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世界自然基金會副總監 劉惠靈
2015-11-15

軒兒﹕

很高興你在學校的科學科評估維持水準,亦漸漸對環境科學產生興趣。這一年在環境議題上有兩宗大事,第一是9月份的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峰會所通過的議程,有兩個發展目標,分別是保育地球的海洋和陸上的生態系統。另一件是將於巴黎舉行的聯合國氣候改變大會,各國會就減少碳排放商討,以達至一個對氣候影響減至人類可抵受程度的目標。可見全球已有共識,我們的福祉與環境是息息相關,而自然保育更是可持續發展不可或缺的。

近日在香港亦有一個關乎保育和發展的熱烈討論,就是應否犧牲一些郊野公園土地來建屋,以滿足香港對房屋的需求。香港正面對一個嚴峻的住屋問題已是不爭的事實,在一個坐擁超過2萬億儲備的繁華城市,有不少市民住在狹小及環境差劣的板間房、籠屋,實在是難以接受。

現在有一種說法是,房屋問題是由於可建屋的土地短缺,而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要犧牲一些郊野公園土地。想你一定知道科學的其中一個準則,就是切忌妄下結論,要先掌握所有相關的數據,再作分析,才能得出答案。

從政府最新的預測,香港人口增長已向下修正,人口會從現時的730萬,增加到2043年的822萬,2044年後人口便逐漸下降,新增的住戶達48萬戶。

我們又看看政府已在推行或規劃的建屋量,在未來的20餘年,將有超過50萬個單位落成,供應量較未來35年的新增住戶還要多百分之五。這還未包括一系列尚在構思中的項目,如新界北發展、東大嶼都會和透過近岸填海,以及將設施遷入岩洞而騰出的土地發展;也沒有計算每年大約一千幢落成的新界丁屋和發展商主動申請的私人發展。

由此可以得出,政府在中長期已規劃足夠的土地來滿足香港對房屋的需求。雖然一些具爭議的發展,好像在樹木茂密的綠化帶建屋或會影響海洋態的填海,難免遇到反對而出現變數,但以上列出的已給政府有很大的空間作出調整。而香港也有不少土地未被善用,如用來存放貨櫃、貨物的棕地、短期租約用地和政府空置土地等等。

我亦對要香港人在郊野公園與住屋兩者之間二選其一,感到十分擔憂。正當全球眾多國家同意人類的可持續發展必需包括保育自然環境,而地球的氣候正因前人只顧經濟不理環境而引起變化的同時,香港竟然會有這一種一定要犧牲大自然來發展的想法。

香港現有優美的自然環境,豐富的野生動植物,其實是幾十年耕耘的成果。開埠之初,香港曾被形容為寸草不生的荒石,經過持久的保護和照顧、和大自然自我的復修,現在我們的生物多樣性是具有國際價值的。在一個700萬人居住的大都會,我們有米埔及內后海灣國際重要濕地,也有幾十種動植物只能在香港找到。

郊野公園亦具重要的生態功能,如提供穩定的雨水至我們的水塘、淨化空氣、調節氣候,亦為廣大市民提供一個優質、免費的戶外休閒娛樂之地,對生活在擠迫都市裡,市民身心的健康有莫大裨益。

科學思維要求我們要用開放的態度去思考,切忌將問題簡單化。住屋問題最受苦的是那些還未能入住公屋的貧苦家庭,他們急需要幫助。已有一些專家團體提出可以在短期內增加公屋建屋量的建議,例如暫時性增加公屋對私樓的建屋比例,增加地積比等,這些方法政府應慎重探討考慮。發展郊野公園極具爭議,土地亦位處偏遠而缺乏基礎設施,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開發建房,將開發郊野公園作為解決房屋問題的靈丹妙藥,完全是斷錯症。

軒兒,想你一定記得我們夜探大欖郊野公園,回程時看到一隻大貓頭鷹站在枯樹上的那份興奮心情,我但願香港能就發展公園作出一個正確抉擇,讓香港人能繼續享受郊野,你也能在將來帶你的孩子去發掘大自然的妙趣。

 

                        父字

2015年11月14日

 

部分圖片:Wikimedia Commons/Triplebotline/Triple Bottom Line graphic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