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聽不到的聲音
2012-11-13

經過2003年,香港人知道自己有能力改變現實。

 公民社會可以怎樣參與管治?政府通常會透過發表諮詢文件,邀請市民給予意見,或成立諮詢委員會。這些方法能否把公民社會的聲音傳到官員耳邊?
 
香港大學公民社會與治理研究中心總監李詠怡說,現時諮詢委員會的組成出現偏聽的情況「我們的政府偏聽。政府委任諮詢委員會或地區組織時親疏有別。政府傾向委任一些想法相近,支持政府的人。這樣做只能吸納某些府信任的社會精英。」
 
李詠怡表示,政府經常在政策制定至尾聲時,才諮詢市民。「傳統諮詢機制過分行政主導,由上而下,由政府決定整個議程,至政策執行階段前,才做諮詢工作,很多事情早已決定。這種做法不行。」
 
若果諮詢機制無法疏導民意,會出現甚麼效果呢?
 
市民會以抗爭手法表達不滿,正如反對拆毀天星碼頭、反高鐵、反國民教育等群眾運動。
 
政府常說已就政策諮詢市民,市民反問政府何時諮詢過他們。市民在新界東北發展區的論壇中的講話反映此矛盾。
 
「你搞壇『大龍鳳』就叫諮詢。」
「你們說諮詢了十多年,今時今日,我沒讀過一份文件,沒見過一個官員,這是甚麼諮詢?」
 
近年, 不少市民就單一議題,表達出強烈的反對意見。李詠怡分析,吸納民意機制無改善乃主要原因。「政府聆聽民意的機制沒有大改善,這才是近年公民社會如此有對抗性的原因。當意見或利益分歧在萌芽階段時,你不處理,就會讓衝突不斷升温,大家失去對話,失去互信,變成對立陣營。失去商量和妥協的餘地。」
 
究竟,政府要怎樣才能吸納公民社會的意見,達至政通人和呢?
 
「你要在政策制訂過程多點由下而上,設立一些機制令不同群體,不同主張,不同持分者,有機會走在一起去討論。這樣能避免大家各走極端。」
 
2007年,當時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出席民間保育皇后碼頭論壇時說:「由公眾諮詢進入去公眾參與,其實是兩碼子事,我完全明白,不透過第三者,能夠直接見,能夠直接講,我們直接講。」
 
今天的林司長和特區政府還記得此話嗎?

收聽請按

專題分類:公民社會系列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