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論宗師】張志剛︰辯論如下棋
2016-02-11

環節: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環節主持:陸宇光、林家萍

主持:張志剛給別人的印象都是能言善辯,不如介紹自己當年是什麼時候參加辯論賽?

張志剛:我在1982年參加中大辯論隊,即我剛剛讀第二年班的時候。跟很多大家聽到的選美故事一樣,不是自己主動參加的。有個朋友想試試,便邀請我一起。我想大約有幾十個人參加,大約篩選十個人。結果我和我的朋友都成功,入了隊。

那時港大、中大有一個兩大辯論賽。我參加的時候,是第十一、二屆,是一件盛事來的。只是為了一場比賽,大家的隊員會集訓大約三個月。

我計算過,那時一個星期集訓三次,三次就每次三個鐘,那時一科修三個學分三個小時,即是等如修三科一樣。另外,時間大約是新年和聖誕假,會獨立集訓,那時我們去烏溪沙,四日三夜,一日三場。所以計算上來,等如一個學期的學分。

主持:大家都是年青人,會否都主要去玩?

張志剛:沒有沒有,全部是集訓。那時比賽的特色是即興辯論,即是沒有事先公佈題目。大會公佈命題後,各隊就各自鎖入一間房,只有你們那一隊人可以大家討論,六十分鐘之後就出場。這比賽不單止磨練辯論技巧,同時幾乎所有有機會出的命題,都要有一定的認識。試過有一年出中藥,甚麼叫中藥?你如何定義什麼叫中藥?那時沒有流動電話,不可以打電話出去請救兵。所以大都數社會性、經濟、政治的命題,都要自己啄磨過一次。那個訓練可以說是我大學裏一個最獲益的活動,甚至可能比讀任何一個課程更加重要。

主持:你剛才說會去烏溪沙集訓,介不介意透露一下集訓的內容是什麼,有沒有地獄式訓練?

張志剛:是地獄式訓練!上午,中午,夜晚各一場,一日三場。如果你四日,隨時有八、九場。八、九場,真的是地獄式訓練。其實就是入去做十多場辯論比賽。不停說話、不停思考,互相大家去挑戰對方。當然你做完一場辯論比賽會去檢討。那時的教練會入來探班,帶很多零食,其中包括鄭宇碩教授。

那時我們有明星級的教練。專精經濟、中文、文學、政治的教練都會來教一堂兩堂,好受益。

主持:不少辯題都是有關時事,你那時八十年代初的辯題通常是甚麼題目呢?

張志剛:例如同性戀,比較CLASSIC點的辯題,有死刑;有哲學性點的,金錢是否萬能,有錢能否令你開心。還有如民主、政制,各方面都有。我記得我到八四年,香港電台主辦的,那個應該叫做大學辯論賽,應該都是港大中大,有別於我們以前的比賽,在電視上辯論的。那時的題目我到現在還記得,就是「區議會既已成立,市政局便不應存在」。我們是正方。

主持:當時你打什麼位置、採取什麼策略?

張志剛:我應該是隊長。我們採取奇兵突襲的策略。對手想不到我們會這樣講。因為你這一個辯題,是有一個關係。你要證明一件事,即是區議會成立,所以取消市政局。但是區議會和市政局的功能不一樣:市政局當時是有行政的職能,但是區議會不過是諮詢架構,那你怎樣以諮詢架構取代有行政職能的組織呢?

我們挖空心思,就一個明顯不利的辯題,找到一些觀點出來,令到對手有點難招架。最後我們是贏的。

主持:結果市政局真是在2000年被殺,當年你在辯論的時候思考的討論,跟社會上面的討論有沒有分別呢?

張志剛:很大分別。因為一般的社會討論,只是談市政局應否存在,但不會將原因歸因於區議會的成立。如何將兩者拉上關係?我們那時做得幾到位,講得幾好的。對手沒有想過我們這樣講,所以也亂了陣腳。

主持:你在辯論的過程中接觸過不同的社會議題。在大學辯論的經驗,是否幫到你日後從政或事業的發展?

