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 羅致光
2015-05-24

珊:

上次你參加71遊行已是十多年前的事,離港多年,我相信你仍關心香港的未來發展。在過往兩年,就未來香港的政制改革爭論,特別是在2014年9月底開始持續了79天的雨傘運動,可說又是一個火紅的年代。你或許留意到,daddy雖然參與政治多年,大部分的精神都是放在公共政策上,在純政治問題的討論,除了在民主黨內,甚少公開發表意見。不過,由於香港近年政治的生態不斷變壞,爭論不休,政府認受性不斷下降,立法會經常出現拉布,行政與立法的關係惡化,平均每天都有多個示威,雖然仍大體上還算是和平,間中亦出現街頭衝突,政治的問題已經明顯地影響了經濟與民生。單是看香港上巿公司的巿盈率明顯偏低,便可知到一般香港及國際的投資者,對香港未來的經濟表現都看淡。若2017的香港政制還是停滯不前,香港的前景只會更令人擔心。

2013年3月24日,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喬曉陽在深圳,就香港未來政制發展,表達了看法。一般人的理解是就2017年的香港特首選舉,中央要求零風險,不會出現一個「不愛國愛港」的候選人當選,危害國家安全。我當時便覺得如此開展政制討論,必然胎死腹中,香港前景堪然,所以改變了我自入大學以來,都很少公開談論純政治議題的行為。近這兩年,朋友在傳媒中多見到我談論的,已不再是扶貧與關愛基金,而是捲入了政改爭論的漩渦中。我只是希望可以在政改中,找出一個中央可以管理的風險,香港人大部分都可以接受,部分香港民主派可以接受的方案,讓政制可以向前走,香港可以繼續向前走的機會。要有一個中央零風險,香港泛民主派都接受的方案,基本上今天不會有,若今天原地踏步,將來便更渺茫。當然,世界會變,中國會變,香港自然會變,但我們總不可以「守株待民主」,香港能否等到那一天,都是一個疑問。

 

人大常委2014年8月31日的決定,令人失望。由於我從不抱厚望,所以情緒上沒受多大的影響。不過831決定,激發了雨傘運動,帶動了香港新一代的政治醒覺。

今年4月22日,政府在立法會提交了政改方案,內容看來是在831決定的框架內甚為保守的方案。香港民意明顯地分歧,不足半數的巿民支持,近4成反對。雖 然,我一直認為,香港民主發展得來不易,理應寸土必爭,但眼見現時政治局勢,不論政改是獲通過還是被否決,結果都會令社會撕裂加劇,可算是進退兩難。眼看 政改方案在立法會被否決在即,我再次在民主黨內公開表達要在否決與贊成之間,找出第三條路,一個清楚大多數香港人都會接受的方案,讓香港可以向前走。根據 多個民調,若加上白票守尾門(即在普選上給予選民None of the above)的選擇及將現時的公司票改為個人票,便有超過七成的香港人會贊成政改方案,這是第三條路的其中一個考慮。當然,在這個水火不濟,鬥得「有你冇 我」的年代,我這個做法,只會自討苦吃,兩面不討好。雖然,我不會介懷受到民主黨內部分人的批評,有些更是惡意及人身攻撀,不過,我亦只知道政改討論發展 至今,時不與我,我所謂拋磚引玉的提出意見,都只會是拿著磚頭砍自己的腳。不過,還是要我這個活了一甲子的人,繼續呆在樹下,等待一世都袋不到的民主嗎? 只有撫心自問,是否對得住自己,是否對得住香港。

這兩天北京的代言人,香港各大商會都已對上述第三條路說不,看似他們都不太想解決香港所面對的矛盾,是否真是想香港政制向前行一步,都令人有所懷疑。

不過,後話還是有待未來一個月的發展,政治的一個月雖是轉眼間,亦可以是一個很長的時間。第三條路是否已是此路不通,還是拭目以待。

Bye Bye

 

                                                                                                                                  Daddy

2015年5月23日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