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七十五年系列(一)天空小說與廣播劇

2003-07-15
廣播劇曾成為電台角逐市場的武器。
廣播界前輩(右起)李我、蕭湘、鍾偉明出席座談會,憶述廣播劇的光輝歲月。
*編者按︰香港廣播業踏入七十五年,香港電台舉辦「口述歷史座談會」,以七個不同主題,回顧香港廣播業不同時代的變遷。《傳媒透視》由今期開始,將作系列報導。而座談會詳細內容,可瀏覽香港電台網上廣播站「廣播穿梭七十五年」網頁(www.rthk.org.hk/broadcast75/)。網頁提供現場視像直播及重溫。


由香港電台舉辦的「香港廣播七十五年----口述歷史座談會」七月五日於香港歷史博物館正式舉行。首場邀請到廣播劇前輩李我、蕭湘及鍾偉明出席,以「天空小說與廣播劇」為主題,與聽迷齊齊分享廣播劇昔日的光輝。一百四十個公眾席均座無虛設,參與的絕大部份都是年逾半百的忠實聽迷。這批聽迷與主講嘉賓,在年青時正好齊齊見證著香港廣播劇的黃金年代。


廣播劇的魅力

廣播劇在香港曾經創下光輝的一頁,在四、五十年代開始興起的時候,風靡不少市民。廣播劇的魅力更加成為電台角逐市場的「武器」。從事廣播工作超過五十年的鍾偉明憶述,七十年代當香港電台、商業電台及麗的呼聲還是鼎足而立的時候,單是香港電台,每星期就提供五十二個半小時的廣播劇,以及一小時的世界名著,廣播劇的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事實上,廣播劇只得短短數十年的歷史,它的興盛與香港廣播業早期的發展有莫大的關係。在四九年以前,市場只有一家電台,就是政府營辦的香港廣播電台,亦即是香港電台的前身。直至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二日麗的呼聲廣播電台正式開幕,壟斷的局面才被打破。麗的呼聲在啟播初期,向每位用戶徵收十元的月費。電台每朝早由七時開始廣播直至晚上十二時為止,每日廣播十七小時;節目方面,除了李我的天空小說之外,還有鄧寄塵的諧劇、方榮的通俗小說以及廣播劇,都極受歡迎。

隨著廣播劇日漸受歡迎,題材趨於多元化,既有家庭、倫理故事,也有科幻、奇情小說,而形式亦起了變化,出現了戲劇化的廣播劇,例如《人海傳奇》、《香江夜話》、《武俠小說》等。戲劇化的廣播劇除了有扣人心弦的故事內容,在音響效果方面亦極具心思,完全仿效舞台劇的技巧,例如行雷的音效,就來自健身啞鈴在地上滾動的聲音。

麗的呼聲的十年專營權屆滿後,市場隨之而加入新的經營者,在五九年八月二十六日,商業電台正式啟播,是香港首間商營無線廣播電台。當時面世的原子粒收音機,由於攜帶方便,為無線廣播帶來不少的吸引力。商台於六三年增添多一條中文頻道,並同時增加了不少廣播人才,包括尹芳玲、林彬、黃宗保、金剛等,當時的著名的廣播劇有《大丈夫日記》、《藍燈小說》及長壽劇《十八樓C座》等。


回顧光輝歲月

廣播業到了七十年代,競爭相當激烈,麗的呼聲、商業電台和香港電台為加強競爭力,不惜增加廣播劇的陣容,而廣播劇的發展亦到達了頂峰。隨著資訊年代的出現,廣播劇的受歡迎程度開始下降,今日的廣播劇亦已不復昔日的風采。對於廣播劇的興衰,鍾偉明感嘆地說,廣播劇曾經發輝著振醒人心,推動社會進步的作用,他更認為,廣播劇肩負著三大目標,包括報導、教育及娛樂,希望未來會有捲土重來的一天。

在廣播業早期的光輝歲月中,湧現不少代表性的人物,當中包括天空小說的始祖----李我。李我的天空小說,以靈活的聲線分別飾演不同角色,無論男女老幼,均由一人包辦,而廣播內容並無劇本,只有數十字的大綱,任由主講者在直播室即時發揮。在口述歷史座談會上,李我帶觀眾走進時光隧道,分享廣播經驗,回顧他的「威水史」。

在未踏足香港廣播業之前,李我已經在廣州享負盛名,風靡不少粵港聽迷,麗的呼聲成立時就把他羅致其下。李我在香港首個的劇集名為《黑天堂》,他說:「當時香港有天堂之美譽,我的故事明顯就是嘲諷這個天堂。」

今年已經八十二歲的李我,原名李晚景,而選擇李我這個藝名,與他早年的際遇有莫大的關係。他說:「當時想到自己無父、無母、無兄、無弟、無妻,只有一個我,所以就改了單名一個我字」。李我不時把他早年不幸的際遇投放在小說的主角身上,就如膾炙人口的作品《蕭月白》,男主角雖受過高深教育,但卻淪落街頭,其後展開連串的報復行動。不過,故事在播放期間,由於揭露了黑社會的內幕,令到香港的黑道人物大為不悅,並表明要殺害他,幸好危機最後獲得化解。


廣播劇演員炙手可熱

電台要競逐市場,自然令到受歡迎的播音員更加炙手可熱,在四九年加入麗的呼聲的時候,李我所受的待遇可謂相當優厚。麗的呼聲是一間收費的商營電台,每個用戶收聽節目須繳交十元的月費,當中,李我可以分享到二角的收入。此外,他更可以在每一百元的廣告收入中,分享七元的利潤,而單在每月來自廣告的收入已經高達七千多元。其後,何佐芝創辦商台,更力邀李我襄助。

提起天空小說,自然令人聯想起李我的第二任妻子----蕭湘,這位以「倫理小說之母」見稱的蕭湘,善長於描述家庭倫理的故事。蕭湘的演譯手法與其夫同出一徹,皆因入行時獲得丈夫的悉心教導。之後夫唱婦隨,蕭湘在廣播界亦大放光芒。

蕭湘對身邊的人和事都有敏銳的觸覺,這從她入行的經歷可見一斑。五零年代初,澳門綠?電台招收播音員,剛生了孩子的蕭湘隱瞞丈夫李我,靜悄悄地投稿應徵,竟然成功被取錄。她透露,投稿的故事環繞她同屋的幾戶家庭,她們來自不同的背景,從觀察人與人相處、婆媳關係各方面,足以提供豐富的題材。蕭湘於五九年加入商台,直到七六年退休,比李我遲了一年與聽迷話別。

李我及蕭湘在七十年代引退、麗的呼聲停播、廣播劇轉趨平靜、天空小說的光輝歲月也成過去,而所遺下來的,正好是這些廣播業先驅與他們的忠實聽迷津津樂道的回憶。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