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雛 - 六四第二代
2014-05-30

25年前,北京天安門廣場,一班年輕的學生,在這裏付出血和汗,爭取民主自由。

25年後,當年的學生,有些已為人父、人母,但他們的子女也無法再踏足這裏。這班「六四第二代」,離開父母,離開祖國,在海外成為孤雛,為的是,一口自由的空氣。



六四 ● 望鄉者 ─ 孤雛 (視像版) 六四 ● 望鄉者 ─ 孤雛 (聲音版)

張安妮,今年11歲,被喻為「中國年紀最小的良心犯」。她的父親張林,1989年因為組織民眾參與民運被判入獄。之後25年,因為民運在國內共坐牢4次,刑期總共長達13年。

去年年初,張林帶安妮離開家鄉上小學,但兩父女被當局帶走禁錮。張林在網上申訴,號召網友到場聲援,就被指涉嫌聚眾擾亂秩序而被捕。後來,安妮和她姐姐儒莉離開中國,到美國加州,被一名婦權領袖收養。

父親多次出入監獄,父女聚少離多,年紀輕輕的安妮,認為父親是為了民主而犧牲。

「我爸爸是為民主犧牲了很多,他雖然沒有照顧我們很多,但是他為這個國家犧牲了很多,他為國家做過很多。」

姐姐儒莉亦認為爸爸很勇敢。

「我覺得他是很勇敢吧。因為現在國內的人,其實很多人都知道中國共產黨有甚麼不好,但很少人願意站出來,像他一樣。」

 

儒莉和安妮曾在網上發表公開信,寫給聯合國和各國領導人。

信內寫道︰「因堅持自由民主道路,爸爸張林幾近奉獻人生的全部,可最後換來的是自己仍然深陷囹圄和子女背井離鄉!」

「在此我們呼籲:希望各界人士可以關注張林,以及國內其他很多正在關押的政治犯,督促中國政府能夠儘快無罪釋放他們!」

「兩位流亡異鄉的女孩,為我們身陷牢獄的爸爸和叔叔們,再次向你們大聲呼喊:關注他們吧!」

她們說,爸爸張林因為多次在獄中被暴力對待,身體狀況逐漸變壞,兩個女孩身在美國,都很擔心國內的爸爸。她們有個心願,就是很想父親可以出獄看醫生。

「等他出獄之後,希望他可以來美國,看醫生,看到我們兩個過得很好。」

 

與張氏姐妹一樣流亡美國的,還有齊霽。

齊霽今年16歲,其父齊志勇,八九民運時是北京一名建築工人。六四當日,前往聲援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當走到西單六部口,左腳被軍隊開槍射中,需要高位截肢。齊霽說,25年來,她們一家仍被當局嚴密監控,甚至暴力對待,往事也為年幼的齊霽蒙上陰影。

「我小時候7歲吧,上小學的時候,然後突然就進來了5、6個人。然後我爸那回正在看聖經呢,躺在床上,然後一下就把我爸從床上拉下來了,一上就打。我都不知道是甚麼回事,我想叫呀,但是旁邊那人說︰『你再叫我打死你。』我都傻了,我都不會說話了,我就麻木地站在那兒看著,甚麼都做不了,就只能看著他打……」

這個畫面,齊霽經常都夢到。

 

去年6月,齊霽得到美國民運組織「人道中國」的幫助,來到美國三藩市讀書。但她的父親齊志勇,則連護照都申請不到,所以未有與她一起前來,最近更患上腎衰竭。

「老爸,你那個病怎麼樣?我…特想你……」說起父親,齊霽的淚水就忍不住流下來。

「就讓我爸讓我媽快來,快點來,我特別想!」

 

協助齊霽來美國的,是張前進牧師,現居於美國馬里蘭州。張前進89年時是北京語言學院學生,因為參與民運被判監。他後來信了基督教,在一些家庭教會工作,但因為多次受到當局騷擾,故決定帶著家人離開中國。他加入了「人道中國」組織,協助六四第二代前來美國。他說,協助年青人過來,是想裝備他們。

