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論宗師】轉移視線
2013-03-14

轉移視線:這是最常用的語言“偽”術,當被人指出論點有問題時,說出一堆不相干的言論意圖蒙渾過關。 你家中曾否出現以下對話:

母:「仔呀!你考試不要再不及格啦!勤力點吧!」

兒:「求學不是求分數呀!」 媽媽的重點是聚焦這次考試,兒子則以不相干的求學大方向作為推搪。

 

鄭家富議員要求梁振英清楚交代,「花槽」是否後者搬進去之後才興建(而非上手業主留下),梁重申事件已進入了司法程式,不宜評論。鄭再追問。

特首:「沒有出現過『花槽』這兩個字。」 特首使出「乾坤大挪移」,把問題轉移卸開。議員的重點聚焦在僭建,但因質詢時錯把「花棚」講作「花槽」,特首把方向轉至花槽,直說——「沒有」。 特首大可指出議員所問之誤,然後繼續主調,即背稿,直認無論是「槽」,還是「棚」,甚至是細如花「架」……都是僭建,疏忽之罪,深深道歉。當然,也可以順帶抽水,人人有錯云云。

 

特首在上任前已在公開場合用過「轉移視線」這一招。2010年11月梁振英在中文大學演講,被學生問他對於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看法。梁說:「如果有一個中國人要得諾貝爾和平獎,我有一點不太明白,為何第一個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人,不是中國的鄧小平先生?」 他有解釋鄧小平改革開放令中國小部分人脫貧,也相對和平地「收回」香港。然而,他確實未有回應問題的本身——劉曉波獲獎的看法。 當然,我認為如他能鼓起勇氣,質疑中國政府監禁劉曉波的法理依據最好。如不能,好一點的回應或許是肯定劉曉波對推動中國前進的用心,但求進的方法可能每個國家都不盡相同,也明白國情不能三言兩語說清,但也希望他儘快出獄,最後,可以問問同學對奧巴馬拿諾貝爾和平獎又有什麽看法。把答問推到較學術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準則的討論上。

  • 蔣麗芸:「好多男人,連自己結婚紀念日都記得唔清楚啦,何況個花棚?」

其實類似的轉移視線不是官員的專利,你們有否聽過以下論述:

甲:「特首呢度不足,果度又缺乏;應詳細考慮時操之過急,應果斷時反應遲緩, 畏首畏尾...」

乙:「當初又無人參選 / 大家都知現在誰都不願做特首 / 他人不錯,很勤力 / 他已很辛苦了 / 換著是你被人駡,你會怎樣....」

這些差不多是天天聽到的回應,所應都不對應本體,沒有回應特首的不足之處,只是把甲的視線轉移至當特首的難處。 轉移視線亦一向活躍於議事堂之上。 蔣麗芸議員:「十幾年前嘅嘢,邊件記得起,幾時起,起時拆,一個經常喺外面做野嘅男人,又經常飛嚟飛去嘅人,點可能記得咁多呀,好多男人,連自己結婚紀念日都記得唔清楚啦,何況個花棚?」

按蔣麗芸的邏輯,既然1. 健忘是人之常情;2、花棚是小事,所以,特首的誠信無問題。 我想起當年克林頓險被彈劾的重點,不是他跟萊溫斯基有沒有關係(至少已證明對妻子不忠)、也不是玩雪卡、也不是風流總統也是可以是好總統,而是——總統有沒有說謊,前言不對後語。

 

內容提供:香港大學中文學院講師廖舜禧 節目重溫 另外為推廣思辯風氣,【辯論宗師】節目特別製作了Facebook網上思辯遊戲。參加者可與蔣麗芸、梁振英或周星馳辯論,最有辯才的參加者可獲超市購物禮券高達$3000! 遊戲連結

專題分類:大專辯論賽

最新專題