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a,

不經不覺,我和你已認識了十五年。回想當年我們推動社區經濟,仍只是小貓三幾隻的邊緣活動,例如最在灣仔推行的時分券計劃,參與者更多是位處弱勢的基層街坊。後來香港出現了很多社會企業,到了近年又開始流行社會創新和共享經濟,一時間主流市場以外的另類經濟實驗,顯得百花齊放,令這個城市更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