「我覺得年青人正好,有他們父輩的事情對他們的影響,然後他們在美國接受良好的裝備,受到民主思想薰陶,有一天我們相信他們再回去中國,是中堅分量。他們中英文好,對土地有負擔。所以我們出於這個想法,一個一個case來幫助。」

 

張前進協助的個案,還有陳橋和楊倩怡。

陳橋今年16歲,父親劉賢斌25年前因為參與學運被判入獄,陳橋亦要跟隨母親姓氏,多年來父親多次出入監獄,2010年再被判處10年徒刑,於是張前進將陳橋接過來美國讀書。

楊倩怡亦是16歲,父親楊海25年前同樣因為參與民運被判監,2012年將太太和女兒送到美國,她們現在居於美國弗吉尼亞州。

加上張前進的女兒張睿,她們成為了海外的六四第二代。

陳橋認為,爸爸是堅持做正確的事。

「我覺得就是在這個社會裏,你能夠堅持做一些正確的事情,儘管你會受到阻礙,你的生活被徹底改變。」

楊倩怡亦為爸爸感到自豪。

「我覺得我們都為我們父親所做的感到非常自豪,非常驕傲,他們從事這樣的事業,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你說一個平凡的人,突然說沒有了自由,我們說這些的話可能遭到了政府的鎮壓,誰願意去做?」

 

那麼,她們會不會學習父親呢?三位女孩異口同聲說:「會!」

張睿︰「該做的,我覺得。不僅是中國。我覺得一個政府不應該鎮壓自己的人民,看到這個,我就覺得要做一些。」

楊倩怡︰「我們肯定會堅持我們父親的信念,繼續做下去,因為我覺得我們父親做的事情是正確的,我們沒有做錯了甚麼事情,我們希望我們國家更民主,更自由,我希望她更好,往好的地方去發展。」

 

這班六四第二代,每年都會在當地紀念六四的活動上,演奏音樂和朗誦,表達她們對父親的思念,對六四的哀悼。這天,楊倩怡唸出她父親楊海的詩,陳橋和張睿伴奏。

《一九八九的女孩》

作者︰楊海

 

我不懂

為什麼還是如此的冷

夏日

內心一如冰一般堅硬

只是瘋狂地奔走

使我不再痛苦的回首

 

二十五年前

她美麗的清秀

化作我夜夜要作的夢

我在不停息地向前奔走

只是為了不讓片刻的寧靜

勾起我永恆的傷痛

 

呵!上帝

您為什麼要讓您的孩子

總是在痛苦中祈禱

當我的四周

佈滿陷阱

而我的天空

充斥著黑色的陰謀

主呵!您知道嗎?

您是我全部的支撐

當然 還有夢

永恆的

您賜我的

美麗清秀的夢

 

魔鬼的手

沾滿了孩子們的血

我知道

您絕不會寬恕

因為我心中的鼓

正在敲擊著

戰鬥進行曲

我 義無反顧

是因為您的召喚

我的胸中流淌著血

而眼中絕沒有淚

 

我不願入睡

我害怕

那美麗的清秀

向我一笑

然後無影無蹤

 

不!親愛的

我是愛你的

一九八九的女孩

我記得

你奔走在

槍林彈雨裡

你那飄灑的長髮

永遠定格在

天安門廣場

然後 倒下

任坦克碾壓

你潔白的衣裳

 

6月4日

那天起

我把你最後的照片

印在我的心裡

我放不下的是良知 是正義

還有你

我永遠的愛情

 

呵!愛我的人

別再責怪我不顧一切地奔走

你要知道

奔走是我的生命

……

……

奔走是我的愛情!

 

採訪/攝影: 陸宇光、梁仲禮、袁梓珮、高福慧

剪接:麥子達、鄺高樂

編導:陸宇光

監製:鄭婉薇

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製作

專題分類:六四。廿五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