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政治」,闖大禍 - 析疫症爆發初期的一個關鍵詞

2020-03-25

  病毒不講政治。2020年1月,武漢市、湖北省在人大、政協會議期間沒有上報新增病例,但疫情的爆發還是來了。

  武漢市中心醫院是受新冠疫情侵襲傷亡慘重的所在之一。財新網3月10日報道:4000多職工的武漢市中心醫院,有超過230位醫務人員感染,感染比例和死亡人數均排列武漢各醫院之首。至3月20日,該院李文亮、江學慶、梅仲明、朱和平和劉勵5位工作人員因新冠肺炎殉職。

  據《南方週末》和《人物》雜誌報道,2019年12月30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各科室微信群里收到轉發自武漢市衛健委的信息:「請大家……不要隨意對外發佈關於不明原因肺炎的通知及相關信息…否則市衛健委將嚴肅查處。」1月3日晚,該醫院緊急召集各科室主任開會,強調要「講政治、講紀律、講科學」,不造謠、不傳謠,各單位看好自己的人,嚴明保密紀律,要求醫務人員不得在公共場合透露涉密信息,也不得通過文字、圖片等可能留存證據的方式談論相關病情。

  網上流傳著江學慶醫生的會議筆記,寫道:「十條紀律規定」、「保密紀律」、「不准到處亂講亂談」、「講政治」。

2020年1月3日江學慶醫生的會議記錄

  李文亮、江學慶等人不幸殉職,與「講政治」有莫大關係。新冠肺炎爆發初期,「講政治」導致武漢市醫務界被封口,也使醫務界自身失去防護。武漢市中心醫院新冠肺炎泛濫成災的背後,是一條綿延幾十年的「講政治」動作線。

  那麼,何謂「講政治」?

「講」和「政治」

  「講」是動詞,有多重含義。除了常見的談、說、解釋等意思,還指注重、顧及。《禮記‧禮運》中的「講信修睦」,即講究信任、謀求和睦。「講」和「抓」有相似,有不同。這兩個動詞,中共文件常用,領導幹部常掛嘴邊。而「講」更有精神層面主動選擇的意味。

  「政治」則複雜:是分清敵我、鏟除異己,是發揚風格、講求公正,也是立場先行、遊戲規則。在不同年代,「政治」既言近旨遠,又有特定所指。

  中共話語中的「講政治」,早期較多指宣傳、宣講,如講政治課,講政治經濟學。同時,也包含強調、重視政治的語義。

  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說:「文藝批評有兩個標準,一個是政治標準,一個是藝術標準」。這個講話成為文學藝術(不得不)講政治的源頭。

  自1946年創刊後的10年,《人民日報》出現的「講政治」較多來自於「講政治課」,此外還主要有「講道理」的含義。如1948年5月14日頭版上,有一則山西「平順消息」,題目是《檢查整黨中左傾錯誤 認識了打人不對》。工作組開會討論該不該打人,牛曹喜老漢說:「我過去吸金丹賭博、也受過舊政府好多處罰;但吸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八路軍來了,不打不罵講政治,咱村現在誰還吸?」

  至1950年代,「講政治」在經濟和軍隊領域已經嶄露頭角,和作買賣、鑽研技術等「講業務」的做法形成對立。反映政治與業務關係的口號還有:政治工作是一切經濟工作的生命線,又紅又專。強調講政治和講業務的對立,反映出權力鬥爭的暗流。這些鬥爭在文藝、軍事和經濟等方面皆有體現。

  1959年廬山會議後,迎合毛、強調人的精神作用的林彪接替了彭德懷的國防部部長職務,並被任命為軍委副主席。1960年,解放軍報的國慶社論稱:「物質的原子彈威力巨大,精神的原子彈威力更加巨大。這種精神的原子彈就是人的政治覺悟和勇敢。」精神原子彈的提法,把「政治」拔到了戰略武器的高度。

  1965年1月12日,一則在經濟領域「講政治」的新聞登上《人民日報》,這也是「講政治」首次出現在該報的標題中:「作買賣首先講政治 全國三類物資交流會上,許多地區發揚先人後己的風格,調劑了余缺,促進了工農業生產」。

  60年代至70年代,「政治」的內涵可和毛澤東思想畫上等號。這一時期,「突出政治」「政治第一」等話語的熱度飈高。文革結束後,這些詞語被認為是林彪、四人幫的語言而受批判。

  鄧小平本人重視經濟、重視業務,曾說過「不管黑貓白貓,能捉老鼠就是好貓」,「政治要落實到業務上」。改革開放後,他擯棄了毛時代的口號「突出政治」,但並不否定政治的重要性。1986年8月,鄧在視察天津時說:「改革,現代化科學技術,加上我們講政治,威力就大多了。到什麼時候都得講政治。」

江澤民時期,「講政治」成政治口號

  鞏固權力是每屆領導的剛需。經過對林彪、「四人幫」的批判,江不能再使用毛時代的口號,以免引發輿論反感。於是直觀的「講政治」被選中為口號。從下圖可以看出「講政治」與「政治掛帥」「突出政治」在近70年來的此消彼長。

