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華: 教師工作壓力問題
2012-05-15


日期: 2012-05-15
主題: 教師工作壓力問題
主旗手: 馮偉華


近年,教師壓力問題已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教育界更是怨聲載道,十年教改,令教師的工作壓力到達極限,縮班殺校政策,又為學校帶來極不穩定的環境,為教師帶來極大痛苦。過去幾年,有關教師壓力的調查報告至少有20份,結果不約而同指出,教師正承受巨大的壓力,工作量超高,教師校長的情緒病、精神壓力及身心耗竭情況,都在惡化,士氣非常低落。多份報告都一致地指出,教育改革是最大的壓力來源、其次是學校行政工作及額外進修要求。

工作有增無減 教師不務正業

   教師工作繁重,工作壓力本已不輕。至教育改革起步,教師工作量明顯上升, 2001年調查發現,3成教師沒有休息日,逾6成每天工作逾11小時,7成表示壓力很大,當中一成表示到達難以承受的地步。這種繃緊狀態一直維持,在接下來的多次調查,無論教師工作時數、職務範圍和壓力方面仍是有增無減。2006年,逾9成半教師認為,過去6年每年的總工作量都有顯著上升;至2010年,教師每周工作平均時數仍高於60小時,比統計處公布本港僱員工時的中位數要高出25%。

   工時長、工作量超高,尤其是與教學無關的工作大增,嚴重侵蝕教師的工作滿足感和專業自主,是促使教師成為情緒病高危一族的重要源頭。2010年,調查發現四分一教師在學年內要處理一百項或上的工作,但接近6成與教學無直接關係。這或可解釋為何2000年教育改革前,較多教師在調查中表示壓力來源與照顧學生相關,包括每班人數太多、難於個別照顧學生等,但教改開展後,教師壓力來源之首,已主要被「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繁重的非教學工作」或「排山倒海的教育任務」所佔據。這不代表教師的教學困難減少了,或處理學生的問題容易了,而是不斷膨脹的教改和非教學工作,已本末倒置地侵佔教師教學及與學生相處的空間,「不務正業」成為教師的教學寫照。

教師的情緒健康轉差

   作為育人的事業,教師的情緒健康問題,的確令人憂慮。2004年調查發現,教師患經常焦慮症的比率為11.3%,較本港市民高出3倍,患抑鬱症的比率更高達12.8%,而導致經常焦慮及抑鬱的頭兩項原因,正是「工時長」和「與教學無關的行政工作」;至2008年,教師患上經常焦慮症的比率更推高至13%!另外在2005年的調查,有近3成教師出現5項或以上的職業耗竭(burnout)癥狀,包括沮喪或抑鬱、睡眠癥狀和頭痛等。可是,逾5成教師表示沒有辦法減少工作壓力,有4成教師更沒有申請醫生給予的病假,主要是不想影響教學進度。

教育改革帶來的問題

2000年推出的教育改革,未有重視為教師拆牆鬆綁,讓教師集中精力照顧學生。相反,行政主導的改革方向,不分優次的教改任務,不足或不到位的資源配套,令教師工作量變本加厲,更關鍵的是,政府對教師不信任,推出極高風險的問責制度,自評外評便是一例,這些措施不但令非教學工作急速膨脹,更重要是令教師失去專業自主,教學的滿足感和士氣不斷被蠶食,最終在教改面前迷失方向,身心耗竭情況嚴重。
2009年開展的新高中學制改革,與課程考評一籃子地大幅變革,各項新猶全面鋪開,教師壓力火上加油。在第一個三年的新高中學制快將完結之際,學校已得悉下學年為新高中而設的部分津貼將會被取消或收縮,意味著一些以津貼聘請的支援人手將會被削減,教師工作壓力將不減反加,情況不堪設想。

如何解決
1.    必須全面檢討教改步伐,制訂政策的優次,取消不必要的教改政策。
2.    重新檢視每項政策項目,清除不必要的非教學工作。
3.    為各項工作提供充足和到位的資源配套。
4.    降低每班學生人數,讓教師集中精力照顧學生。
5.    視教師為工作伙伴,不以行政壓倒專業。
 

專題分類:五枝旗杆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