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支聯會教育及青年部副召集人 黃克廉
2015-06-07

彥仔:

前晚參加完了維園的六四燭光晚會就立即回家寫信給你。你未回港,沒有和我一起參加。晚會已是第26年了,和以前一樣我都是帶著哀思和沉重的心情去參與,但今年香港社會發生了很多事,塑造成了不一樣的晚會,觸發了我有很多的思緒,很想和你分享。

同樣是民運歌曲、致詞,同樣是民運人士及家屬的狀況報導。這部份總會將我從日常投入工作的情緒帶到思考中國的前途及自己的角色定位。

同樣是參加者眾,年青人及內地市民佔了一定的份量,晚會主持向參加者詢問誰是學生、誰是國內市民時,令我詫異 是不少人舉起燭光才回應。可見晚會確發揮了一定的功用,將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的訊息,帶到當時仍未出世的年青人的認知中,也令到仍然處身新聞封閉的國 內人民有機會知道當年發生在自己國度內,一件政府鎮壓民眾的慘事。

燭光如海,表達民眾對平反六四的執著及對死難者的哀傷,來維園的原因不盡相同,這晚一起來參加這被稱為行禮如儀晚會的執著,相信是對當年為爭取國家自由民主而犧牲者表達敬意,也是對當權者妄顧人民,為一己政權安穩而展開屠殺發出怒吼。

彥仔,不知你有沒有留意到,你不在香港的這幾個月,香港發生了雨傘運動和政改爭議。除了愛字頭組織及建制團體 配合港府和中央活動頻仍,要制衡香港的民主力量和社運團體外,另一翼的本土力量也在發展中。兩種立場截然相反的力量都不約而同,對支聯會的主張展開攻擊。 而學聯在雨傘運動後也受到攻撃而要重新整合,這個支聯會的創會成員首次缺席今年的六四晚會,四間大學學生會以本身名義自行參加,而另一些學生組織以遍地開 花的形式,各自在不同地點舉辦集會和活動。

 在這樣的背景下,晚會比往常又多了一些不同之處。除了愛字派及本土派場內外的零星的叫駡及騷擾晚會的舉行,和多了不同地點的集會活動之外,相信不少人也會和你和我一樣,會思索兩個由此帶來的議題。就是香港是否應該、是否可以和中國割裂?是否這樣香港就可以更自由,更繁榮?

 

彥仔,相信你和我都會一樣覺得這個問題的答案分明,從主張的可行性、港人身份血緣以至目標的成效來看,答案都 是否定,我和你都在香港出生,難度就應該否定你爺爺在港的居留嗎?香港人除了少數原住民外,大部份都是國內來客,再生下我們現在的第二、三、四代。但若然 本土派的主張從香港的承受力、市民基本生活質素著眼,要推動本地建設及改革,這點應無異議,大可理性探討。

 另一個橫亙心中的問題,記念六四是否不應只有六四晚會,遍地開花才令每個人有合適的選擇?彥仔,你會怎看呢?我就會尊重年青人對存在的事物應有的懷疑和探索精神,這也是人類進步的一個動力。

 所以若你明年選擇到其他地方參加維園以外的晚會,我會欣賞,而且相信你一樣會思考、沉澱而有更深入的得著。而你老爸我當然仍會年年到維園去參加晚會,因為那裡是全球唯一的地方,可以26年,每年出現十數萬人的集會,展示出一種集體凝聚力,每個人微弱的聲音,匯聚成驚人的力量,讓舉世各地都看到,香港仍是一個可以自由聲討不公義的地方。你一定會問我,不怕維園晚會的參加人數會減少嗎。我感情上是不想見到這情況,但我的阿Q精神會安慰我,只要有人堅持悼念死難者,堅持追究暴力鎮壓民主運動,不管人數多少,掌權者就會不斷被提醒,他犯了大錯﹗他心知肚明當時的政權是錯了。

 彥仔,你下月就要回家了,我期待著見你和你詳談。

 

                    爸爸

2015年6月4日凌晨

 


【香港家書】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