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龍耳」創辦人之一李鸝
2017-02-11

李菁:

快將到3月1日了,轉眼間你已離開我們快9年了,你在那邊好嗎?

我經常想,如果你可以回來,我要怎樣跟你重新介紹香港。這9年來,香港改變了很多,好像乘車,如果你現在乘車,兩元便可乘搭一程,你這麼喜愛四處走,應該會很開心。乘地鐵還多了很多站,去年老家附近就開通了地鐵站,不過都要走頗遠路,你沿途可能會發現垃圾筒顏色都不同了,住所附近的商場和街市都改變了很多,全部變成上市公司管理,以前我和你經常光顧那間豆腐花店和腸粉檔,已經結業了。你扭開電視看,又發現頻道都不同了,我想我都要教你如何分辨哪些台!

雖然很多跟你有回憶的地方和事物已經改變,爸爸、媽媽皺紋增多了,我和妹妹又胖了,不過,我們的關係永遠都不會變。

不知道你那邊有沒有新聞看,早前有一位聾人廖先生被誤會患精神病,在青山醫院被困6天,事隔2個多月,廖先生終於勇敢地站出來向公眾談這件事,並引起各界嘩然,我也不明白何解可以這樣「離譜」?雖然事件有其複雜之處,但經過多重專業前線人員處理,廖先生仍要被困6日,真是匪夷所思。

不知道你那邊有沒有分健全、殘疾?如果有,在支援上又會如何做呢?我知道地球其他地方就有First Respondents Training提供給警察、醫護人員、消防等,台灣譯作《初期應變人員》訓練。「龍耳」舊年按外國資料建立了《應急工作者訓練》,為警察提供培訓。不過單靠機構自發,真是杯水車薪。你記得張建宗局長嗎?他一直也很關心爸爸,現在已經是政務司司長,我也很久沒見到他了,還有接下來會參加特首選舉的候選人,希望他們都有留意這件事。權貴肯動一動「手指尾」總好過我們「做餐死」。否則你見不對勁,上來與一些官員聊聊天,或許只有你特別造訪人間,才能令官員留心「聆聽」。

話說回頭,其實以前政府也有意識的。在2012年12月19日,當時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在立法會回應《執法機關處理與殘疾人士或有特別需要人士相關的個案》時,就曾說:「前線人員亦須要接受培訓,確保在處理殘疾人士或有特別需要人士時具備所需要的察悉能力和敏感度」。當時他更說:「自從庾文翰事件發生後,入境處加強了前線人員對處理殘疾、智障和溝通有困難等人士的敏銳性訓練...警務處亦已就處理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事宜制定指引和程序」,你說近幾年政府發生了甚麼事呢?如果培訓如此充足,為何仍有廖先生這件事發生?

我問過一些前輩,他們說始終都要有法律保障殘疾人士權利才可以。記得幾年前,我跟一班有心人到台灣,台灣的朋友說20年前是台灣人到香港參考香港做法,台灣人回去後便辨了《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以及《特殊教育法》出來,經過十幾年不停修訂,現在是香港人到台灣,學習台灣的做法!連澳門都正討論立法啦!香港呢?由1996年平機會成立,到2008年中國簽署《聯合國殘疾人權力公約》,香港的殘疾人權立法依然遙遙無期!可能有些人覺得特殊教育與廖先生今次事件有甚麼關係?其實如果香港的特殊教育及融合教育辦得好,廖先生理解和表達能力充足,便不會有今次誤會。手語翻譯固然重要,聾人自身接受平等教育權都很重要啊!

再談談公眾層面,前線人員培訓要做,更要再大大力加深和加闊,否則沒有服務殘疾人士知識,又要處理相關問題,前線人員都很受挫。公眾教育都需要加強,畢竟我們身處社會,便需要互相支援,今次廖先生事件,也幸好有其好朋友、中醫師,你的「老友」阿贊和張超雄議員等其他社會人士幫忙。如果每人都可以多走一步,了解不同需要人士的處境,甚至學習手語,每人做多一點,整個社會就可一起走前一大步。

 

                                                                                                                                                                                  家姐

                                                                                                                                                                 2017年2月11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