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民主動力創會召集人 鄭宇碩
2018-03-17

王興中兄:

台灣朋友關心香港的政治發展,非常感激! 3月11日的立法會補選對本港民主運動而言是一項挫折。損失兩個議席,當然令人失望;立法會的分組點票,民主派陣營在地區直選的組別仍然以一席之差屈居少數,就日後議會的運作,難以扭轉劣勢。

補選投票率一般低於全面的立法會選舉;但今次投票率只有43%,比2016年時的大選低,更重要的是上次泛民的支持者只有六成這次補選出來投票,而建制支持者就有八成四,成績好壞的分野在此。

最值得關注的是民主運動的支持者因失望轉趨冷感;最近一兩年民主運動各項示威遊行的參與人數均有相當下降。很多人認為遊行示威沒有用,進而認為立法會制衡政府、監察政府的功能也大幅下降,投票的作用成疑。

與此同時,2016年立法會選舉熱烈參選的「傘後組織」在威權政府的大力打壓一下,難免有點沮喪,青年新政放棄參選,本土民主前線聲稱今年轉移從事地下活動,這亦是一種失望轉趨冷感的形態。

 

另一方面建制陣營從上世紀90年代重建地區網絡,所投入的資源不斷增加,所掌握的選舉機器不但資源充沛,而選舉戰略、戰術亦非常圓熟,其中原因包括得到不少頂尖專業人士的協助,廣告界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這個選舉機器的龐大動員能力已經有目共睹。

民主運動必須以毅力和恆心開拓本身的地區網絡。400席以上的區議會選舉,泛民只有稍多於200位候選人;在每一個選區建立一個基層組織,透過友好專業人士提供服務和議政平台,是清楚的發展路向,不過知易行難,至今未見這個計劃能有力開展。

議會道路面對打壓,在議事規則修訂以後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更難發揮影響力。多數市民期待有效的制衡,而不單單是尖銳的質詢。政策研究尚待加強;鑒於資源所限,每個民主派政黨要有分工,也要加強與公民組織和專業團體的協作。

民主運動沒有領導人物,各種協調機制缺乏權威。民主動力去年三、四月開展初選的討論,但建制陣營早已決定好各區的候選人,並投入大量資源推動選舉工程。九龍西鄭泳舜開展宣傳工作與姚松炎決定參與九龍西初選,相距大約八個月。民主運動各候選人的選舉經費只有七、八十萬港元。

由於有初選的關係,以及各方面接受香港眾志派員出選港島區,基本上這次選舉民主運動已經相當團結。九龍西初選從Plan B的確出現不愉快的爭議,但相信損害有限。就各組織的整體運作,互信不足,作風不同,均形成一定的困難。要克服這些困難,只能依靠不斷的對話以及經常的個案合作,以提升互信。

九龍西姚松炎的失利引發不少戰術的檢討與爭論,司馬文的落選不算是意外; 2016年建制有兩位候選人參選,才讓民主運動的候選人以42%的選票「突襲」成功。民主派要在一個保守的專業界別贏得議席不是易事。

面對2019的區議會選舉及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民主運動最大的挑戰是要扭轉選民的冷感,全面動員其支持者從事非暴力抗爭,這其實就是現階段民主運動面對的最大考驗。怎樣讓市民關心要維護個人的尊嚴、社會的核心價值,不要甘心做順民,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近年港台兩地民主陣營的交流增加了,也引來一些打壓,不過我們都不會在意。希望很快再次碰頭討論問題。

春祺!

鄭宇碩

2018年3月17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意見



看不清楚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