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生命科學學院退休教授趙紹惠
2018-10-06

中大生命科學學院退休教授趙紹惠──颱風過後如何化廢木為神奇?

*標題由編緝所加

親愛的香港人:

山竹過後,您有否留意行人道堆滿被斬樹木,枯枝落葉,已經散出陣陣酸臭味,前天下雨,積水又養蚊,對環境破壞力大。

以前清早上班都經公園,四周鳥語花香,但現在,公園塌樹多,公園圍封了,樹上滿枯枝,呼吸不是新鮮空氣,是悶焗。那天回中大,一看就心痛,好好的一株20多米高印度紫檀,只餘一條樹幹掛樹葉。壯觀的樹形只餘搖擺不定的幼幹,可憐!

公園能表現四時變化,公園大樹吸塵,吸污染物,降溫和轉化二氧化碳,緩解氣候變化,只可惜今次塌樹多,究竟甚麼出錯?樹木是有生命,不是園景圖上的一件物品,樹會長大,會向光生長,營養不良就健康不佳,抵抗力弱就易患病。人要公共空間,樹亦要生活空間。可惜,政府給一棵樹一年只有48元去管理,護養沒能做甚麼。

48元只夠吃一餐飯,每年做一次倒塌風險的巡查,就沒錢剩,都市樹和郊外公園樹一樣,都是自生自滅,難道城市森林就要危機處處?在人的生活空間的都市樹存在,若倒塌就傷人傷物,絕不可掉以輕心! 所以,政府要增加管理樹木的前線資源,政策上就是增加護養,兩條腿走路,不再單腳走路,只做風險評估和移除樹木。

其實兩層的風險評估制,先用目測選出有問題的樹,再做完整的倒塌風險評估,須知目測靠經驗,易生「走漏眼」的情況,政府只想省錢,但市民並沒得到保障,政府應該每樹都做驗測,政府在打風前提醒做好防風措施,而指令是即時移除高風險樹,大家那有時間去防風暴,緩解當風位的樹木免倒塌?

作預防措施更好,就是種植適合樹種:「食風位」種疏風樹(棕櫚,木綿和南洋杉等),緩解措施包括適量修剪樹冠,降低樹的高度,加固等。其實,政府的風險評估表就是欠評估風和雨的影響,但香港就是有颱風季節。

現在通街都是枯枝落葉和木段,如去堆填,樹木中固定了的碳就透過分解釋放二氧化碳,氣候變化更嚴重,旱災,炎熱,風暴將更多。處理廢木應使用循環經濟,就是不浪費,利用人智慧去化廢為寶。一件平凡的木再加人的藝術創作,當然腐朽變神奇。但這次風災產生的過千噸樹木廢料,就要大規模處理。枯枝落葉堆肥就成有機肥,製造工序簡單,在覆蓋下自然發酵,幾天就翻堆一次。許多公園或農場都有堆肥區,也有熟練的工人,但我們不建議做原地堆肥,因為發酵令菌數上升,做得不好,有臭味,為公眾健康,堆肥廠最好與民居分開。政府有幾個修復的堆填區,又有屯門的回收園,完全可達,適合作堆肥廠。

商用的碎枝機由幾千至幾十萬元一部,可將枝條斷成細粒或細條,可原地處理,倒回公園,郊野公園或綠化地,作肥料,泥土改善劑或泥土覆蓋物。至於斷木,樹藝師在修樹和移除樹木時就能分辨樹種和有否病蟲害感染,在源頭分類,好木能適當而簡單保存,就能使用。原地使用可製櫃,檯椅,涼亭等,適合公園和郊野公園。

紅木如印度紫檀,嶺南黃檀,鐵刀木,是上等傢俬木,風玲木,樟木都可做傢俬,桉樹造紙,在香港有價有市。雜木可造環保碳,英國燒煤發電廠就是買雜木去混合燒,這樣又能發電又降低空氣排放污染物量。政府不是要求兩電增加使用可再生能源嗎?廢木就是第一代的可再生能源,政府應與兩電商討。

大家關心樹木,一見到樹木有任何問題就可以致電1823,要求政府幫助。市民是要爭取成立樹木法,給樹木生活空間,繼續監察政府,要好好護養樹木。

 

趙紹惠

2018年10月6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