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教育學院校長張仁良
2016-01-31

Lucien:

    近日香港的天氣寒冷,過去幾天更是寒風刺骨,但無損香港教育學院師生、校友的喜悅和興奮的心情──因為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日前通過授予教院大學名銜,這 對教院以至香港整個教育團隊,是一個重要肯定。教院即將正名為「香港教育大學」,成為第八所公帑資助的大學。我相信不少教院人和我一樣,知道消息後興奮得 徹夜難眠!

    「教院正名」是歷代教院人、師範生多年來的共同心願,這個任務殊不簡單。全賴教院仝人上下一心,我們終於通過了重重考驗:包括「課程覆審」、「學科範疇評審」以至最後的「院校檢討」。大家為每一個挑戰付出無數心力、一起迎難而上,在各個範疇都成功取得突破。

    今日,我們可以昂首總結,教院已發展成一所兼具教研實力的大學!事實上,教院在教育的領導地位已得到充分肯定。例如在2015年的QS世界大學學科排名 中,教院在教育領域位列亞洲第三、全球十五。而在研究資助局2015至16年度的撥款中,教院獲得的研究資助款額,較上年度大增四成;研究生學額亦大增四 成六。

    凡此種種,均展示教院作為一所大學的風範;大學之名,是教院上下心之所繫,亦是實至名歸。此時此刻,我衷心感謝所有教院校友、師生、持份者在轉型過程中所付出的貢獻。

    正名的最後一個挑戰,是確保《香港教育學院》條例修訂,能於本屆立法會會期完結前順利通過。我不會低估箇中的難度,尤其是立法會的會期緊張、議程眾多,社會上亦有聲音要求改革大學的管治。

    不過我可以保證,作為大學校長,我一定會堅守學術自由,這亦是所有大學的基石。而大學管治是一個嚴肅的課題,現行制度由來已久,當中涉及許多重大原則性的問題,特別是如何平衡院校自主和公眾監察,必須深入研究和醞釀,令所有持份者作充分討論。


   

    作為教院校長,我背負著一代又一代教院人的期望,我絕不希望「正名」修例節外生枝,和其他議題綑綁處理,影響正名,令前人歷年來付出的努力和心血付諸流 水。事實上,根據早前校內進行的意見調查,大部分回應的師生、校友和持份者均表明,希望校方先做好正名修例,其他議題容後再議。在收回的意見中,很多教院 人都顯得很著急,希望「快D」、「早日完成」、「盡快完成」正名,一圓大家的心願,讓我們我同學可以盡快以「香港教育大學」的名號畢業。

    因此,我衷心希望公眾人士理解歷代教院師生、校友的共識──就是先正名,至於其他議題,我們希望稍後再作研究。

    猶記得在我讀中、小學的階段,遇上一位又一位的良師,他們啟蒙我追求知識、教導我立身處世,他們身教、言教,對我影響深遠。今日,我有幸領導香港教育學 院,即是未來的香港教育大學,我知道自己任重道遠,教院的準教師和畢業生亦肩負重任,是下一代,以至每一代學生的靈魂工程師。

    因此,正名不只是換一個名字。香港教育大學將會秉承本港百多年來的師訓傳統,為本地,以至區內培育更多優秀的教育人才和社會領袖,我們亦會繼續精益求精,將研究的成果與學界分享,推動知識轉移,讓更多校長、教師、家長和學生得益,造福整個教育界和香港社會。

                                                                                                                                           Daddy
                                                                                                                                     2016年1月30日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