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Hands for Nepal 義工 王惠芬
2015-05-10

Nauraj:

從昨日的面書知道你和幾位朋友自發組織居民協助救災,連日來奔波勞碌,各人都沒有足夠休息而一一病倒了,很是掛心,祝願你們各人早日康復!

你的故鄉博克拉和鄰近的廓爾喀(Gorkha),都是今次受災地區,(Gorkha)更是位處震央, 造成超過八成的建築物倒塌,電力及通訊中斷,道路被山泥阻塞,救援物資不能送到。我們的朋友Kisan 的七名家人的生命,就是在這個地方被這無情的災難奪去了。

其實廓爾喀(Gorkha)與香港甚有淵源,也是香港歷史的一部份, 是輸出最多踞喀兵的地方, 他們在上世紀來到香港,為香港駐守邊境,堵截非法入境者,又為少年警訊搭建房舍,為新界稔灣築橋,為殘障兒童之家裝設水箱;當然還有現在十分著名的「毅行者」,其實本來就是踞喀兵的日常訓練活動,現在於香港生活的一萬六千多名尼泊爾人,不少都如你一樣,是踞喀兵的後裔,落地生根,成為香港人口的一部分。

 

今次的大地震,不但震崩了無數的房屋及建築物,死傷慘重,還令到超過二十萬人無家可歸,數百萬人受影響,亦震碎了千萬人的心。不少地方仍然由於道路毁壞, 救援人員未能到達,活在水深火熱,惶恐和絕望之中,所以你組織居民,到不同村落進行自救行動,背著重甸甸的救援物資,包括帳篷、衣服、食物及食水,行走多 個小時才能深入受災的村落。你們這種無私的義舉,一方面我十分欣賞,另一方面亦深深感受到在這種多山丘,多山谷的地理環境救災實在非常艱鉅。你們的工作十 分重要,請你們好好保重自己,並且保持希望!

有一些香港人不明白,為甚麼尼泊爾政府已宣布成立一個永久性的「總理災難援助基金」(Prime Minister Disaster Relief Fund),由總理擔任主席,負責指揮和統籌運用賑災專款,為何不少尼泊爾災民仍然怨聲載道,控訴政府救災不力及無能?你和不少泥泊爾朋友都告訴我,原因 是尼泊爾官員貪污嚴重,政府部門運作沒有透明度,亦欠缺有效的監察,所以國內外的尼泊爾同胞都不太信任政府,令人很氣餒。但請你記住, 有很多人都是相當關注尼泊爾的災情的,例如我們上星期便舉辦了一個燭光晚會,為尼泊爾祝福,有不少人參加,並且踴躍捐獻,事實上,香港的不少國際非政府機 構,這時亦正在積極進行不同的籌款活動,期望出一分力幫助尼泊爾救災及重建。

中國人有句說話:「四海之內皆兄弟」,我相信「四海」的現代意義不限於國家民族,而是指整個地球;更何況尼泊爾人與香港關係密切,更應盡一分棉力。當然, 捐助也應該先要認識當前情況,現時尼泊爾只有加德滿都機場可以讓外國航班升降,處理能力有限, 與其個別人士收集物資寄去尼泊爾,倒不如用捐款支持國際非政府機構或當地民間團體更實際和有效,因為前線救援人員才知道災民最需要的是甚麼,亦最能夠統籌 物資選購及分發,相信這點你亦會同意的,對嗎?

Nauraj,你十三歲時移居香港,在香港成長和受教育,直至兩年前才因不習慣香港急速的生活節奏,以及中文教育缺陷處處令你找工作處處碰壁,所以才回去 尼泊爾生活。我常常記得你跟我描述你的家鄉博克拉的自然風光有多美, 因此我早早就訂了六月中的機票,預備去探望你,和探訪當地一些非政府機構。盼望救災工作能夠順利進行,情況早日穩定,讓我6月能夠成行,到時我可以親身了 解災情,並與你促膝詳談。

祝好及常存盼望!

                                                                                                                                         Fermi
                                                                                                                                   2015年5月9日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