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香港 之 工作無盡時 (第三集)
2012-12-07

前言: 政府正就標準工時諮詢市民意見。你每天工作幾多小時呢?四個來自不同行業,活在香港的打工仔,分享他們營營役役的故事.
 
第三集
播出日期: 2012年12月5日
製作: 梁雪怡, 梁仲禮
Edna是一名印尼外傭。

十九歲離鄉別井,飄到香港打工,在四個家庭工作過。最苛刻的僱主要她每早六時半起床,到晚上十二時多才可睡覺,有時更要半夜兩三點起床為男主人煮即食麵,把餐具洗好,才准睡覺。
「我覺得在香港工作很辛苦,天天也睡不夠。別人每天辛勞工作,也有下班的時候,回家有休息和屬於自己的時間,但對於我們這些工人而言,我們不單沒有自己的家,連自己的時間都沒有。」
第二任僱主要Edna清潔四間屋,包括太太、婆婆、嫲嫲的家,甚至連太太的辦公室都由她打掃。「我不明白,為什麼先生常常半夜兩三點叫醒我,要我煮麵給他吃,要我等他吃完,洗好碗碟,才能睡覺」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Edna每天六時半便要開始工作,有一次,她遲了起床,太太就怒罵Edna:「我給你人工,我叫你做,你就要做!」
Edna解釋因為要半夜吃床煮宵夜給先生吃:「我覺得很累,我怕自己會捱病」。太太很生氣,立即叫她離開,說以後不想再看到她。
幸而現任的僱主比從前的寬容,Edna負責照顧一個婆婆,先生和太太就住在別的地方住。「其實他們對我也不錯了,給我足夠工資,也讓我睡多一點。不過他們常說很忙,星期日沒法照顧婆婆,要我不要放假。就算放了假,他們亦會常常打電話叫我早點回去煮飯給婆婆吃。他們只懂要我體諒他們,說他們平時工作很辛苦,星期日想休息一下。」
「那麼誰來體諒我?大家有沒有想過,工人也是人,我也需要休息。每天回房間那幾小時,就是我僅有的資產和空間,假如連這些時間都沒有,我與一個奴隸有什麼分別?」
國際勞工組織於2009年調查了71個國家,當中有一半沒有為家庭傭工設立標準工時,不過有些地方,例如美國加洲,當地法例規定寄宿家庭傭工每日必須要有連續8小時不被打擾的睡眠,不會像Edna般,半夜要起床為僱主煮宵夜。

按此收聽

專題分類:標準工時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