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The News ── How the Media Undermine American Democracy》

1997-07-15

書名:Breaking The News —— How the Media Undermine American Democracy
作者:James Fallows
出版社:Vintage Books
出版年份:1. 1997

一部令新聞從業員觸目甚或汗顏的專著

  作者詹明士‧霍路斯 (James Fallows),現為《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週刊總編輯,他以詳盡的記事和批判的眼光,深入剖析美國新聞界濫自由的眾生丑相。

  在他眼中,擅於批評他人的新聞傳媒,最不愛別人批評,如此欠缺自省,反過來又使傳媒失去警覺性,對濫用自由不僅毫無愧色,更是感覺良好。當公眾指責傳媒沒有盡應有的責任,只擅於揭人隱私,加鹽加醋,傳媒立即拿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作護身符。當讀者批評報導煽情粗鄙而且淺薄不堪,他們反指是讀者的喜好如此,傳媒不過投其所好。當傳媒被指只愛報導社會黑暗面,政客互相傾軋,他們認為現實如此,並非生安白造。作者同意新聞界的反駁未必無因,但卻指出新聞事業的目的離不開社會公器的再色,是要為公眾提供有助理解公共事務的資訊,發揮監督政府的職能。新聞界替自己所作所為諸多辯護之餘,卻忘記了這點本份。

  當然,新聞界的問題並非孤立的。作者除了點出新聞界各種有問題的行徑,更嘗試從新聞界的工作組織慣性、行內的獎懲制度,傳媒機構的經濟利益等等方面,解釋新聞業逐漸背離其本份的深層因素,值得傳媒中人詳讀及深思。

  例如,作者批評電視新聞是向明星制,只求包裝,卻忘了新聞事實的本份。他又預言新聞媒介惡性競爭,走娛樂大眾的路線,最終只會自取滅亡。因為新聞媒介若以娛樂媒介為假想敵,只求滿足受眾的好奇和趣味,結果不僅無法追得上那批對八卦新聞故事駕輕就熟的娛樂媒體,更難堪的是,娛樂化的趨勢正不斷令受眾轉移視線,從公共事務轉到無關宏旨的異事怪聞,長此下去,公眾對政經事務將日漸冷淡,對新聞媒介的興趣亦與日俱降,以報導及分析公眾事務的新聞媒介必定失去大量受眾,這不但促成新聞事業一蹶不振,更腐蝕著民主社會的文化基礎。

  放眼本港,這些傳媒凶兆,大家又可有同感?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界與戒

朱文洛
2019-10-28

透視新聞老總的管理心法

蘇鑰機
2016-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