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25周年系列】第五集:第158條
2015-04-16

梁愛詩:「法律解釋權是一個合理合法的權利,不應該當它是洪水猛獸。」

黃仁龍:「香港特別行政區是有我們的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釋法權是不能輕率而行。」

袁國強:「解釋《基本法》已經是最後一個,如果沒有其他方法,不可能於香港內部處理的時候,才會用的方法。」

 

本集回顧《基本法》第158條:《基本法》解釋權。



陳文敏:「輸打贏要,即是我喜歡我便會跟,如果我不喜歡,我便會保留權利,會不會人大釋法。這個正正便是你對法院不尊重的地方。」

譚惠珠:「希望盡量都不要釋法,香港自己解決問題。但如果在逼不得已在除了釋法外,沒有其他辦法解決這個問題,都是需要釋法的。」

戴耀廷:「必須要有制衡的制度。人大釋法的問題是整個制度沒有制衡。」

 

人大釋法,充滿爭議。當年在《基本法》諮詢委員會都有討論,我們翻查1988年《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報告。

 

《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條文總報告-第九章。

委員A : 「人大常委會是一個政治性機關,若果由它來解釋《基本法》,特區高度自治便會形同虛設。」

委員B : 「特別行政區享有的是高度自治,而不是獨立,所以由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是主權的體現。」

 

1988年,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條文總報告-第九章。

委員C:「如果人大常委會有《基本法》解釋權,便可以隨時針對特區做違憲審查,特區只能依賴人大常委會自我節制,於法理上完全無保障。」

 

1988年,《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專題報告。

委員D:「人大常委會如果有權主動解釋《基本法》,即是人大常委會可以隨時解釋《基本法》,這樣做會破壞司法獨立,干預特區法院的審判。」

 

面對種種質疑,有《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內地代表在1988年這樣回應。

 

1988年,《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內地草委訪港小組的回應輯錄。 

草委A:「中國建國40年以來,人大常委會解釋憲法的例子很少,何況在香港,所以將來真的由人大常委替香港解釋的情況會更少。」

草委B:「人大常委解釋《基本法》是要從《基本法》的條文原則與精神出發,便是「高度自治」及「一國兩制」,不是隨心所欲的解釋,否則便是修改《基本法》。至於屬於香港高度自治範圍的,當解釋《基本法》時,中央便不干預。

 

歷史走到1999年。

葉劉淑儀:「因終審法院的裁決,而享有居港權的內地人達167萬5千。」

董建華:「終於在一個完全合法及合憲的情況之下得到一個完滿解決。」

 

1999年6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第廿二和廿四條,解釋港人內地所子女居港權。

5年後,人大第二次釋法。2004年4月26日,人大主動解釋《基本法》附件一,說明2007不會有雙普選,還指明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就要完成「政制發展五步曲」。

 

董建華:「我發現如果我站立時間太久,雙腳是不可以的。」

2005年3 月,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華未完成第二任期便辭職,補選特首的任期,是2年?還是5年?

曾蔭權:「我深知道這不是一個最受歡迎的決定,但我肯定這一定不會影響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2005年4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第53條,列明補選特首的任期,只是前任餘下的任期。

湯家驊:「香港人每次都只是受難者,(哽咽)我們是無助無力和無奈。」

 

2011年,終審法院處理一宗商業糾紛時,就剛果是否享有「絕對外交豁免權」主動尋求人大釋法,因爭議涉及外交問題,屬中央管轄範圍。

香港回歸至今18年,一共經歷四次釋法。

 

李柱銘和譚惠珠都是《基本法》起草委員,各自對第158條有不同的理解。20多年前的爭辯,一直延續至今。

李柱銘:「《基本法》第二十八條釋法方面,我是不滿意的,由始至終都不滿意。根據普通法,所有對法律、包括對憲法的解釋權都是在法庭。因為,我們是三權分立,你立法完,不是由你去解釋,但是中國不同。」

譚惠珠:「《基本法》是凌駕於香港的法律。沒錯,我們在香港的法律使用的是普通法。但《基本法》的解釋,由於這是由人大所立的法律,不是由香港立法會所立的,就只有人大常委會有最後的解釋權。這是憲法附予人大常委會的權利。」

李柱銘:「現在《基本法》是有列明的,中央不可插手干預香港的內政,他有沒有實行呢?所以就算列明亦沒有用的。」

譚惠珠:「是不可能《基本法》內去約束由憲法給它的權力,根本是做不到的。有這樣意見的朋友,他有表達的自由,但事實上在法制和憲制上是不可能實行的。」

 

香港特別行政區首位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在卸任後說,人大常委會有權釋法,香港人要接受這個是制度的一部分。

李國能:「我不會說當時是誰對誰錯。我只是說99年那次是一個新的憲制秩序雛型,起初的幾年是一個很寶貴的經驗。」

 

釋法,會否已經成為人大常委會的習慣呢?

 

《基 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教授有這樣的見解。他說:「我並不認為過去十多年的實踐是形成一個任何關於釋法的習慣。而中央有關的官員亦曾經表示,除非是逼不得 已,沒有其他方法的情況下,否則他們是不會輕易動用人大釋法的權力。所以,我估計未來人大釋法都只會限於非常特殊、罕有的情況,而不會經常去使用這個人大 釋法的權力去解決一些《基本法》的爭議。」

 


【千禧年代】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編導:袁梓珮
環節:劉善茗、張璟瑩、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基本法25周年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