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委員 謝樹基
2018-01-20

改善制度支援精神病人及照顧者

​​** 標題由編輯所加

 

親愛的思華:

今個星期很高興一家人為你慶祝25歲生日,你在銀行工作順利,又能將你的知識學以致用,我和你媽媽都很欣慰。席間我們曾提到人不應只著眼於個人成就和事業上的成功,更應多關注我們身處的世界、社會、鄰里發生的事。

最近一對長者夫婦懷疑謀殺及自殺案件,令我感到痛心。或許你不為意,我們家中也有一位至親長輩近年出現精神混亂。眼見他突然對身邊人不信任,堅持與他共度幾十年的配偶偷了自己的積蓄,還說我們瞞着他把住所賣掉,自己作為家人照顧者心裏特別難過。不幸中的大幸是,由於我有這方面的訓練和知識,能及時察覺問題並立刻尋找精神科醫生協助。長輩對藥物反應良好,精神狀況也得到改善。但今次事件的情況就大大不同了,也令我反省大家有什麼地方可以做得更好,避免慘劇再次發生呢?

雖然我們不知道這家庭經歷了甚麼,但也揭示了有關長者兩個被忽略的議題——他們的精神健康,以及照顧者的需要。

世衛報告指出抑鬱症是其中一個長者最常見的精神問題,過往研究顯示本港約有百分之十至十五的六十歲以上長者有抑鬱癥狀。過去五十年,全球對精神病採取減少住院、以社區為本的服務模式,鼓勵病情穩定人士盡早融入社區生活。因此,家人無可避免地扮演照顧者的角色。一項本地研究指出,超過百分之五十患精神分裂症人士需與家人同住或得到家人的照顧和幫助。照顧精神病復元人士需要耐性、時間和有效的社區支援才能幫助復元,同時面對不少挑戰,包括家庭關係改變、家中經濟受損、不熟習醫療系統、有限的社區服務、及社會人士對精神病患者的污名化等。這些負擔不但影響他們照顧家人的能力,亦阻礙患者復元,更加為照顧者帶來情緒困擾。一項本地研究指出,近百分之七十的精神病康復人士的照顧者無法獲得精神健康服務。

社署於二零一零年起在全港各區設立了二十六間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為有需要的復元人士、懷疑有精神問題的人、他們的照顧者,提供預防以至危機管理的社區支援。政府亦發表了詳細的精神健康檢討委員會報告,提出四十項建議,包括增加精神科醫生訓練和人手等,值得欣賞;然而當中有部分都是舊酒新瓶,對照顧者的支援和長遠政策的論述仍是不足。

短期而言,醫管局、社會福利署及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應立刻檢視一些高危家庭,提供適切的支援。這些家庭照顧者不是年老就是相對年幼、他們對精神健康的認識有限,亦不清楚在哪裡尋求幫助;更重要是,這些家庭往往與社區沒有連繫。有幾類人士特別需要我們關顧,包括 (1)父母其中一方或雙方患精神疾病,同時要照顧年幼的小朋友;(2)照顧者是老人家;(3) 有精神疾病的長者夫婦而沒有與家人同住。

長遠而言,有幾點值得我們深思。第一、社會可否加強支援照顧者呢?在公立醫院、非政府組織、社會服務提供到不同支援,如給予足夠資訊、提供精神健康照顧課程或危機管理。第二、可否加強培訓呢?雖然很多專業學科,例如醫生、護士、社工、臨床心理學、職業治療的課程已加入學科介紹精神病,然而如何處理家庭問題或支援照顧者的課程相對缺乏。一些具體訓練如輔導技巧、處理家庭關係等,均有助他們及早察覺問題,令照顧者提供服務時更有信心。第三、可否改變機構制度多點支持照顧者呢?不論在醫院還是機構處理個案的人手偏低,前線人員即使有心,都沒足夠時間為照顧者服務。一些社區中心已開始為照顧者提供輔導、個案管理、小組等直接服務。另外,照顧者之間的連結也非常重要,一些自助組織開展了照顧者朋輩支援服務,提供資訊和情感上的支援,紓緩他們的壓力。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照顧者朋輩支援可提升對相關服務的了解和他們之間的社會聯繫。

作為學者及長者的照顧者,我很高興去年被委任為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的其中一位成員。我有責任繼續在我的專業範疇內對家庭及精神健康繼續貢獻。思華,希望你也多關注身邊有需要的人,我更鼓勵你用自己的方法為他們提供幫助。

祝你有一個健康而豐盛的二十五歲!

父親

2018年1月20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