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25周年系列】第六集:第107條
2015-04-20

中英聯合聲明3.8

香港特別行政區將保持財政獨立。中央人民政府不向香港特別行政區徵稅。

 

香港回歸至今,總共有四位財政司司長,曾蔭權、梁錦松、唐英年、曾俊華,一共有18份財政預算案。

 

2000年,曾蔭權:「我們不知道這個中期性的財赤是結構性,還是同期性的問題。」

2002年,梁錦松:「看情況這個財政赤字都應該是結構性問題。」

2005年,唐英年:「經濟正在轉型及政府的結構性財赤仍然未消除。」

2015年,曾俊華:「你是看到,大約10年左右,我們開始有結構性赤字。」

 

回歸後,幾任財政司司長都曾經提及「結構性赤字」。2002年,當時香港正在受亞洲金融風暴打擊而處於經濟低谷。當年預算案預測香港出現656億赤字,是香港歷年最大赤字預算。當時有人質疑,這份預算案違反《基本法》107條。

 

《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

 

時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基本法》是說力求收支平衡,政府開支和生產總值相適應,但沒有明確說明多少年,所以是否違返《基本法》呢? 我認為我們不是。」



我們翻查1989年11月《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條文總報告,有香港諮委建議刪去整條條文,他們認為法律不應包含財政管理策略,加上中英聯合聲明規定,香港自行處理本身的財政事務,因此特區政府應該有不受限制的權力。對於條文的字眼,仍有很多質疑。

如何為之「量入為出」呢?怎樣是「力求」?「力求」有沒有約束力呢?誰有權評核特區政府有沒有「力求」收支平衡?如果特區政府沒有「力求」,是否屬於違憲?如何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適應又怎樣解釋呢?

 

第107條仍未定稿的時候,條文內曾經出現「在若干財政年度內,保持基本平衡」的字眼,當時內地草委又如何去理解這些問題呢?

 

1988年6月,內地草委訪港小組就《基本法》徵求意見稿回應輯錄

「若干財政年度內」是指在五至十年內,有兩三年有赤字,另外兩三年有盈餘,加起來便是基本平衡…」

「其實這個問題不單止在於平衡預算,更涉及財政儲備和盈餘的問題。」

「若 果將來財政出現赤字,數字很大,時間很長,而且過去的盈餘用完,該怎樣呢? 《中英聯合聲明》沒有作出規定,《基本法》亦沒有規定,但從邏輯上推論,由於香港是財政獨立;中央人民政府便沒有義務補足香港的財政赤字,這樣香港便只可以借貸,發行債券,但後果需要慎重考慮。」

 

年近93歲的黃保欣,當年是《基本法》草委會財政及經濟專題小組召集人,《基本法》第五章有關經濟的條文,他給予了很多意見。

黃保欣:「我當時是這樣想的,香港沒有天然資源,如果用錢太多亦都不能處理。而且亦需要留作備用。」

 

曾經歷抗日戰爭,來到香港白手興家,黃保欣積殼防飢的理財之道反映在107條上。

黃保欣:「如果依照我自己的意願去寫,《基本法》會寫得更加嚴格,我甚至主張《基本法》內列明政府的開支不得超過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二十。但是很多人都反對,這個我認為香港人是有需要明白,錢總有一日用完,有儲備總好全部用完。」

 

回望25年前的起草階段,身為草委的黃保欣更和當年的諮委陳坤耀,1988年8月,一同出席港台的《基本法》節目,為第107條應刪去還是保留,有過激烈爭論。

主持:「《基本法》起草委員,黃保欣先生。」

黃保欣:「你是否認為我們的預算可任由將來的政府來定,如果要支付很多錢也不要緊呢?」

主持:「《基本法》諮詢委員,陳坤耀先生。」

陳坤耀:「我認為將來的特區政府會是一個理性的政府,如果利用經濟條文去限制,將來如果想支出更多於社會福利上,而又不容許支出,可能會逼使很多人上街遊行。」

黃保欣:「這是關乎幾百萬人的事,不能說是相不相信。如果我們相信將來的人便不需要法律,《基本法》便是要保障我們會有這樣的經濟制度。。」

陳坤耀:「我覺得未來經濟比較成熟時,為什麼不給予市民更多福利呢? 一般人現在認為起草委員怕給予市民福利,對我而言,給予福利,經濟成熟,可能是可以考慮的事情。」

陳佐洱:「香港的社會福利,有必要隨經濟的發展不斷去改善和提高,這也寫進了《基本法》,97年以後一定會比現在更好。但是人民現在看到,政府的各類社會福利開支,忽然變了一輛超一流的高速賽車,照這個速度往前開,不用多少年,肯定車毀人亡。」

1995年,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陳佐洱,指責彭定康政府大幅增加社會福利開支,最終可能會「車毀人亡」。

 

事隔廿年,香港堅尼系數達0.53,政府財政儲備高達約8千億。近年,要求政府增加福利開支和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呼聲,此起彼落。

黃毓民:「香港的堅尼系數早已超過警界線,年復一年,財政預算案亳無新意,守成有餘,開創不足,為何要還富於富?不是還富於貧、還富於民?」

湯家驊:「你有你水深火熱,我有我死守糧倉」,到今年已經開始令人感覺不是「估錯數」,而是一個極之不負責任的理財哲學。」

梁國雄:「陳佐洱說:「車毀人亡」,拖延了20年,2017都不會實行全民退保。」

 

一個議題,討論了25年。

專題分類:基本法25周年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