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亞視前編劇 陳十三
2015-04-05

亞洲電視:

已忘記了多少年沒有跟你聯絡,偶而以為重遇故人,興奮地跑上前一看,原來是同名同姓的陌生人,只是外面披著你那副早已破敗不堪的舊皮囊...

自從得知你變賣自製劇集那刻開始,「紫釵記」中霍小玉的侍婢浣紗的一段唱白,總在腦裏瑩繞...

浣紗說:「...我小姐毀家為情,遇人不淑,賣去上鬟釵,僅餘九萬貫,觀音三萬,皇母三萬,如來又三萬,我怕我家小姐,死無桐棺可殮!...」

但是,霍小玉還能花前遇俠,劍合釵圓你,卻失救而死,含恨而終,就是求仙求佛,也再沒有黃衫客來為你代抱不平...

有人說你活該,要請小鳳姐來高歌一曲「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

也有人說可惜,更多人說是解脫...

而我想說的是感謝過去的你帶給我的一切,還會珍惜你以五十多年歷史換回來的啟示---大眾傳媒如果漠視群眾的需要,最後必遭群眾所棄!

舉個例子,人所共知免費電視最大的基本觀眾群就是家庭主婦,而電視劇集就是免費電視最重要的收視和收入來源,不少人認為免費電視行業日走下坡,是因為只懂製作「師奶」劇,但你讓我明白這不是事實,罪也不在「師奶」劇。

「師奶」大多是母親,試想一名母親每天為家庭辛勞頻撲,為了讓子女有更好的生活而省吃省用,她們不懂或不願花費在日新月異的電子媒體中尋找消遣,只會在每天茶餘飯後的時候,享受免費電視提供的劇集節目,與劇中人同喜同泣,那多製作一些給自己或別人的母親欣賞的劇集節目有何不妥?

而你令我肯定好的「師奶」劇,就如「大地恩情」、「再見豔陽天」等等,不單可以叫好叫座,亦絕不是只有「師奶」觀眾才懂得欣賞!

問題是「師奶」劇也有好有壞,題材也不應一直是舊酒舊瓶。「師奶」也會隨時代進步,要求亦會提高,假如漠視她們的需要,固步自封,事實証明「師奶」最後也會離你而去...

當然,你也讓我明白到擴闊觀眾層面,開拓新題材的重要性,所以,你給予我一個自由的空間,創作了「我和殭屍有個約會」這個改變我一生的劇本。

或許,在新媒體的衝擊下,免費電視廣播真的已步進黃昏時期,但,從麗的呼聲開始,以至今天的亞洲電視,無數次充滿戲劇性的起起落落,卻讓我堅信只要用心製作,尊重觀眾的需要,尋求思維上的突破,這個行業必定會找到一個新的定位,繼續陪伴觀眾渡過每一個晚上!

縱然不捨,但你的命運卻是我無力改變的,新的競爭者即將上場,我相信亞洲電視留下的啟示,將會讓未來的電視大戰更加精彩!

最後想說的是希望你的管理層及投資者,能讓員工能有尊嚴地渡過這最後的十二個月!

                                                                                                            

                                                                                                                                                             陳十三

                                                                                                                                                          2015年4月4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