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的我】從《自由花》到《自由之歌》─ 歌曲傳承的象徵
2019-06-07

每年六月四日,一片燭海,歌聲響徹維園。

「忘不了的,年月也不會蠶蝕  //  心中深處始終也記憶那年那夕」

《自由花》填詞人周禮茂:「幾千人一齊唱著,大家有一種一齊的共鳴,那種力量出來是更大的。」

 

支聯會的六四集會,傳承的除了記憶與情懷,還有傳唱多年的《自由花》。

「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  //  來自你我的心,記著吧」

 

《自由花》依舊璀璨,直至2017年,更伴同新一代的聲音,《自由之歌》。

樂隊Boy’z Reborn何振賢(Eddie):「最具代表性當然是《自由花》,《自由之歌》好像是第二集,表達三十年之後,我們再看這件事的時候,好像一個系列,做一個續集說現在的人看回六四對他們的意義。」

//

採訪、製作:王磊



《自由花》的歌曲旋律,來自台灣歌手鄭智化的一首勵志歌曲《水手》。在1993年,有支聯會成員建議為歌曲譜上廣東詞,於是聯絡填詞人唐書琛,後來唐書琛邀請當時炙手可熱的填詞人周禮茂。

周禮茂:「當時是唐書琛聯絡我,因為她先生盧冠廷負責那首歌的製作,希望變成一個每一年、一年一度集會的時候,大家一起合唱。」

 

《自由花》,此時開花。

周禮茂:「我覺得不應該再懷緬數年前(創作),或者抱著數年前那些激動、不安來寫這首歌。參加晚會的人會唱《血染的風采》,其實在座很多都會唱到哭,但哭過之後,我有這首正能量的歌,就可以紓緩或者讓大家的情緒可以不再低沉。既然會一起集體紀念這件事,大家就要有正能量在心中,我希望做到一個這樣的效果。」

周禮茂:「這歌算是一首成功的作品,能夠Last(維持)三十年,已證明它的感染力。」

 

上一代人親身見證六四,上過街、喊過口號,唱起《血染的風采》、《自由花》等歌曲時,自然觸動。然而,這一代年輕人並沒有相同的經歷,難以感同身受,甚至對六四感到陌生。

樂隊Boy’z Reborn主音 Jason:「我們都想借這首歌表達一個主題,就是六四對我們年青人,甚至我們香港人其實不是想像中那麼遠。」

 

Jason,是年輕樂隊Boy’z Reborn的主音之一,樂隊成員大多是2000年出世的大學生,他們一直以音樂介入社會不同議題,包括雨傘運動、國民教育等。2017年,他們受支聯會所託,創作以「六四」為主題的歌曲《自由之歌》。

Jason:「我們用雨傘運動連結六四事件,帶出六四與我們香港人息息相關的感覺。我們以「廣場」作為意像 六四就是天安門廣場,雨傘運動就是公民廣場。我們想借兩群人在兩個不同的地方,但其實在做相同的事,就是為了我們喜歡的地方,為了民主自由而抗爭。」

 

何振賢EDDIE,是Boy’z Reborn的經理人兼導師,同時負責作曲及填詞,包括這首《自由之歌》。

何振賢(Eddie):「六四之後,那些歌其實大部分都是小調或者比較悲壯,所以我們就特地用大調,風格感覺聽落多點希望,例如落chord或者歌詞表現。」

 

在六四集會現場,歌曲傳誦多年,市民朗朗上口。場內,歌聲團結;場外,卻是另一番光景。

//

近年各大專院校學生會都不會出席支聯會的六四集會,甚至有應否悼念的質疑。現實傳承不如歌曲流傳盛放,年青人熱情不再。傳承,響起警號。

周禮茂:「是否他們(年輕人)接觸不到?未有方法引起他們的興趣?因為大家的生活模式不同了,近十幾年才出世的人可能真的會不知道整件事,如果可以在他們日常生活接觸的社交平台或網絡上,將資訊擺到他們的面前,這是否可讓他接觸到?反而應該這樣想。」

周禮茂:「想法可以是『不是年輕人想脫離』,而是他們想用他們的方法廣傳這件事(六四),這也不是事。」

 

不過,同樣是年輕一代,同樣是學界一份子,Boy’z Reborn創作歌曲,並製成MV在網上發佈,更有學校邀請他們走入校園,成為新一代傳承六四的象徵。主音JASON

主音Jason:「上年有學校特地在6月4日的早上舉行一個六四早會,邀請我們分享《自由之歌》,以及與關於六四的歌。我看見他們(學生)聽《自由之歌》或者《長城》,不只是單方面聽,是感受到他們有在思考和意味歌詞內容。」

另一主音阿佳:「我們用音樂方式,以及用作為是相對年輕的年青人角度,向他們說這件事(六四)的時候,相信會帶給他們一些新的衝擊,我相信會更加有感染力,使他們有更多動力關心這件事。」

//

 

三十年來,歌聲響徹維園,從《血染的風采》、《為自由》、《四海一心》,到《自由花》、《民主會戰勝歸來》、《自由之歌》等,以旋律為經、文字為緯,記載香港人對六四的情懷。

周禮茂:「我們應該抱有希望,希望這件事終有一日得到平反。」

Jason:「這個時代很少樂隊,甚至歌手藝人說關於社會議題。我們的責任就是用一個媒介,就是音樂,在藝術圈子內表達被人忽視,甚至部分人不敢提及的聲音,我覺得這是一直以來的潛責任。」

另一主音阿佳:「我覺得每個人都有承傳的責任,我希望更多年輕人與我們承擔這個責任。」

 

不論《自由花》還是《自由之歌》,歌者雖生於不同年代,但心底卻抱著同一個希望,繼續為六四、為自由,奏樂高歌。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陳景祥、陸宇光

監製:陸宇光

編導:高福慧、陳顥之、王磊

製作團隊:余卓祈、何立彥

專題分類:特備製作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