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青年協會總幹事 王䓪鳴
2015-01-11

銘之:

我做了幾十年青年工作,從來沒有像近期一樣,有那麼多人向我表達對青年人的關心。發生了兩個多月的佔領運動,新聞鏡頭所見,不少參與的都是年青面孔。正如您也問我:香港的青年人是不是出了問題?政府和青年人之間的鴻溝,怎樣去彌補?社會如此分化,香港可以怎樣走下去?

大批青年人參與社會抗爭活動,的確反映了他們對政府的失望和不滿。當然,牽涉的原因難以一概而論。不過,青年人對自由、民主的嚮往,世界各地都一樣。社會進步了,他們對公義、平等的追求,都比以往更加明顯。現在他們無論讀書、就業、成長,都面對更大競爭和壓力。在職的青年,多年來平均收入都增長緩慢;相比不斷上升的樓價,經濟自立和置業的願望,對他們來說都是遙不可及,以致愈來愈多年青人都排隊輪候公屋。

 

而身份認同方面,香港回歸祖國,在一國兩制之下,青年人既要與「一國」接軌,亦要適應「兩制」的差異。國家的發展、香港的發 展,青年人本應都是有份的;但他們是否真正感受到這些發展與自己息息相關?抑或仍是隔岸觀火?他們頭腦上雖然明白要建立「有國有家」的觀念,但實際上是否 找到自己的身份和定位呢?除了有情感上的聯繫,又有沒有充份知識和經驗的基礎?當中的過程,也是需要時間和歷練的。

我們近日也會聽到社會上不少批評青年的聲音。他們覺得青年人衝動、魯莽、太理想化、不顧現實,對他們留有相當負面的印象。有些人甚至會對青年人失去信心和信任。對於社會上出現這種不信任年青人的趨勢,我是有擔心的。

一 個有互信的社會,是凝聚人民最好的黏合劑;就好像膠水一樣,可以將人心團結起來。信任年青人,聽起來好像很抽象,其實是一種「態度」和「良好關係」的基 礎。這也是我從您外婆、即是我媽媽身上領略出來的學問。她信任我,從小讓我學習承擔責任;即使我犯了錯,她仍然有信心可以將我教好。這就是她對我信任、同 時又是她對自己自信的一種表現。

在我接觸青年人的過程中,我亦學會凡事都應該看高年青人,而不是看低他們。要將他們看成是社會的「資產」,而不是把他們看成是社會的「問題」。兩種態度,結果會截然不同。能夠看高他們,他們就會爭氣、不斷向上游;否則,他們只會行相反方向。

對 於掌權的人來說,我認為他們同樣應該有一份自信和胸襟,接納青年人有不同意見和想法;透過互動溝通和了解,盡力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信任青年人,不等如要 放任或放縱他們,而是相信他們可以承擔起責任。事實上,監察政府施政也是作為市民的責任。包容多元,求同存異,向來就是香港作為文明社會的特質。

信任是需要雙向的。對於青年人來說,我亦希望他們能夠開放自己的視野,認識歷史、世界大局和國家發展,紮實自己的學識同修養,表現出理性、盡責的一面;而且運用他們豐富的創意,努力將香港建設得更好。

今日的青年人,比過去更加樂意參與社會事務,他們的社會意識強了、公民素質提升了,都是值得欣慰的。但是,仍有相當部份青年人覺得自己的聲音沒有受到重視,也感覺不到意見受尊重和理解。當中的落差,政府是要嚴肅面對的。

我希望政府和社會各方面都能夠多行一步,展現出他們的自信和對青年的信任,開放更多機會與渠道,讓青年人多些參與社會的決策和發展,鍛鍊他們的責任與承擔感,使到他們的參與,發揮更實質的意義和價值。

如果我們都想年青一代能夠看見社會的前景和盼望,政府亦應該認真審視現有政策措施與資源投放,以「投資」而不是「救濟」的心態幫助青年人;多些為他們的長遠發展拆牆鬆綁。無論在就業、創業、教育培訓、促進他們的競爭力,以至社會向上流動方面,為他們開創更多空間和機會。

香港都是從過去許多困難走到今天。每一個危機都可以是契機。只要大家願意攜手,保持積極向前的態度;我很有信心,我們的青年人,一定可以繼續為香港開創新的景像。

 

祝您們一家身體健康!希望您有時間回香港探望我們。

 

                                                                                                                 四姨

                                                                                                                     王䓪鳴

2015年1月10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