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200418】香港樂施會總裁 曾迦慧
2020-04-18

阿陳:

 

你最近好嗎?上回聽到你的遭遇後,心中一直記掛你的情況。

 

知道你在二月中,失去了茶餐廳當樓面的工作,手停口停,連床位租金也快負擔不起,做了最壞打算,可能要露宿街頭。但你跟我說,雖然前路茫茫,有手有腳仍想找工作做,不知你現在情況如何?希望你一切安好。

 

我相信很多工友跟你一樣,面對失業。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已經浮現,我在街上也看到很多小店結業。上星期,政府公布了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措施,重點是保就業。支援企業雖然重要,但對於像你這般已經失業的基層又有甚麼保障呢?

 

失業潮已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上月尾,樂施會聯同其他民間團體訪問了364位基層家庭,發現農曆新年後失業人數急升四倍,佔了受訪者一半。而我們的夥伴關注綜援及低收入聯盟,剛也訪問了50名深水埗及油尖旺區的飲食業中小企僱主,近九成說不會因政府新公布的工資補貼而改變裁員或結業計劃,相信失業人數仍會上升。

 

經濟下滑,正是考驗城市的社會制度是否穩健。可是,香港的失業保障制度疏漏處處。你跟不少剛失業的工友一樣,因為不符合工時限制,無法領取疫情下加碼的在職家庭津貼;而就業市場的權力失衡,亦令不少工友被迫由全職變散工,又或者被僱主強迫簽下「自願離職書」。現有的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根本未能保障他們;更何況,目前法例仍然容許以遣散費對沖強積金,最終損失的還是工友。

最後的保護網,就是綜援。政府剛宣布放寬綜援資產限額上限一倍,為期6個月。然而,我認識很多基層工友,如你一樣,就算失業,經濟困難,也不想申請綜援,我十分記得你跟我說,「只要四肢健全、頭腦清醒,也不想靠政府」。事實上,申請綜援門檻甚高,要接近「變賣家產」才符合條件申請,即使放寬限額,對於暫時失業的家庭而言,作用仍有限。 

 

最近有不少民間自發籌募的失業應急基金,向個別失業人士提供援助。但若失業潮下,單靠社會人士的善心、自發補漏,絕不能解決問題。政府角色又在哪裡?

 

觀乎其他政府的做法,內地、台灣、南韓、日本,以至加拿大、德國也設有失業保險制度。失業保險不是救濟,而是風險分擔的概念,透過各方供款,以解失業人士的燃眉之急。每個人都有機會失業,措施並非針對特定行業,或需要曾領取相關津貼才能申請,也可以涵蓋散工,能夠彌補失業綜援的不足。

 

國際勞工組織去年10月就失業保險發表報告,檢視了全球超過30個國家的失業保險制度。報告指出,失業保險讓社會整體分擔風險,對社會穩定和公平發展十分重要。就算是發展中國家,很多都能按其社會情況進行微調,推行失業保險;香港有更好的經濟條件,卻一直找藉口推搪。民間多年來推動研究設立失業保險制度,立法會亦曾經於2000年就有關議題進行研究,但政府卻以香港已有綜援、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為「擋箭牌」。是次危機,正突顯現行措施的不足,政府應該多行一步。

 

國際樂施會上周亦發表了最新報告,指出各地政府必須推出緊急措施,否則全球疫情將令五億人陷入貧困,向受影響貧窮人發放緊急現金是重要措施之一。香港政府財力雄厚,有能力做得更多。

 

阿陳,樂施會及其他民間團體暫時只可給予你一些生活物資的支援,讓你減輕一點生活的壓力,說到底,還是要政府走多一步,盡快向失業或就業不足的街坊提供不少於6個月的失業援助金,以及研究落實失業保險制度。願政府高層能真正聆聽基層的苦況,給予有需要的人更實質的支援,讓基層不至愈沉愈底。
救市,更應救人。

 

祝你身體健康!

迦慧

2020418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