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200516】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 馬仲儀
2020-05-16

親愛的香港人:

 

你喜歡看驚慄電影嗎?驚慄電影最駭人的是可怕的事情會不斷循環,令觀眾看得心驚膽顫。香港現在像套驚慄電影,17年前被市民離棄的人物,腳痛下台和辭官赴洋的,竟然再次出來指指點點!政治動盪、基本法二十三條,甚至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都在17年後重臨香港。

2003年3月,我是一個中大醫學院五年級學生,為了準備畢業試,遊走於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8A及其他病房。當時,教授通知我們課堂和臨床實習要立刻暫停,因為醫院內有不明傳染病爆發,不少病人都染病。我們躲在醫院旁的宿舍溫習,陸續收到醫院職員,市民,甚至自己同學染病的消息,大家慢慢地緊張起來。好不容易畢業了,7月1日我第一天當實習醫生,雖然當時SARS已完結,但醫院未完全降低防護級別,在病房工作整天都要穿上保護衣和戴N95口罩。下班時我雖已筋疲力竭,但在電視上看到50萬人上街遊行,市民高叫「不要23條」,我仍是徹夜難眠。

 

接著的十數年,我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每天營營役役。直到2019年夏天,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這個職位和社會持續的動盪,把我的世界倒轉了!多個月無奈和忙碌的日子固然難捱,當我在12月尾看到有關武漢爆發不明肺炎的報導時,心中更感到陣痛,17年前的記憶慢慢浮現,直覺告訴我SARS將重臨。農曆年前,香港從武漢輸入了第一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個案,醫院的「Dirty Team」開始運作。整個農歷新年假期我忙於留意每天官方的發布、收集同事的意見、接受不同媒體訪問。我們更在年初四和何柏良醫生舉行了記者招待會,要求政府關閉中港邊境和建議全港市民配戴外科口罩。 

 

除了是一個香港人,我更是一個前線「Dirty Team」醫生和工會會長,所以我想和大家分享抗疫百多天的心情。我覺得這段日子最難處理的是罷工問題:雖然大部分醫生都贊成暫時關閉中港邊境以抑止疫情輸入,亦認同醫管局應該為前線準備足夠防護裝備,但是參與罷工的並不多。作為一個醫生工會,我們未有帶頭參與,但我們和一些資深醫生都十分擔心罷工對年輕醫生的影響。一如所料,政府硬要把罷工說成是政治事件,政客不單針對曾參與罷工的同事,更希望打壓香港往後的工會運動。本會尋找過不同的法律意見,亦支援了一些求助的同事,我們會繼續注視局方的下一步的行動,為未來可能出現的法律爭拗作準備。

 

我和不少香港人一樣,覺得疫情中最令人氣憤的是政府漠視市民訴求,把政治考慮凌駕在公共衛生之上。2月初時,政府對中港邊境寬鬆處理,讓不少國內旅客從香港轉到世界各地。限聚令,一條為了防止傳染病散播的條例,竟被警察用來驅散表達政見的市民。疫情至今,政府仍未能向基層市民提供足夠的外科口罩。香港人對政府失去信心,努力自救,最終抗疫成功。

 

抗疫期間,市民對醫護人員寵愛有加,不需列隊鼓掌,你們偶爾的一句問候、加油,已十分窩心。一位明愛醫院的好友分享了一個感人故事:他曾診治一位嚴重的疑似新冠肺炎病人,呼吸困難的伯伯向同事說:「醫生你也要小心保重呀!對我不要太盡力了……」病重的伯伯還關顧醫護人員的安危,這就是香港人美好的一面。香港人更無私地向身邊人分享大愛:小商戶和年青人搜購和分派防疫用品給有需要的市民;清潔工人辛勤工作,保持環境衛生。大家堅守不同的崗位,各自為控制疫情努力。

 

有人問這次疫情後,它日還會有 SARS-COV 3.0 , 4.0, 甚至 5.0 侵襲嗎?如袁國勇教授和龍振邦醫生的文章說到,人類若不改陋習,繼續在環境惡劣的濕貨市埸賣買、屠宰野生動物,食野味,便會不斷接觸到來自自然界的新型病毒;若世界各地仍對傳染病掉以輕心,拒絕快速、誠實地通報,像今次般全球疫情便會不斷輪迴。

 

親愛的香港人,今次疫情和社會狀況一樣,反覆多變,必是一場持久戰。希望大家能多學習公共衛生知識,不能隨便鬆懈。香港人不需別人帶領出發,大家保持清醒的頭腦和堅毅的決心,一同勇敢地捍衛這個城市的價值和健康。

 

馬仲儀

2020年5月16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