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小童群益會總幹事──羅淑君
2017-11-18

親愛的Christie:

在奬學金晚宴上,你走來與我相認,告訴我你小時參加的小特首計劃,啟發了你對社會事務的關心。現時,你已是大學醫科二年級生,在未來的日子裏,你會服務社群,貢獻社會。你的積極,讓我滿心歡喜,欣慰。

談到香港兒童的狀況,你有點不是味兒。一方面,你慨嘆兒童的脆弱,近年發生的輕生事件;一方面,以你醫學的關注,政府投放在幼兒的資源比其他國家還少。你的觀點,我是同意、亦有所感觸。然而,當你反問我對香港兒童狀況的意見時,我一時語塞。未有任何衝口而出的觀點。

畢竟,從事社福工作30多年,在大大小小的場合,碰見無數的兒童和家庭,他們的狀況,又豈能在三言兩語中說出。

回顧過去的接觸,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縈繞腦海的,有兩三個景況與你分享:

一、兒童心事是需要一個有耐性的成人社會體諒和接納。

在一個進步奬勵計劃中,有一個曾經特別頑皮的初小男孩,他與爺爺嫲嫲相依為命,曾到中心後面的小山『玩火』。見面的時候,談到這事,他說他最不喜歡別人叫他的名字,他的名字叫『港生』,因為的是他的父母並非香港居民。當時,課餘託管的同學不停叫他的名字,加上他最親近的爺爺病逝。一時盛怒之下,他走出中心,跑到山上放火發洩。說着他的眼睛紅紅的想哭。後來中心姑娘慢慢理解和開解,誘導他改善待人接物的行為。他的功課成績禮貌都大有進步。因而獲提名進步奬。

兒童的心事,有時說不清,成年人是需要耐性寬容,不致讓這破壞行為延續,變本加厲。但要求成年人有耐性、寬容,這可能是兒童服務未來的挑戰。

 

二、快樂童年基本上是不用錢的

曾經訪問中心一位高小的男孩,他每星期最渴望的時間是逢星期五課堂的小休,因為可以到戶外玩捉迷藏。他認為無拘無束與朋友追逐的樂趣,遠勝於室內玩電子遊戲機。說到『捉』和『被捉』的策略,他兩眼發光。

空間、朋友、體能的運動是小朋友最享受、最快樂的一刻。在物質富裕的香港,小孩渴望的竟不是昂貴的玩具,而是玩的時間和空間。時間、空間基本都是免費的。

 

三、貧富的差距可能變成成就的差距(這是我最擔心的)

我曾經碰到兩位就讀不同學校但同時被公認為優秀的小六學生。兩位都是女孩子。

第一位生於貧困家庭,居住在舊樓的天台。每天放學後,幫助長期病患的媽媽做家務,照顧弟妹後,通常午夜才有時間做家課。她的願望是進入一間較好的中學。問到政府可以如何協助兒童時,她認為最重要的是房屋安排,讓兒童居有定所。

第二位是校內的環保先鋒,祖父在內地開廠。她領導同學利用舊衣物造成聖誕襪,主動寫信到糖果公司索取贊助,再到社區送給基層兒童,分享快樂。同樣,她課餘時間都是滿滿的,做功課也做到深夜。家中父母、祖父母都是她的助力和支持。她的願望她説還未可決定,世界在她掌握之中,因為可做的太多了,還須時間分析。

無論視野、信心、目標,她們兩者都有明顯的不同。香港的貧和富,差距甚遠。每一位兒童的家庭背景,固然不受他的控制,但起步的位置卻因而有所不同。我當然不希望起步點局限了每一位的成就。

 

Christie,當你問我香港兒童的狀況,我當然可以告訴你由本港有超過110萬18歲以下的兒童人口,差不多百分之百的適齡兒童都在學,出生夭折率甚低,以至兒童體質、閱讀、數學、科學能力在世界上的排名,甚至居於單親家庭的兒童數字等等這些宏觀數據。這些數據亦應當是政府未來成立的兒童事務委員會所應掌握林林總總的大小數據。然而,如何締造一個善待兒童的成長環境,每一位兒童的具體故事、願望、狀態,以致他們最備受影響、最關心的事項,我覺得委員會都需要有系統的檢視和有收納的渠道。

Christie,作為年青人,我希望你能將你對兒童狀況的意見和對兒童事務委員會期望反映,利用現在這段公眾諮詢時間提出。當然,我亦期望日後委員會能有渠道、有系統地吸納你們的聲音。

共勉

Lilian

2017年11月18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