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191228】香港律師會會長 彭韻僖
2019-12-28

香港律師會會長彭韻僖為法治仗義執言

*標題由編輯所加

各位香港的朋友:

2019年過得很快,又到一年將盡,是時候寫信給大家,分享自己這一年的感受。

相信大家都同意,今年香港的頭號大事,一定是歷時近半年的修例風波。這幾個月,向來和平、與世無爭的香港,忽然間區區都起哄,經常都有街頭抗爭。大家都少出外、少逛街,若有同業見面或者親友聚首的場合,碰面第一句總離不開: 「香港點算?」、「市面幾時才回復平靜? 」

這段日子,有很多朋友望見不停在大街小巷出現的破壞場面,日子一久,身心倶疲,甚至視而不見,即使內心清楚知道這些都是徹頭徹尾的暴力行為。他們除了為香港祝願,什麼都做不了。不過,作為一個律師,我更覺此時此刻要站出來,為飽受挑戰的法治精神,講句公道話。

香港是法治之地,相信大家不會反對,但何謂法治?恐怕未必人人理解。簡單來講,法治的基本概念便是守法。我們由蠻荒世界進化至文明社會,其中一樣要學懂的事情,就是放棄「打贏就話事」的叢林法則,改為奉公守法和尊重法庭裁決。無論你的目標有多高尚、遠大,你的行動也不能無視法紀。好似在講求法治的英國,當首相約翰遜在十月嘗試繞過應有的程序,要議會通過醞釀多時的脫歐法案時,最後都給國會下議院院長攔住,理由是:緊守法律,寸步不讓!若果人人只依從自己的「規矩」行事,社會就無法治可言。

除了守法,法治還要包括保障人權、產權、人身安全、言論及集會自由。這幾個月,我們見到香港多區出現縱火、破壞,甚至有人因政見不同而被當眾打。法國名作家伏爾泰有句名言說得好:「任何人因不同意見而逼害他人,直如惡魔無異。」 

我認為,法治還有一個深層意義,就是互相尊重。在現今世代,靠邊站很容易,但肯溝通、真聆聽卻十分艱難。在這個標奇立異的世界裡,「和而不同」漸無市場,反而出位言論比理性、中肯的意見更易吸睛、搶「likes」。結果,偏激、自毀的思想一傳十,十傳百,把世界推向極端邊緣。 

過往,香港雖小,卻容得下不同聲音;今天,社會連少許包容的量度也沒有,立場稍有不同,馬上招致暴力回應。這種「勇武」之風不只席捲香港,最近亦吹遍全球,好似不滿法國退休制度改革的示威者,十二月就發起大罷工,幾乎癱瘓全國交通、公共服務。著名環保運動「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動不動就在全球各地發起堵路,他們在倫敦的行動因影響社會太大,警方亦向法院申請禁制令作出管制。 

作為一個律師,我有責任提醒大家置身在激進社會運動之中,也要留意法治的重要性。如果大家記得,5年前的「佔領中環」運動,當法院頒下禁制令,示威者最後也尊重裁決,和平散去。但是,在這半年的修例風波中,我發現不少人對「法治」有兩大誤解,我不得不在此撥亂反正。 

第一,有些人以為只要放火、打人後接受法律制裁,便不算破壞法治。我想告訴大家,縱火、傷人是嚴重罪行,無論背後有什麼動機、理念,暴力始終是暴力,不可鼓吹。第二,許多人不認同政府,連帶它執行的法律也一併不尊重。但請留意,政見不同是一件事,縱火、傷人是另一件事,政見不同不等於合理地犯法! 

在香港這艱難時期,律師眼見社會暴力行為,應否保持沉默?我認為當社會對法治有誤解,當大眾對暴力沉默,我們律師更要挺身而出,因為我們向法院負責之餘,也要向社會負責。過去5個月,香港律師會發了7篇聲明,除了譴責暴力、支持法治,又呼籲政府回應社會訴求。在十月的會員論壇上,我很高興看到會員踴躍發言,不但對香港當前局勢有想法,還建議不少我們律師此時此刻應做、可做的事,其中一樣就是捍衛法治。 

慶幸支持我們想法的人,大有人在。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九月在韓國首爾舉行的國際律師協會2019年年會上發言,一針見血地指出律師不單有責任促進法治,發聲要求各界正確理解法治,更是律師應有之舉。在當前混亂的香港,不少人是非不分,一個正確的法治觀念正正是幫助香港走出困局的明燈。 

2020快到,希望在新一年我們本著尊重和包容的精神,堅守我們的法治信念,祝願香港平安順利!

             彭韻僖
2019年12月28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