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古物諮詢委員會成員 林中偉
2015-08-30

家樂:

沉寂一時的保育歷史建築爭議,最近又再響起。位於港島灣仔軒尼詩道與馬師道交界,由私人擁有的戰前唐樓同德大押,將被拆卸重建。有一批市民要求將同德大押保育,引發了今次的保育事件。無論最後結果如何,這個保育事件都會令到香港市民對香港的保育政策有更深刻的認識。作為其中的參與者,在這裏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心路歷程及一些見解。

當從報章得悉有一批市民因為同德大押被圍街板準備拆卸而提出保育要求,第一個反應便是歷史又一再重演。市民總是在最後的拆卸關頭,才提出保育要求。從七、八十年代保育中環郵政總局、香港會所及尖沙咀火車總站,到千禧年代的甘棠第。最經典的當然是2006及07年的天星皇后碼頭保育抗爭。作為充滿歷史建築的灣仔區,有灣仔街市、藍屋、景賢里等保育事件。歷史不斷重演是表面徵狀,反映了內裏的深層問題。不了解深層的問題,如何能對症下藥?

市民為甚麼要保育由私人擁有的同德大押是一個關鍵問題。雖然他們以新的歷史及建築價值補充資料作為切入點,要求古物諮詢委員會重新評級,希望同德大押能夠從2010年訂定的三級歷史建築變成為一級歷史建築,繼而列為暫定古蹟,政府可以有一年時間與業主商討保育方案。但作出這些研究之前,應是覺得這座在灣仔屹立了八十多年的歷史建築,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位於多條街道的當眼處,已經成為灣仔其中一個重要地標,產生了濃厚的感情。明知是私人擁有的產業,也不惜一切要保育下來。在針對尊重私有產權的問題上,這帶出了一個重要的理念,是市民是城市的共同擁有者。市民作為城市的一份子,私人權利要受到一定的制約。以達至每位市民能夠共享城市美好的一面。現行的城市規劃、建築物條例、土地契約、市區重建條例及古物及古蹟條例等,都是為了上述目的。其中也有保障私人產權的補償機制或誘因。

 

雖然當同德大押在2010年被評為三級的時候,我還未成為古物諮詢委員會成員。今次要再為同德大押重新評級,內心亦曾經有過一番掙扎。曾經反問失去了同德大押是否可惜?日後是否會後悔?答案都是肯定的。自知現時評級制度不足以保存同德大押,就算評為一級,也難保業主堅持拆卸。要保存同德大押只能靠政府出手提出足夠的誘因,令到業主放棄清拆。平心而論,比同德大押更好、屬一級的歷史建築也有很多。要將同德大押評為一級總是覺得對其他一級歷史建築不公平。總括而言評為二級較合理,故此我支持同德大押評為二級。這突顯出評級制度不足之處,令我思考究竟這個落差的問題在那裏。

香港的保育制度是存在的,但最大問題是有機制無願景。我們想香港成為一個怎樣的城市?多元化、有歷史地方色彩、有自豪感?這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為甚麼一件古董,人們不惜幾億圓競投;而一座歷史建築要去之而後快?因只考慮有市場價值,不考慮文化價值。

同德大押再次被評為三級,是反映了評級只看單一建築物的價值。沒有從整個城市的角度考慮。政府曾經提出保育點(一座建築物)、線(一條街道)、面(一個區域) 的保育理念,另外市民在文化情感上的需求,在這個案例都沒有認真考慮。香港市區已經沒有整條街道可以保育,只有利用點來編織一個面。灣仔正是港島區保存最多唐樓的地區,有藍屋、橙屋、黃屋、綠屋、和昌大押、船街18號、史釗域道6號、皇后大道東186-190號。各有不同型態,可作為唐樓歷史文化區。同德大押正處於重要據點,加上是港島區僅存的弧形轉角唐樓,有巨大的重要性。

一個沒有願景的城市,不重視點與面的關係及地標感情因素,正是同德大押不保的癥結所在。不要羨慕其他城市的保育成就,不要埋怨我們的城市沒有歷史感,一切都是應得的。

 

                                                                                                                 林中偉

                                   2015年8月29日

相關內容:

古諮會主席林筱魯在【自由風自由Phone】指,「如果香港呢個地方重有十零幢呢啲唐樓,我又唔可以講話好多,只不過喺我哋依家果把尺嚟講,佢未去到一個極度稀有情況。」一按即睇:...

Posted by RTHK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 on 2015年8月25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