  1995年11月8日,江澤民在北京視察時提出:「在對幹部進行教育當中,要強調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全國都要這樣做,北京市更要起帶頭作用。」是為「三講教育」的發端。11月25日,「講政治」出現在《人民日報》的標題:

  這篇《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給「三講」下了定義,其中:

  講政治,包括政治方向、政治立場、政治觀點、政治紀律、政治鑒別力、政治敏銳性。……各級領導幹部要保持政治上的清醒和堅定,在思想上、政治上同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當時鄧小平已年邁病重,距逝世僅一年多。江澤民為了鞏固權力,他所說的「講政治」,就是承認他的核心地位,服從他的領導。

  江澤民多次強調新聞工作要講政治。1996年9月,江視察人民日報社,提出「要把新聞輿論的領導權牢牢掌握在忠於馬克思主義、忠於黨、忠於人民的人手裡;新聞輿論單位一定要把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堅持正確的輿論導向。

習時代,「講政治」話語翻新

  新時代更要「講政治」,固權柄。2013年至2019年,《人民日報》上「講政治」的歷年使用篇數如圖:

  2016年1月,習近平在第18屆中紀委第6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提到:

  「我們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查處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蘇榮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強調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營造了旗幟鮮明講政治、從嚴從緊抓紀律的氛圍。」自此,「旗幟鮮明講政治」在黨報中頻繁亮相。

  2016年10月召開的18屆6中全會確立了習的核心地位,轉年2月14日,《人民日報》頭版出現「必須旗幟鮮明講政治」的評論員文章。

  在穩固權力上,新時代不乏硬核動作;製造口號更是動作頻頻,擴充了「講政治」的語料,並產生了「四個意識」(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兩個維護」(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等高度濃縮的表達形式。

  錢鋼老師在2019年語象報告中,盤點了地方黨媒和軍報對「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的發揮,如:

  「忠誠核心、維護核心、看齊核心、追隨核心」(重慶,2019.11.22, 《武隆報》)。

  「將維護核心、擁戴核心、追隨核心內化於心、外化於行」(江西,2019.11.22,《贛南日報》)。

  「把擁戴核心、追隨核心作為最大的政治。同心共向、同頻共振、同軸共轉」(山西,2019.10.29,《潞城新聞》)。

  「政治上堅定擁護核心、思想上高度認同核心、行動上堅決追隨核心、組織上自覺維護核心、情感上衷心愛戴核心」(四川,2019.2.15,《涼山日報》)。

  「一切重大事項由習主席決定、一切工作對習主席負責、一切行動聽習主席指揮」,「做到習主席提倡的堅決響應、習主席決定的堅決執行、習主席禁止的堅決不做」(2019.3.12,《解放軍報》)。

  中央政治局委員、中辦主任丁薛祥在四中全會後撰文稱:

  「兩個維護」有明確的內涵和要求,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對象是習近平總書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對象是黨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組織。黨中央的權威決定各級黨組織的權威,各級黨組織的權威來自黨中央的權威,「兩個維護」既不能層層套用,也不能隨意延伸。(《人民日報》,2019.11.18)

  講政治要講什麼,已無須贅言。

病毒肆虐是“政治”

  2020年是中共所說的脫貧攻堅「決勝之年」,全面建成小康的「收官之年」。歲末年初,歌頌領袖豐功偉績、凸顯四個意識的衝鋒號已然吹響。

  聚焦到武漢,市委機關報《長江日報》並不諱言,武漢立志於成為僅次於北上廣深的「中國第五城」。

  在疫情迅速蔓延的2020年初,什麼是湖北武漢最大的政治?是歡樂祥和的春節,是勝利召開的省、市兩會,是脫貧攻堅進入決勝之年,是「兩個維護」。每一樁都洋溢著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

  《長江日報》刊登了馬國強書記1月10日「在武漢市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他強調要旗幟鮮明講政治。這篇講話,只字未提新冠肺炎。

  2月15日,《長江日報》刊登「市政府黨組會議暨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舉行 堅決擁護黨中央決定 全力以赴打贏武漢保衛戰」:「在以應勇同志為班長的省委領導下,在以王忠林同志為班長的市委帶領下,講政治、顧大局、守規矩。」

  「講政治」,在不同時間有不同意涵。大疫初期,「不准到處亂講」是「講政治」;抗疫開始,封城斷路是「講政治」,速建火神山醫院和方艙醫院是「講政治」;抗疫最艱難時期,社區維穩是「講政治」;抗疫後期,嚴防外來輸入和復工復產是「講政治」。

  講政治曾失人心,顧大局曾闖大禍。李文亮醫生、江學慶醫生和數千人已付出生命的代價,「講政治」而不講人性的教訓卻無人正視,「講政治」的旗幡還在搖晃。

下載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中國傳媒上的「奉勸」

錢鋼
2020-05-15

鼓掌的藝術

錢鋼
2020-01-19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