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主席 黃友嘉
2015-11-29

Cindy:

最近工作順利嗎?眨下眼,你去外國讀書、工作已經有六年時間了。不過有件事令我感到欣慰的,就是你雖然在外國生活,但你一直對香港的事務都非常關心及留意,包括近日引起不少討論的退休保障問題。

下星期二,即12月1日,香港的強積金制度便15歲了,而我亦擔任了積金局主席半年多,想跟你分享一些我對制度的看法。

你記得嗎?在你出國讀書之前,我曾經要求你向我交代使費預算,其實當時我是希望可以培養你的理財概念及儲蓄概念。強積金制度亦都一樣,雖然打工仔被強迫「儲錢」,但這是為僱員個人、他們的下一代,以及社會著想。

在強積金制度推出之前,全港只有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口享有正式的退休保障,但今時今日,有約八成五的工作人口已經享有某種形式的退休保障,於國際上屬於一個極高的水平。

 

強積金制度自實施至今的15年來,為香港的「打工仔」滾存了約6,000億元的資產,扣除費用後的年均回報率,有大約百分之3.4,高於同期每年百分之1.8的通脹率,而這個數字已經反映了今年非常波動的股市。6,000億元的資產,可以媲美香港八千多億的財政儲備。這反映了民間儲蓄的巨大能量。不少在過去十幾年都一直有工作的打工仔,可能至今已經儲了十幾廿萬或更多的強積金。

當然,強積金目前仍然不足以為市民提供到足夠的退休保障,但我們亦要明白,退休儲蓄一般是一個長達四十年的儲蓄計劃,而強積金制度只運作了15年,尚屬發展的階段,加上僱主及僱員每月只各供款百分之五,而且供款亦有上限。

長遠來說,強積金的目標不是要滿足所有人,特別是中高收入人士,退休後的所有生活開支,而是可以為市民提供基本的退休保障。而且,香港跟世界其他地方一樣,退休保障制度由幾大支柱組成。除強積金外,亦包括社會保障、個人儲蓄及其他的支援等。各支柱需要互相配合,共同運作,才能為香港人口提供充分的退休保障。

一直以來,強積金都受到不少的批評。其實,這是絕不奇怪的。首先,強積金是一項複雜而龐大的社會工程。它計劃下面有接近八百萬個帳戶涵蓋了400萬個在職或非在職的計劃成員。而且強積金的操作牽涉到很多小額但繁瑣的供款,行政管理上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無論如何,積金局在過去十幾年來,也採取了不同措施優化制度。舉例說,我們實施了「強積金半自由行」,讓「打工仔」在自己的強積金投資上,擁有更大的自主權。我們亦採取多管齊下的措施,推動基金減費,令強積金整體的平均基金開支比率,由2007年的百分之2.1下降至目前的百分之1.60,亦是平均基金開支比率自有統計以來的最低數字。

不過,改革強積金制度的步伐不會慢下來,包括推出預設投資策略或者俗稱核心基金。現時,有關的準備工作正進行得如火如荼。我們希望相關的條例草案可盡快獲得立法會通過,以便核心基金可於明年年底推出。我們相信核心基金可以為那些沒有作出基金選擇的計劃成員提供更佳的保障,同時它設定了收費上限,可成為其他強積金基金的基準,加強基金之間的競爭及進一步降低收費。

除此之外,我們亦正研究推行「積金易」計劃,希望建立起一個中央電子平台,盡量簡化和自動化各強積金的行政程序,令運作成本下降、僱主和僱員可更方便、快捷地處理各項強積金事宜。

我知道社會上有意見認為,積金局亦應該推動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但我相信你和其他香港人一樣,明白到應否取消對沖是一項政府政策,積金局只是監管和執法機構。但我同意,對沖機制是一個需要面對和處理的議題,我衷心希望各方的持份者能就此作出理性討論,一同尋求解決方法。

香港的扶貧委員會將於下月就退休保障展開公眾諮詢,相信未來數月,社會各界會就這個課題作出討論,甚至就如何改善強積金制度提出意見。我們必定會虛心聆聽,繼續探討如何令強積金制度更切合市民所需,讓它成為香港市民珍而重之的退休儲蓄制度。

 

 

爸爸

2015年11月28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