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廣播評論的發展

1998-02-15

  廣播電視評論是新聞評論與無線電廣播結合的產物,它是新聞評論這個體裁家族中的年輕成員,也是廣播新聞節目體系中的後起之秀。在中國內地,廣播評論成為新聞廣播的有機組成部分,實際上是七十年代末期以後的事情。八十年代後期尤其是九十年代以來,中國廣播電視評論有了長足的進步,它不僅已經打破了報刊評論一枝獨秀的局面,且逐步地在爭取受眾方面已經達到了可以與報刊評論相頡頑的地位。

短小精悍一聽就懂

  中國廣播電視評論的形式,起初是從報刊評論演變過來的,其名稱和表現形式也從報刊評論演化而來,如「本台評論」、「本台評論員」、「編後的話」等,中央電台和各省市電台的評論大多採用此種形式。它的功能和作用,也大體與報刊評論相同。但比之於報刊評論,廣播電視評論的篇幅更短小,表達也更淺顯通俗。


目前中國各省市電台均開設與聽眾
交談討論的節目,鼓勵雙向交流。


  廣播電視評論的篇幅短小,這固然與節目時間的安排有關,但更與評論的政論性內容與受眾的接受能力有關。評論的政論性,由於它的概括性和抽象性,一般需要聽眾聚精會神、專注收聽才能聽明白,又企求聽眾即使處在半睡眠狀態也能聽懂廣播評論的政論性內容,因此廣播評論不僅短小精悍,更要淺顯通俗,即能用通俗語言和淺顯的表現形式,就能說清楚評論的政論性內容,化繁為簡,把概括、抽象的道理說得明白如話,使人一聽就懂。

交談討論雙向傳播

  談話類評論是廣播評論的強項,這是近年來中國廣播評論採用較多的形式。廣播談話,名稱不一,有的稱「廣播漫談」、有的稱「廣播雜談」。這是區別於報刊評論的獨具特點的廣播評論形式,以中央電台「新聞縱橫」欄目為代表,目前中國各省市電台都在普遍運用。「談話體」是一種「為聽而寫」的文章體式,是相對於「為讀而寫」的書面體文章而言。

  廣播談話是「談話體」應用於廣播評論領域的產物。這類節目往往由記者、評論員以節目主持人形式串連,針對社會生活中的熱點問題設置議題,組織有關專家行家或普通聽眾,進行對話或討論。廣播談話的說者和聽者雙方,處於一種平等對話的地位,但他們又不完全是一種日常生活中的直接面對面地交談,因為它畢竟是在無線電廣播條件下的交流。這種類似於直接交流的交流,我們把它稱之為「類交流」。雖然是「類交流」,但說、聽雙方又必須把它設想為一種可以直接溝通的交流,因此在播出過程中須把可以預計到的聽眾的各種反映體現在評論之中。

  九二年以後,自從各地電台普遍把電話直線傳播引入廣播之中,普通聽眾可以在家裡,只要撥通電話,就可以與電台評論員或遠在京、滬的專家、行家直接交流參與討論。這改變了以往廣播電台「我說你聽」的單向傳播,聽眾直接參與了廣播,也使廣播更貼近了受眾,介入了生活。

電視述評方興未艾

  九十年代以後,電視評論的發展引人注目。電視台除了運用傳統的口播評論和借用電台的談話體形式外,更發揮電視的圖像直觀、聲畫並茂的獨特優勢,運用述評的形式,創造了一種「電視述評」的評論形式。它以活動圖像為主,與背景材料、文字解說相結合,現場或錄像播出,以畫面提供的事實為基礎,以評論為主要線索,夾敘夾議、就實論虛、敘事說理、形象逼真,引人入勝。


九十年代以後,電視評論節目在中國發展迅速,其中以中
央電視台的製作廣受老百姓的歡迎。


  電視述評,中央電視台最初以「經濟半小時」經濟新聞評論亮相,接著開始在「觀察與思考」探索完善,在「東方時空」的「焦點時刻」欄目定型,最後於九四年四月一日鄭重地在黃金時段推出「焦點訪談」。這個署名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部的特別節目,每天的片頭都要覆述這樣四句話:「時事追捬報導、新聞背景分析、社會熱點透視、大眾話題評說」,以點明其評論屬性的節目主旨。它可以說是當今中國受眾最多的新聞評論欄目,廣受老百姓的歡迎。

  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開播以後,各省市縣電視台紛紛仿效,辦起了各種名目的電視述評類的評論節目,或稱「新聞觀察」、「記者述評」,或稱「今日話題」、「新世紀論壇」等等。雖然名目繁多,水平不一,但評論屬性與述評形式的基本上與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大同小異。中國電視從業人員更嘗試著製作一些理論色彩十分濃厚的電視政論專題片,如浙江電視台在九六年製作一百集的「旗幟」,選取社會生活中的有關經濟、政治文化現象為題材,結合鄧小平理論加以說明,努力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上下功夫。

矛盾問題有待克服

  中國廣播電視評論起步很晚,目前仍在發展之中。有許多問題諸如:評論員視點與大眾視點的矛盾如何平衡、評論的創新性與社會生活的常規性要求如何平衡、經濟文化評論的專業性與傳媒大眾化特徵的平衡、電子傳媒的巨大影響與電視評論的相對薄弱的矛盾問題,仍有待於廣播電視評論工作者不斷探索和克服。

相關文章 / Related Articles

排比學“習”記

錢鋼
2019-03-14

筆跡鑒定:從毛到習

錢鋼
2019-01-09

狼牙山五壯士名譽權官司

甄美玲
2018-01-11

中國的"互聯網主權"論

胡泳
2016-01-13

從微博審查看浦志強案件

程一祥
2015-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