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城 ‧ 我哋(上)
2014-04-22

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香港研究課程主任朱耀偉教授用簡單一句話解釋本土意識:「本土意識是香港看自己時,覺得香港有價值、獨特文化、有自己不同的生活習慣的地方。」

 



本土意識的發展與流行文化的興起有密切關係。七十年代經濟起飛,香港慢慢發展出自己的文化、電影、粵語流行曲。朱耀偉教授解釋:「有了這些文化生產,香港人覺得這些是屬於自己的,慢慢建立一種本土文化身份。」

 

「八十年代,中英談判開始,令香港人醒覺我們不能不回歸中國,我們進入後過渡期,我們當中有人移民、有人留下來、有人尋根思考什麼是中國人。這段時間出現了不同種類的有關香港人身份的東西。」

 

對朱耀偉教授而言,「皇后大道東」最能夠唱出九十年代香港人心聲:「很能代表香港人在中、英之間窄縫中的身份,以及香港人如何在間縫中周旋,也表達了臨近九七,香港人曖昧不明卻又很有活力的身份。」

 

「香港不斷說本土身份,是因為我們缺乏本土身份,我們的本土身份很容易受外源因素(如政治、經濟)牽動,至少流行曲中的本土身份會因為這些變化而有不同重點。」

 

除此之外,朱耀偉教授認為能夠呈現香港特點的歌曲,都能反映本土意識。

 

Rubberband主音6號(繆浩昌)指,他選擇用廣東話入詞,是因為希望用最熟悉的語言說最想說的事:「廣東話是我母語,與此同時,用廣東話這個母語說這個城市的故事,其實是最合適的。」

 

RubberBand的歌,題材多數與這塊土地這座城市有關。他正在為這城寫情歌:「這幾年覺得所有東西都關乎情,與土地有關的是為土地寫的情歌,與城市有關的是為城市寫的情歌。」

 

這種對香港既觀察、咀嚼及消化,正是朱耀偉教授所言,不自覺的本土意識。

 

最後,我請他在他的作品中,選一首最能反映現今香港的歌,他選了《睜開眼》:「多年來香港發展很快,高樓大廈遮蔽了太平山的山脊線,我們彷彿吃不消一樣。但很多人依然抱著先賺一把錢的想法,為了利益或短視的前途,選擇隻眼開隻眼閉,看不到一些正在發生、醞釀中、應該爭取的事。社會各人有各自的打算。有人離開,也有人留下來為這個城市繼續抗爭、戰鬥,直到最後一刻。」

 

採訪/製作:劉善茗

專題分類:歷史。文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