS的處理,在美國如戰爭的發動,小能令社會不寧、大能奪人性命,千萬人頭落地。新聞自由,是絕對嚴肅的課題,不容玩火!

受到保守派及政府的連番打壓
  清流與當權者往往是不相容的。現代民主社會的核心價值卻是有限權力、互相制衡,而當權者和保守派卻貪求行政主導,不喜歡受監察。在美國,公共廣播系統堅持作客觀及有深度的新聞報導,而保守派及布殊政府就對公共廣播系統大不以為然。最近三年(二零零五至二零零七),在每一年編制聯邦預算的時候,或由共和黨國會議員在撥款委員會裡出面,或由布殊政權親自出手寫進預算案初稿,保守派及布殊政府都曾嘗試赤裸裸地大幅削減對公共廣播的聯邦撥款,幅度高達 25% 之鉅。部份保守派人士甚至揚言,最終目標是完全取消對公共廣播的聯邦撥款。可幸的是,美國民眾每次都作出了強烈反對,結果是連續三年都成功將這些打壓行動擊退,國會最終都把撥款額度恢復到原來的水平。

似曾相識、但又何其不同
  看到美國和香港的公共廣播與保守派的磨擦,處境不同,卻又仿彿相似。似曾相識、但又何其不同。美國是民主社會,而香港不是。在美國,保守派人士和布殊政府近年多番打壓公共廣播,但公共廣播在民意的強力支撐下都由國會把這些打壓行動頂住了。

  在沒有民主的香港,雖有民意的支持,正在公共廣播的香港電台能頂住保守派的打壓嗎?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