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25周年系列】第三集:23條 18條
2015-04-06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 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自03年一役,時至今日,仍然有人認為23條是「惡法」代號。回歸將近18年,《基本法》23條所定下的憲制責任,香港仍未完成。

2002年9月,特區政府啟動廿三條立法,負責推銷的是時任保安局長葉劉淑儀。當時的《條例草案》,被指字眼模糊、嚴苛,令人容易誤墮法網,亦憂慮會侵害言論、示威、新聞、學術自由。

2003年7月1日,烈日當空,人潮湧上街頭。政府就條例提出修訂,但事態有變。之後的曾蔭權和梁振英政府,都未有再處理這個「燙手山芋」。



【基本法25周年系列】第三集:23條 18條

回顧23條起草過程,當年負責草擬的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專題小組」。港方小組成員包括現任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和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

當時草委之間有共識,認同香港要有法例保障國家安全,1988 年 4 月公布《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條文如下:
「香港特別行政區須立法禁止任何破壞國家統一或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行為。」  

不過,李柱銘表示,不滿意條文用字,極力爭取修改。

 

1989 年 2 月,全國人大常委發表《基本法(草案)》,條文刪除了「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字眼,說明法例要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行為」,同時強調由香港自己負責立法。

誰知89民運過後,條文寫法再有改變。而這個第三稿,亦成為23條最終定稿。

六四事件導致中英關係轉冷。1989年10月,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的一番話,反映中央的憂慮。許家屯說,中國沒有其他要求,只是不要香港成為一個顛覆中國政府、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基地。

假設2003年無人上街、無人轉立場,政府未經修訂《國家安全條例草案》得以通過,你設想今日的香港會有甚麼不同呢?

 

憲制責任未完成,而香港正處於政制爭議之中,中央將「國家安全」與香港民主進程連繫。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表示,香港不能夠出現一個與中央對抗的特首,否則不利國家安全。

港區人大代表吳秋北早前提出,香港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前,根據《基本法》18條,引入內地的國安法。

基本法第十八條 (節錄)
「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徵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可對列於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以十八條將內地國安法引進香港,原來並不是一個新想法。

翻查「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旗下專責小組」在89年8月的會議紀錄,當時已經有諮委提出概念相近疑慮。

「若 果97年後,中央認為特區自行訂立法律,不足以禁止叛國等行為,導致中央利益受損或破壞國家統一,中央可能會將法律發回重議。中央亦可能會按基本法第十八 條,以叛國等行為乃「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法律」,而將全國性法律加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以在特區實行。」

今日再回顧當年諮委的憂慮,彷似預言。不過隨兩會落幕,吳秋北的建議亦無人再討論。

 

政府再次自行就23條立法,會是幾遙遠的事呢?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編導:袁梓珮
環節:劉善茗、張璟瑩、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基本法25周年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