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190921】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 徐德義醫生
2019-09-21

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醫生——晚期照顧公眾諮詢維護病人自主權

Jeff:

你好嗎﹖轉眼間,你在公立醫院照顧晚期病人已經有十五年,每天面對着生命正在倒數的病人,工作真的不容易。我十分多謝你和所有從事晚期照顧的同事和義工朋友們的付出和熱誠。

香港人預期壽命愈來愈長,隨之而來,有更多人患上多於一種慢性病,最終,很多人會面對身體各種機能退化、器官衰竭,喪失自理和自主的能力。

晚期照顧是一個很值得關注的課題。病人得以善終,清晰和一致的法律架構是增加保障病人自主權的重要一環。在尊重病人意願和維護病人最佳利益前提下,使提供服務的人士也有一個法律基礎和保障。

還記得你跟我說,有一位女士的母親患了中度腦退化症,因為不忍心她受苦,曾要求你為她母親訂立預設醫療指示,希望在病情危重,生命不能再維持時,避免進行心肺復甦急救和插鼻胃喉餵食,減少痛苦。可惜,這位長者當時已不合乎精神上有能力作出決定的規定,不能訂立預設醫療指示。最後,作為女兒的只能感到遺憾和無奈。類似這位女士的個案並不罕見。

十多年前,家父患上末期心臟衰竭,體力嚴重衰退,因氣促經常出入醫院。有一次,因心臟功能太差,醫生把他送到心臟加護病房。當時他身體很弱,喘得很厲害,因為二氧化炭積聚,神智不太清醒,要用非侵入性呼吸機。第二天探望他,當時因呼吸面罩鬆了,護士把面罩的布帶拉緊,讓加壓空氣不從旁邊漏出。突然,父親喝了一聲,大力推開護士和面罩,面露不滿和不舒服的表情。一兩天後,他離世了。

父親生前是個很有主見的人。我想,若他在清醒時更明白自己的情況,治療的性質、副作用等,他會選擇在生命最後幾天用那個令他很不舒服的呼吸機,或是寧願安祥地在昏睡中離開。

目前,香港的公立醫院有一套以普通法框架提供預設醫療指示的行政程序,適用於嚴重病患者病情不可逆轉時,醫護人員可以透過商討,讓病人明白病情以及治療的選擇,包括拒絕接受特定維持生命的治療。現時,也有私人執業醫生為病人訂立預設醫療指示。

在現行制度下,推廣預設照顧計劃和執行預設醫療指示有一定困難。首先,一般市民,包括長者或長期病患者,家屬及照顧者對預設醫療指示的理解不深;第二、有些法例對貫徹執行預設醫療指示訂立人的意願是有矛盾的;第三,只依賴非法定安排,無論訂立或執行指示的人都覺得保障不足。第四,對選擇在居住的地方離世,存在一些法律上的障礙。

有見及此,食物及衞生局剛推出諮詢文件,就預設醫療指示和病人在居住的地方離世,提出立法和修例的建議,徵詢市民意見約三個月。

政府參考了醫院管理局及一些外國國家做法,建議必須年滿 18 歲或以上、精神上有能力行事的人士,可作出有法律效力的預設醫療指示,主要目的是讓人清楚預先表達,當其一旦罹患不可逆轉的嚴重疾病時,會拒絕接受某些維持生命治療。但要留意的是,病人不能以預設醫療指示來拒絕接受基本護理或維持其舒適所需的病徵控制措施。

作出預設醫療指示純粹是自願性質,亦可以隨時修改或撤銷,但應慎重考慮和儘快通知家人和醫療人員,作適當的記錄。

要清除現時預設醫療指示和在居處離世的法例障礙,過程可能是複雜而且需時,因為多條法例都要作出相應的修訂,展開公開諮詢是踏出重要的一步。

我們相信每一個人都應該可以清楚表達當自己生命進入晚期時,接受或拒絕某些特定的醫療程序,可以選擇在甚麼地方接受照顧,而有關決定亦應受到尊重。我們也希望社會、家庭,都可以開放和持續討論作出這些選擇的好處。

作為醫護人員的一份子,我很希望這次的公眾諮詢和立法建議,能夠進一步確立和維護病人的自主權,讓醫護人員及病人家屬可以依據病人的選擇作決定。當有更清晰的法例支援,走在最前線的醫護人員和救護員可以更容易掌握病人的意願,執行起來亦得到法例保障。若你或你的朋友對立法建議有任何看法,我鼓勵大家積極表達意見。

讓我們一齊努力,令臨終病人安祥及有尊嚴地渡過人生最後的旅程。祝

 

工作順利

 

TY

2019年9月21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