張志剛:從政只是近年的事而已。最初的時候是很大幫助,說話會清楚很多。我們在辯論中會分開兩件事,第一是內容,第二是表達能力。內容當然是要靠日積月累,表達能力就是如何將你要講的東西清楚表達出來,兼且有說服力。兩件事我們都花了很長時間。所以一般辯論員找工作都是較「著數」的,因為見工面試時,你取得很大的優勢,去說服你的僱主。其實我們一生人做的事,很多都是說服,包括你拍拖如何去說服女伴,你是好的男朋友。

主持:你有沒有用過這些招數呢

張志剛:這個少不免吧!如何說服女性認為你是合適的終身伴侶。說服一間公司聘請你、為甚麼請你是好的。辯論可以令到我們一般知識豐富,以及說服能力,如何說服人家、打動人家的能力,都在商場、政界,方方面面都有用。

主持:剛才你講到,有一場很難忘的比賽,為你帶來第一份工作,是否真的呢?

張志剛:就是你們的工作(笑)。我曾經在港台做過四年。因為那場(辯論比賽)是香港電台製作的。那時張楚勇先生離職,他們那時需要找一個人去頂替這個職位。他們見過我的表現,好像不錯,不如叫他來試音考試吧。如果我沒記錯,好像還是在這個房間做試音測試。考官叫我用兩分鐘,談談在這個錄音室裏,任何一件物件,要用那件物件講兩分鐘。我就選了那台鋼琴。

主持:現在那鋼琴還在呢。你那時講了甚麼呢?

張志剛:我說從小到大我都很喜歡鋼琴。每次見到有鋼琴,我都走過去彈奏幾下。雖然我不會彈鋼琴,但我一彈鋼琴,琴鍵發出的聲音,抑揚頓挫,令我們的情感可以好好地表達,諸如此類。

主持:很厲害呢。急才是如何訓練的呢?現在中學生都要在文憑試中考會話,很多人都想,如何訓練急才?有秘訣給大家嗎?

張志剛:首先講句老生常談的,熟能生巧,有很多東西不是你的急才,只是以前想過了。如果經常思考,經常想不同的問題,你再問我一個問題,可能我之前已想過類似的問題,那我就可以快點反應。還有一些多角度思考的模式,即是如何找一些關鍵的東西,一些聯想,都是可以訓練出來的。

主持:你近年從政,很多人都會來問你一些尖銳的問題,其中有沒有用到辯論技巧?

張志剛:有,無論多尖銳也好,你要明白問題,把握問題的本身,就好像辯論時你要理解辯題一樣。要有不同的角度去看同一件事、利與弊。我們每看一個問題的時候,不會只看單面的,要多方面去看這個問題。所以每看一個問題時,角度會比較闊,自然理解層次就會較深。

主持:你有沒有常用的招數?

張志剛:有一個非常好、我經常都會用得到的,就是思考不是只想我們這邊的事,最主要是想對方如何想。所以後來從商、你去見一個客人,你要想想客人在想甚麼。當然如剛才所說,追女仔要想想這位女士想甚麼。盡量想想對方在想甚麼。多想幾步,好像下棋一樣。下棋時我們通常想三步、五步,高手甚至想到十步。你愈想得多,你就會準備得愈好,你就會處於一個好的位置。

張志剛的辯論小秘密
主持:我們每一集都會請嘉賓講講辯論的小秘密。張志剛有沒有辯論小秘密跟大家分享?

張志剛:秘密就是,一定要想人家想的東西。我們以前參加辯論賽,準備的時候,通常都有另一組人去扮演你的對手。他扮演了對手,他想的事他就會告訴你。我們在現實中,有時未必有人扮演你的對手,就要一心二用了。

主持:就好像武林高手般?

張志剛:對了,左手劃圓,右手劃方。那就可以想得更多,好像孫子兵法所言︰多算勝,少算不勝。想多些,算多些,你想得層次愈深,愈想人家在想甚麼,你就會愈立於不敗之地。

***** *****

 



【辯論宗師】由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旨在提升市民的思辯水平。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2月17日起
星期日晚上九時
葉冠霖、陸宇光主持

 

專題分類:大專辯論賽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