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變了樣?
2015-07-03

政改最終被否決,在過去20個月的討論過程中,政改方案獲通過與否被提升至「一國兩制」在香港成功實踐的層面,坊間亦有不少聲音重提修改《基本法》。香港踏入回歸中國的第18個年頭,《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與當年構思時相比,是變了樣嗎?

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教授丁偉指,自習近平上台後,中國的外交政策由「和平發展、和諧社會」,隨中共領導層的更替轉至強勢。國力的上升亦關乎香港近年與中央的關係,例如《一國兩制白皮書》和人大8‧31決定的出台。

正當外界一直期望,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會伴隨著逐步的政治開放,可惜期望落空。教院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助理教授方志恒說,「過去10年,所謂的中國模式,就是一手經濟開放,另一手政治收緊,如此的黨國機器現時相當強勢」。他續指,縱使期望開放中國的想像被壓碎,港人仍要思考該如何面對如此的「天朝中國」。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認為,中央並無惡意要意圖削弱香港原有的自由、人權甚或自治空間。「第23條立法自2003年至今從未再被提起,其實如果政府在立法會有足夠票數,從2003年到現在任何一個時間,第23條立法都能被通過。」

年青學生於六四晚會上焚燒《基本法》,要求修改條文;民陣又以此訴求作為七一遊行的眾多口號之一。在修法的呼聲又再冒起,修改《基本法》真的能解決現時香港的政治困局?

對於學生的行動,方志恒理解他們這種理想主義的心態。「但現實政治環境下,香港的民主派又何力量和籌碼,能修改基本法?就算北京允許,又如何能確保修改基本法的方向是符合我們所想?而非進一步讓香港的自治空間再被侵蝕」。

但修法在現實政治環境下,並非易事。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指,除非香港社會有高度共識,以至三分二的立法會議員和人大代表都支持修法建議,否則都是不可行。「提出修改《基本法》已很難,至於中央是否同意又是另一個問題」。

丁偉說,「文字是死,人是活」,《基本法》非神聖不可侵犯,但修改《基本法》並非能解決香港現時政治問題,還要視乎中央領導層的想法,「修改基本法不只是法律問題,還是政治問題」。他說「如果中國領導人要以強勢手法統治香港,他仍能在《基本法》中找到條文引證其做法合理、合法。」

那麼,香港在洪流之中,又如何能貫徹落實一國兩制?

方志恒認為公民社會是最強大的力量能撐大自治空間,抵抗「天朝中國」。他說各個行業和界別都出現赤化現象,北京的影響是無孔不入。在20個月的政改爭議中,有專業人士成立關注組織,表達對政的關注,又設街站向途人解說政改方案的爭議點。方志恒形容這是「值得期待」的趨勢,「香港人在地抗爭,在地抵抗赤化,衛護核心價值,是香港未來民主運動的方向」。

對於香港近年的公民社會發展,丁偉有以下觀察,「近年不少學生、婦女、街坊等新組織成立,表面上非政治性,但事實上卻配合北京治港政策」,此外還有不少激進的組織冒起,「不僅是香港社會撕裂,連公民社會亦都撕裂」,擔心「中共正進行他們強調的『群眾鬥群眾』」。

對於丁偉的憂慮,陳弘毅則認為看不到中央對香港有惡意企圖,要控制香港各方面,或侵害港人自由。中央的政策只想確保香港繁榮安定,不要出現顛覆中央政權的力量。

港人與中央關係嫌隙愈見明顯,本土意識日漸增長亦不容輕視,坊間再度響起修改《基本法》的呼聲。香港步入後政改的年代,「一國兩制」這個國策應如何走下去呢?

 


【自由風自由 Phone】

星期一至五黃昏五至八  1872 311 始終如一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
評論員︰葉健民、黃均瑜、李律仁、關焯照

監製:陳燕萍
製作團隊:唐偉傑、黃雯娟、梁仲禮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