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香港公民社會發展史
2012-11-07

殖民地時代的香港,發生過不少社會運動,這些社會運動來自公民社會,表達對殖民地政府政策的不滿,香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呂大樂說,回顧過去歷史便發現香港早就有公民社會的足跡。
呂大樂:
「自一八四多年、有人來香港工作,已經有公民社會。」

殖民政府初期,因為政府沒有積極管理華人社會,所以蘊釀出民間自發的社團組織。
呂大樂:
「殖民政府不會動用資源去管理華人社會,可以不理會便理會,但好處就是有一定的自由度。看看香港歷史,最早提供服務的人是孤兒院的修女,還有同鄉會、貿易商會、街坊會也是公民社會一部分。」

到了四、五十年代,公民社會百花齊放,但依然維持在互相救濟的層次。
呂大樂:
「冷戰時期的香港,國民黨和共產黨亦需要在香港爭取群眾,所以各有自己的工會,由民教團體、報刊等,也有親台灣或北京。 」

直到1967年,受到內地文化大革命的影響,香港左派發起「反英抗暴」的鬥爭。
呂大樂:
「67暴動也是政府以外的一種行動,所以也可當作公民社會;當然也有意見認為它受到文革影響,已經意圖用暴力推翻政權,所以是否公民社會呢?那就要視乎觀點與角度。」

六七十年代一班戰後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跟他們移民到香港的父母不同,他們視香港為家,亦開始關注自身權益。
呂大樂:
「街坊會、同鄉會間中會請殖民地官員出席慶典,他們也有請願,但只會於歡迎詞加幾句:『我們正在水深火熱中,希望大老爺多多幫忙』。到了70年代初便大可同,開始主動爭取權益,應該得到補償,如油麻地「艇戶事件」。

到了七十年代,出現的社會運動更多元化,火紅的學生運動更加成為時代標誌。
呂大樂:
「部分背景是1966的天星加價、六七暴動、 學生運動,開始有角度思考,既然我也是香港市民,為什麼我沒有保障?陸續便見到有上街集會、開記者招待會,其實已是很政治的轉變。」

八十年代,中英進行前途談判,令公民意識更高漲,爭取利益已經成為民間抗爭的主要目的。然而這個時期,亦是公民社會的轉捩點。
呂大樂:
「中英談判出現後,開始準備有代議政制,有團體代表人物走入建制,想將民間訊息帶議會。再發展下去,政黨便要盤算拿取更多議席,公民社會便要面對新挑戰,街坊團體還未開會討論是否拆除馬路,已經有議員代表反對,慢慢便少了從前由下以上的醞釀。」

由公民社會走進建制體系,政黨於議會的工作就代替了民間動員與街頭抗爭。
呂大樂:
「當政黨不是站到最前,它能否做到壓力或界別代言人呢?現在的社會議題比較傾向表達情感,但政黨於這方面一定很弱,因為政黨的特色一定是妥協和討價還價。」

公民社會和政黨離離合合,一班人變成政黨,新一代的公民社會又再出現。

收聽請按

專題分類:公民社會系列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