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生命,可以由排版開始?
2017-03-06

有設計師提出,在場每位應該都清楚知道自己身處的場合,到底是否有必要將「奧斯卡」大大隻字頂置?反而獎項名稱,就放在卡片的底部,還要用細小字體顯示。有設計師重新設計卡片,將奧斯卡的標誌放在卡片背後,頒發獎項用大型字體置頂,說這樣可以拯救奧斯卡。

製作:黃曉玲



排版和字體的重要,不單止是設計師的執著。美國太空總署NASA就有一份關於排版的報告,專家在1992年針對航空時的各種情況,去研究如何可以提高小冊子的可讀性。設計建議清單中,包括要用大楷,就要將單詞第一個字母放大,提高可讀性/字符之間的水平間距應是整體尺守的 25%。你會不會覺得為了一本小冊子的排版撰寫報告很誇張?報告中引用了一個例子,指出1987年新奧爾良一班航班需要緊急降落,最後過程中衝上附近公路,及後更發現機組人員忘記推進發動機槓桿。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調查指,航空公司清單的字體 ,比起人類適宜閱讀的字體小57%,委員會認為雖然沒證據顯示清單是導致事故的原因,但仍要航空總署重新設計安全檢查清單。

一個好的字體,還可以拯救生命。
自50年代起,美國的道路標誌都沿用高速公路哥特式字體。不過,下雨時駕駛者就很難從遠處閱讀標誌的文字,而且當有光照到標誌,基本上字體就會變得模糊,出現光暈,一不留神足以致命。工程師絞盡腦汁尋找解決方法,最理想的做法是將字型調大百分之二十,不過更大的字體,就需要更大的標誌,一口氣將公路上的標誌換掉,要花費幾十億美元。最後,他們創造了一款新的字體Clearview,設計師擴大字母O﹑P空心位置的空間,字母之間的間距等等。聽落變化微小,但經過測試後,發現新字型能提高司機閱讀標誌的準確度及反應時間。Clearview 2004年推出的時候受到熱烈歡迎,超過25個美國州份都在道路標誌上採用這個字型。

不過,去年聯邦公路管理局就宣布不再使用這字體。原因是2006年的評估中,顯示在白色或黃色的標誌牌上使用黑色字體Clearview會損害可讀性。不過,有人就認為,因為舊字體「高速公路哥特式字體」是免費的,會不會是公路管理局不想支付額外費用所以宣布停用?無論如何,這個例子印證了,想拯救生命,可以從字體著手。

小時候常常聽到長輩說,看你寫字就知道你的性格,原來選擇什麼字體都可以反映人物性格。就以今年美國總統選舉為例,有人分析特朗普傾向使用「醜陋」的字體,不過這些字體往往較為常用,給人一種「貼地」的感覺。特朗普比較隨心,排版﹑字體都沒有特定方向,設計師就認為反映出他「充滿態度,但沒有格調」。希拉莉在宣傳平台使用獨特的字型,字型硬朗,就如她本人的強硬作風一樣。

對字型的喜好是主觀的,同時亦不能排除,你本身「睇佢唔順眼,佢用咩字型你都覺得礙眼」。


【十萬八千里】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星期六 11:00-12:00

主持 : 陸宇光、譚永暉
環節製作:劉善茗、黃曉玲、袁梓珮
監製:林嘉瑜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